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一章 第一堂符篆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縮在那裝死的孫岳峰心情更加愉悅起來,他忽然有點喜歡這個特別帥的學生了。

  孫岳琳則是笑容僵住,看著白牧野:“能告訴我原因嗎?”

  “我要做符篆師。”白牧野認真回答道。

  “就憑你二十點精神力?”裝了一會溫柔淑女的孫岳琳有點裝不下去了,雖然這個男孩子真的很帥,但這時候也顧不得了。

  “是啊,但我已經順利的被一中錄取了呀。”白牧野一臉坦然的點點頭。

  孫岳琳狠狠瞪了一眼孫岳峰。

  孫岳峰:???

  孫岳琳深吸了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的語氣柔和點。

  “白牧野同學,你聽我說。”

  “嗯,我聽著呢,但我不會去你那的。”白牧野說道。

  孫岳琳:“……”

  那邊的孫岳峰差點笑出聲來。

  哈哈哈哈哈!

  孫岳琳啊孫岳琳,大魔王是吧?讓你欺負我!讓你整天在我面前耀武揚威!

  怎么樣?

  現在終于碰釘子了吧?

  小白同學,真是好樣的!

  回頭我一定再叮囑一下龐老師,讓他堅決不許再找你麻煩,哈哈哈哈!

  孫岳琳看著白牧野,認真的說道:“你聽我說完,再決定去不去。”

  “您說吧,反正我不去。”白牧野微笑道。

  控制怒火!控制怒火!控制怒火!

  孫岳琳,你可以的!

  這孩子長得這么帥,哪怕說些過分的話,也一定是可以被原諒的!

  對,就是這樣!

  “嗯,沒關系,我慢慢跟你說。”孫岳琳語氣變得柔和起來。

  那邊的孫岳峰眼睛瞪大,如同看見了最不可思議的事情。

  這還是大魔王嗎?

  有生以來頭一遭啊!

  “首先呢,姐姐保證,絕對絕對……沒有看不起你的意思,你明白吧?”

  “你呢,精神力只有二十點,未來注定了不可能有太大的發展,這個你認同吧?”

  白牧野搖搖頭:“不認同,我很厲害的。”

  孫岳琳微笑看著白牧野。

  你長得好看,說什么過分的話都沒關系!

  “你不認同沒關系,但事實如此。如果你想看例子,我可以給你舉出一堆。”

  孫岳琳一揮手,辦公室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光幕,那上出現一個個身份信息。

  “你看看這些人,全都是高中之前精神力不到三十點的,他們現在有的四五十歲,有的七八十歲,精神力卻都沒能過百。”

  孫岳琳將光幕收回,一臉誠懇的看著白牧野:“人生苦短,但歲月漫長,難道你真的想這樣蹉跎一生么?活到一百歲可能還是個初級符篆師,最多中級,這種日子,有意義么?”

  “那樣的話,的確沒意義。”白牧野點點頭,表示認同。

  孫岳琳頓時芳心大悅,看著白牧野的眼神愈發柔和。

  “你看,你也認同我的話了吧?”

  白牧野再次搖頭:“我認同的是您這句話本身,但我并不會這樣啊。”

  孫岳琳就當沒聽見白牧野的話。

  少年人愛面子的正常反應罷了,她像白牧野這么大的時候,可比白牧野暴躁多了!

  要是有人敢這樣質疑她,第一句話的時候就已經翻臉了。

  “做符篆師,你沒天賦,但做明星,你知道嗎,你簡直就是天生的巨星料!”

  孫岳琳眼中綻放著璀璨的光芒,神采奕奕的看著白牧野:“哪怕你五音不全,但你可以跳舞啊,你可以饒舌啊!退一步講,哪怕你什么都不會……但只要你往那一站,這張臉就夠了!明白嗎?只一張臉,就會有無數粉絲哭著喊著為你瘋狂!”

  “想想看,你一個人,站在舞臺中央,張開雙臂,四面八方億萬人為你歡呼為你喝彩,你輕輕皺眉,他們就會哭泣,你嘴角上揚,他們就開心到爆炸。舞臺中央的你,就是真正的王者!你可以輕而易舉的主宰她們的情緒!你就是他們的神!”

  “這樣的感覺,好不好?喜歡不喜歡?期待不期待?”

  白牧野眼中露出一抹恐懼,想起自己少數幾次忘帶帽子口罩出門的回憶,連連搖頭:“不好,不喜歡,不期待。”

  孫岳琳剛醞釀出的情緒瞬間被一盆冷水潑滅,她有些瞠目結舌的看著白牧野。

  就連坐在那邊裝死的孫岳峰,都有點于心不忍了。

  忍不住開口說道:“白牧野同學,能說說你為什么如此抵觸做明星,又為什么非要做個符篆師么?”

  白牧野說道:“我不喜歡被圍觀,從小就不喜歡。感覺自己像動物園里的稀有動物,不管走到哪,都會被人包圍起來指指點點,摸我的頭,捏我的臉,甚至一直有人試圖誘拐我……”

  “另外,我在符篆師方面很有天賦的!我是天生的符篆師。”

  孫岳琳傻傻的看著白牧野:“二十點精神力的天生符篆師?”

  孫岳峰也有些無語,站起身,走到白牧野對面的單人沙發上坐下,一臉認真的道:“孫校長是我姐姐。”

  “嗯,看出來了。”白牧野點點頭。

  雙胞胎嘛,長那么像,只要不瞎都看得出來。

  “她呢,非常看好你,而且也有能力捧你成為真正的大明星,就像秦冉冉那種……嗯,甚至比她還要紅!”

  “名望、財富、地位……到那時應有盡有!”

  “人這一生,應該做對的選擇,應該做對的事。”

  “如果選擇了一條錯誤的路,并且堅定不移地走下去,那么到最后,當你老了的那天,你一定會后悔的。”

  “你年齡還小,對這些事情,可能不是很懂。但我的建議,是很真誠的。”

  終究是姐弟,孫岳峰也不忍心看著姐姐失望,試圖幫她一起勸說白牧野。

  “孫校長,孫校董,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我真的只想做個符篆師,對不起,辜負你們的一片好心了。如果沒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

  白牧野站起身,禮貌的沖著眼前姐弟兩人點點頭,然后準備離去。

  孫岳峰苦笑著搖搖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姐姐。

  他剛剛說的那番話,其實就已經背離他的身份了。如果繼續再說下去,一旦傳出去,其他董事會成員絕對會對他相當不滿。

  白牧野就算沒希望在符篆師這條路上走出多遠,他現在也都是一中的學生!

  孫岳琳一臉不甘心的看著白牧野:“你要怎樣才能來百花藝校?”

  白牧野看了一眼孫岳琳,露出微笑,在孫岳琳期待的目光中,輕輕說道:“孫校長,我是不會去的,您就死了這條心吧。”

  真的,要不是你長得帥,我真翻臉了!

  孫岳琳目瞪口呆的看著白牧野輕輕打開門,又輕輕關上門,站在那,半天沒能回過神來。

  孫岳峰根本不敢在這種時候去觸霉頭,老老實實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

  良久。

  孫岳琳才幽幽問道:“老弟……”

  “您還是叫我大名吧……”孫岳峰一臉恐懼的看著姐姐。

  “這個人,我不會放棄的。”孫岳琳幽幽說道。

  “但是我也只能幫你到這了。”孫岳峰說道:“我不能違背規矩對他使小動作,爸爸要知道這件事,得打死我!更別說,還有姬家那邊……雖說現在姬家未必有多重視他,但能默許他加入姬彩衣的團隊,就已經是一種態度,所以,不代表我們做什么,他們都會保持沉默。”

  “我知道,你姐姐我沒有那么蠢!”孫岳琳眸光閃爍,說道:“你說,這種固執的小家伙,要是接連遇到巨大的挫折,他會不會選擇放棄?”

  “您可千萬別亂來。”孫岳峰連忙道。

  孫岳琳看他一眼,擺擺手:“走了!”

  “哎……”孫岳峰眼睜睜看著姐姐走出門,無奈的嘆了口氣,抬手揉了揉額頭。

  腦瓜疼。

  白牧野回到班級之后,單谷第一時間湊過來。

  “校董找你干什么?”

  其他同學都有點意外的看向白牧野這邊。

  校董找白牧野?

  兩者的身份地位差的有點懸殊吧?

  白牧野一臉認真的道:“跟我進行了一番親切友好的會談。”

  單谷:“???”

  白牧野:“校董認為我以后能成長為,成為一中的驕傲。”

  單谷:“哥,你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樣子真帥!”

  其他同學也都忍不住起哄似的哄笑起來。

  原本他們都以為白牧野應該不太好接觸,會很高冷。

  現在才發現他其實很隨和,一點架子都沒有。

  精神力高低,未來會怎樣,對這群少年人來說,其實也沒那么重要。

  年輕陽光,熱血紛飛的年紀,誰會想那么多?

  下午是職業課。

  穆錫、白牧野、孫聰聰、孫莉莉、萬全喜和李敏六人單獨去了一間教室。

  看見老師的時候,白牧野微微愣了一下,因為這位老師,正是之前招生的那位女考官。

  可能因為是第一堂課的緣故,畫了淡妝,一襲水藍色的長裙,肌膚勝雪,眉目如畫,看上去特別精致漂亮。

  “大家好,我叫董穎,是你們的符篆老師,也是一中唯一的一名符篆老師。”

  “我的精神力是一百七十九,中級符篆師,今年四十歲……”

  “接下來這三年,由我負責你們的符篆師職業課。”

  董穎老師語氣有點冷,除了看向白牧野的目光稍顯柔和之外,看向其他五個人的時候,表情也都很嚴肅。

  是個很嚴厲的老師。

  但依然有不怕死的。

  董穎剛說完自己的年齡,坐在下面的孫聰聰便不知死活的接了一句:“四十歲?怎么可能,我看小姐姐像十八!”

  孫莉莉瞥了孫聰聰一眼,如果不是在課堂上,她已經忍不住要教訓他了。

  “孫聰聰是吧?你先站起來。”董穎面無表情的說道。

  孫聰聰縮縮脖,老老實實的站起身,一雙眼嘰里咕嚕的轉著。

  “以后,叫我董老師,或者老師,我的孩子只比你小一點。”董穎說完,便不理孫聰聰,繼續說道。

  “我們一中的符篆師班,十年才開一次,你們是我帶的第二屆學生。希望在接下來這三年中,你們能夠認真學習,刻苦修煉,爭取都能考上一所理想的大學,未來成為一名出色的符篆師。”

  “精神力是符篆師的基礎,但它所能決定的,只是你的等級,并不能決定你的能力。一個出色的中級符篆師,未必一定比高級符篆師差。”

  “你們入學之前,各種基礎知識都已經經過了驗證,在這里,我便不多贅述了。”

  “下面,我來教大家畫第一種符篆,也是最簡單的,靈力補充符篆……孫聰聰,你坐下吧,下次如果再敢嘴賤,你就出去,聽到了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