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二章 時間有點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女生文學)

  “我不賣畫。”

  白牧野沒有再繼續否定自己就是神秘街頭畫家的事情,只是一臉平靜的看著姚謙:“不賣了。”

  “呃……”姚謙目光有些呆滯的看著白牧野:“為什么?”

  他當然能看出白牧野很年輕,還是個孩子。

  給大明星秦冉冉畫肖像的神秘街頭畫家年僅十八!

  年輕的天才靈魂畫家!

  他連宣傳口號都想好了!

  結果這小子告訴他,不賣了?

  有錢不賺?

  “因為,我是個符篆師。”

  白牧野看著姚謙,一臉認真:“未來要成為的人!”

  姚謙:???

  “所以賣畫這種事,一次就夠了,多了……就不好了。”白牧野微笑。

  姚謙:“……”

  你這張臉,未來能成為大明星我是信的,可?你哪來的信心啊?

  而且賣畫……有什么不好的?

  那些藝術家就不賣畫了?

  孩子,你真明白錢的魔力嗎?

  你真懂有錢人的快樂嗎?

  一大堆念頭,在姚謙的腦子里瞬間生出。

  但他一句話都沒說,因為符篆師這三個字,讓他對白牧野更感興趣了!

  他只是靜靜的看著白牧野,看了幾秒鐘,問道:“那你想接什么樣的任務?不管多少報酬,不管什么類型,我全力幫助你完成!”

  “為什么?”

  “交個朋友。”姚謙一點都沒有把白牧野當孩子的意思,特別認真的道。

  說到交朋友,白牧野看了一眼個人智腦,再次隨手拒絕了秦冉冉的好友申請。

  “就這?”他抬起頭,看著姚謙。

  “對,沒有任何附帶要求。”姚謙突然對白牧野充滿了興趣。

  “行!”

  看上去對自己沒有任何損失。

  白牧野點頭答應下來,看著姚謙:“我想接跟符篆師有關的任務,比如……需要符篆才能治好的病,對,我會治病。”

  這世界科技已經發展到極高的程度,基本上沒有多少疾病是治不好的。

  但還是有一些問題,不是醫生能解決的。

  “你是走醫術路線的符篆師?”姚謙一臉驚訝的看著白牧野:“這種可不多見啊!”

  “醫術?”白牧野想了想:“算是吧。”

  算是???

  “你都能治什么?”姚謙皺了皺眉。

  不需要看信息,他腦子里瞬間就出現了一大堆有相關需求的病人。

  只是這孩子太年輕了點,到底靠不靠譜?算是是什么鬼回答?

  “應該……都可以吧?”

  但姚謙卻有點被嚇壞了。

  “你認真的?”他微微皺眉,看著白牧野:“這可不是鬧著玩的事情。”

  “當然是認真的,治不好,不收錢。”白牧野認真說道。

  這是治不好不收錢的問題么孩子?

  人命關天好吧?

  而且這事也關信譽啊!

  你的信譽沒什么,可我的信譽值錢啊!

  姚謙看著白牧野。

  眼前少年雖然是個孩子,看著年齡不大,也就十七八。

  但舉止正常思維清晰,應該沒瘋,也不像個傻子。

  “你知道說謊的后果么?”姚謙問道。

  “不知道,但我沒說謊。”白牧野道:“可以驗證。”

  “那好,如果你真精通醫術類的符篆,我這……倒是有一個特殊的病人,不過……”

  姚謙有點遲疑,憑他的經驗來看,眼前這個少年或許是有點本事的。

  可究竟靠不靠譜,他心里十分沒底。

  甚至有那么一瞬間,他都覺得自己有點好笑,居然會信這樣一個小屁孩能治病?

  白牧野沒問不過什么,只是靜靜的看著姚謙。

  對這個莫名出現的中年人,他心里面同樣充滿提防。

  雖然最近幾年試圖誘拐他的人少了很多,但這種事兒,誰說的準呢?

  姚謙緩緩說道:“不過這個病人身份不一般,尋常人見他一面都很難,想要給他治病的人也多得是,但都失敗了。如果你真的有本事,我倒是可以讓你見他一面,不過在這之前,你得讓我先看到你的能力。”

  “要不就算了吧。”白牧野想著,回頭就讓大漂亮進入虛擬世界。

  姚謙差點一口氣憋過去,皺著眉頭:“你在耍我?”

  白牧野搖搖頭:“只是覺得你不是很靠譜。”

  “我不靠譜?”姚謙氣壞了,到底咱倆誰不靠譜?

  “你看我像壞人?”姚謙氣急而笑,道:“我也是吃飽了撐的,那就算了吧。”

  “哦。”白牧野點點頭:“那我走了,再見。”

  不是,這就走了?

  這么干脆?

  直到白牧野走出這里,姚謙才突然發現,他竟然連白牧野的名字都不知道!

  太失敗了!

  這么多年,還是第一次。

  白牧野來到約定地點,見到已經等候在這里的劉志遠和單谷,剛打了個招呼,司音和姬彩衣也到了。

  倒是沒有看見萬雄和穆錫他們,估計是從別的地方進入城際副本了。

  “咱們今天晚上的任務,主要就是見識一下真正的戰場是什么樣的,以學習為主。所以,一定要聽指揮,千萬不要沖動。”

  劉志遠這話雖然是看著大家說的,但卻好像只是說給一個人聽的。

  姬彩衣臉上露出燦爛笑容:“放心吧,我一定會很乖!”

  單谷嘴角抽了抽,跟司音對視一眼,心里多少有點沒底。

  這位小姐姐脾氣上來,可是誰都拉不回來的。希望這種大場面可以讓她淡定一點。

  “還是老規矩,我跟司音打頭陣,單谷負責警戒瞭望遠程攻擊,彩衣負責策應。”

  劉志遠看了一眼白牧野:“白牧野殿后!”

  剛上高一,如果不是家學淵源,很少有那種能直接畫符的。

  姬彩衣看著白牧野笑著打趣:“白牧野,有沒有帶幾張符過來啊?”

  “帶了。”白牧野點點頭。

  眾人都是微微一怔,就連姬彩衣自己都愣住了。

  居然帶了?

  單谷看著白牧野:“你制作的?”

  白牧野再次點頭。

  “快說說什么類型的?你居然現在就可以制符了?行啊兄弟,原來不止長得帥,居然還有點本……”

  單谷被劉志遠瞥了一眼,嘿嘿笑著閉上了嘴巴。

  白牧野猶豫了一下,說道:“兩張敏捷,一張力量,一張遲緩,一張控制……”

  同在一個團隊,他有什么能力,大家早晚都會知道。

  藏著掖著不如早點說。

  單谷:“……”

  姬彩衣:“……”

  司音:“……”

  劉志遠:“……”

  幾個小伙伴有點被驚到了,傻傻的看著白牧野。

  單谷:“不是,兄弟,咱待會雖然是以長見識為主,可說不定也會遇到幾場硬仗,這玩笑開不得……”

  他話還沒說完,那邊白牧野手中五張符篆如同撲克牌一般亮出來。

  初級符篆,沒有什么熠熠生輝的光芒,也沒有強大的氣息撲面而來。

  但那上面繁復的銘文和線條,卻讓人心生敬畏。

  “真的都是你制作的?”單谷嘴巴都有點合不攏。

  真是太意外了!

  “我畫的。”這種初級符篆,用的也是最便宜的符紙,還談不上制作。

  “力量、敏捷、遲緩、控制……”劉志遠看著白牧野手中的無漲符篆:“咱們今天,可能……不僅僅只是參觀學習了。”

  “你居然能畫出四種輔助型符篆?”姬彩衣看向白牧野的眼神充滿震撼。

  他們雖然不是符篆師,但這并不妨礙他們對這個職業的了解。

  一般的符篆師在初始階段,能夠兼修兩種符篆,已經很可以了。

  若是能夠兼修三四種,那絕對是符篆師當中的天才!

  如果換成穆錫,能一下子拿出四種輔助型符篆,大家雖然也會感到震撼,但多少還能接受。

  可一下子拿出四種符篆的人,是白牧野。

  精神力只有二十,卻兼修四種輔助型符篆?

  “好像……不止四種。”白牧野說道。

  “哈哈哈,哥,我喜歡你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樣子。”單谷呲牙拍了拍白牧野的肩膀,興奮的道:“四種可以了,真的可以了!一會關鍵時刻,給我套上一個力量,我感受一下那是什么感覺!”

  “給你恐怕不行。”白牧野說道。

  “為什么?”單谷一臉奇怪。

  “因為一張符篆的時效性,大概……就只有一秒。”白牧野雖然心中坦然,可說出口還是覺得有點不太好意思。

  時間有點短。

  單谷一臉無語,不過隨后哈哈一笑:“一秒鐘……夠我射出好幾支箭了!”

  劉志遠心中多少有些惋惜,如果白牧野的精神力能再高一點的話,那該多好啊!

  哪怕三十點精神力也行啊!

  哪怕多一秒鐘,威力和效果都將截然不同啊!

  不過,這已經意料之外的收獲了,至少他們幾個可是從來沒想過,白牧野高一就能畫符。

  姬彩衣若有所思的看著白牧野,心中暗道:聽說有一些寶物,可以增加精神力,回頭一定想辦法弄點給他補補。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