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章 我叫白牧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接下來兩天,白牧野連書房都沒出,整個人幾乎都快要鉆進那部符篆師寶典中去了。

  解讀、領悟、實踐!

  這些年他雖然一直在家自學,但他的學習習慣卻不比任何一個學霸差。

  一方面是白牧野自身足夠優秀;另一方面,也得益于老頭子這些年的教導。

  使得白牧野有著遠超絕大多數同齡人的自律!

  但只是在學習方面。

  至于其他方面……

  書房已經成了戰場,變得亂七八糟。

  桌子上、地上,到處都是符篆用紙,那上面畫著亂七八糟各種東西。

  動物、植物、各種神秘的銘文和線條……至少有三四十張!

  雖然很亂,但每一張符紙上的內容,看上去都特別精美!

  哪怕只是單純的線條,也給人一種神秘的美感。

  白牧野這些年一直跟老頭子學畫,能讓挑剔的老頭子夸贊說還不錯的畫技,放在外面,其實已經可以登堂入室了!

  天賦這種東西是羨慕不來的。

  這就像有些人看上去從來不學習,也沒怎么努力,似乎跟你差不多。

  但一到考試,你就會發現人家其實是個學霸。

  而你,只是個卷子瞎填都填不滿的學渣。

  被白牧野如同扔垃圾一樣到處亂扔的這些符紙,如果被網絡上正在尋找“神秘街頭畫家”的那群人看見,估計得瘋。

  如今已經有人開價十七萬,只求一幅畫。

  人就是這樣,越是得不到的,越覺得好。

  假冒的倒是不少,都很快被識破。

  于是網絡上流傳出許多關于街頭畫家的傳聞。

  有說他本身就是個富家子弟,來街頭繪畫不過是為了玩票;也有說他跟大明星秦冉冉原本就認識。

  不然為什么這種大明星會一個人跑到街頭去捧他的場?

  還有人說神秘的年輕街頭畫家,其實是秦冉冉經紀人芳姐想要包裝的新人!

  是個小鮮肉,那些畫也不是他畫的,都是代筆!

  芳姐:老娘要是能找到他就好了!

  甚至還有一些名氣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的畫家站出來抨擊那位街頭畫家,認為他有辱藝術!

  “藝術是能用金錢來衡量的嗎?”

  “藝術是無價的!跑到街頭賣畫,本身就是對藝術的一種巨大侮辱!”

  當然,這種散發著酸臭味兒的聲音,沒幾個人會在意。

  倒是秦冉冉,像是跟白牧野杠上了。

  從來沒被人拒絕過的她這幾天瘋狂添加白牧野為好友。

  之前是被拒絕,可這兩天干脆連動靜都沒有了!

  簡直太過分了!

  秦冉冉表面是個高冷的女孩,開演唱會和參加各種活動的時候惜字如金。

  網絡上流傳的關于她的視頻,也大多都是靜靜唱歌那種。

  一身仙氣兒,美艷無比。

  但私底下,她卻是一個大大咧咧不拘小節的姑娘。

  高冷什么的,不過是芳姐給她打造出來的人設而已。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性格開朗的女孩兒,也被白牧野氣得夠嗆。

  幸虧沒人知道這件事,不然真的丟人丟大了!

  祖龍帝國對個人隱私保護得非常好,只有身份識別碼,是沒辦法知道對方更多信息的。

  秦冉冉在那邊咬牙切齒,發誓要把那個該死的家伙給找出來。

  白牧野則是優哉游哉,開著自己的老爺車,行駛在前往學校的路上。

  他的精神力恢復得非常快,哪怕消耗一空,也能在短時間內恢復過來。

  在擁有這樣一部符篆師寶典之后,白牧野對接下來的高中生活,充滿信心和期待!

  九月一號。

  百花一中變得熱鬧起來。

  雖然不如前幾天報名時候人那么多,但一中的校園門口,也聚滿了人。

  各式各樣的豪車不斷從各個方向開過來,然后一群意氣風發的少年,從停車場走出來。

  白牧野依然帶著棒球帽和口罩,全副武裝,溜溜達達順著停車場往學校門口走去。

  身邊一群少男少女嘰嘰喳喳,臉上帶著興奮和歡快,憧憬著即將開始的高中生活。

  不用看,這些基本都是剛入學的高一學生。

  至于高二高三的學生,則早已習慣,用略帶審視的目光打量著這群學弟學妹們。

  百花一中風氣還是不錯的,能來這里上學的,基本上也都是非常優秀的學生。

  白牧野來到班級的時候,班上的同學已經來了一半,按照事先已經排好的座號,白牧野找到了自己的座位——第五排靠窗的位置。

  一人一張桌子,沒有同桌。

  因為他的個子比較高,十七歲,身高接近一米八,所以座位也相對靠后。

白牧野掃了一眼,教室里大概三十多張  桌子。對整個高一來說,這應該是人數最少的一個班級了。

  能進一班的,要么是武道天才,要么是更加稀罕的符篆學徒,要么就是文化課成績超好的那種!

  所以,這個班級,又被稱為一中的重點班,也有很多人稱一班為天才班。

  白牧野一進來,頓時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見他這副打扮,班級里的同學都愣了一下。

  上個學而已,至于這樣全副武裝么?

  你又不是明星!

  但很快,他們就知道了。

  至于。

  白牧野摘下帽子和口罩的一瞬間,班級里的女生幾乎都瞪大眼睛,差點下意識的叫出聲來。

  就連那些男生也都目不轉睛的盯著白牧野看了半天。

  不是那種陰柔的接近女孩子的美,而是純粹的帥!

  人怎么可以長的這么好看?

  如今這時代,大家幾乎都是做過基因優化的人,為什么你就那么出眾?

  白牧野低著頭,擺弄著自己的個人智腦,再一次拒絕了秦冉冉添加好友的請求。

  同時在心里面嘀咕:給了錢還想往回要?門兒都沒有!

  很快,一班的學生到齊了。

  幾乎每一個人進來之后,都會下意識的往白牧野那里看去。就像一個發光源似的,吸引著所有的目光。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高一一班的班主任到來。

  一個五十歲左右,稍微有點謝頂的中年人,踩著上課的鈴聲,走了進來。

  進來之后,也下意識的一眼看向白牧野那里,自己班級居然有這么帥的男生?

  隨后聲音溫和的道:“我叫王良!是你們的班主任。首先恭喜大家,經過重重考驗,最終成為一中的學生……”

  “一班是歷來是一中的驕傲,希望你們能將這種傳統,良好繼承下去,并將其發揚光大。”

  “另外,咱們這一屆,趕上了十年一次的符篆師招生。數量呢……是最近幾十年來最少的,一共只有六個人,都在咱們班。除了專門的符篆師專業課他們會單獨上課之外,其他時間,都是跟大家在一起。”

  “所以,我希望大家能夠團結起來,今天你們是同學,明天你們可能就是戰友!”

  “下面,先讓我們有請這些未來的符篆師們,自我介紹一下。”

  王良說完,很多人全都下意識的朝著白牧野看去。

  經過這幾天的發酵,幾乎大半個百花城的人,都知道一中招收了一個精神力二十,但特別帥的學生。

  一班的學生雖然都有著各自的驕傲,表面上可能裝作不太在意這些傳聞,但內心深處,其實還是很關注的。

  坐在另一個方位的一個少年忍不住微微撇撇嘴,只不過動作極小,沒人注意到他。

  他是穆錫,精神力高達五十五的天才。

  在聽到老師說要符篆師先自我介紹的時候,穆錫臉上露出微笑,已經做好站起來的準備。

  結果,王良卻沖著白牧野點點頭:“白牧野,就從你開始吧。”

  穆錫臉上笑容漸漸消失。

  他以五十五的精神力考進一中,驚動了很少露面的大校長,然后被一群人眾星捧月般,當著幾萬學生的面給接走。

  那是何等的榮耀和風光?

  如今到了班級,老師竟然先讓白牧野那個精神力只有二十的廢物做自我介紹。

  長得好看就可以為所欲為嗎?

  如果不是從小的家教和理智,穆錫甚至可能忍不住想要發火了。

  但臉色卻是不受控制的沉下來。

  其實站在講臺上,下面每一個人的舉動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王良原本也沒想先讓白牧野做自我介紹。

  別說有學校高層的暗示,就算沒有,穆錫這種很多年難得一遇的天才他也一定會重視。

  精神力五十五,在十七歲這個年紀,的確當得起天才這兩個字。

  而這個天才,如今卻是他的學生,心里自然會感到自豪。

  可這孩子的心胸,似乎……有點狹窄。

  王良是一個老教師,在他的任教生涯中,見過的天才多了。

  精神力五十五的天才雖然罕見,但也不至于從來沒見過。

  所以面對穆錫的不快,他只做沒看見,沖著白牧野露出和煦的笑容,點了點頭,以示鼓勵。

  白牧野站起身,剛要說話,王良微笑道:“到前面說吧。”

  白牧野猶豫了一下,站起身,走到講臺前,看向班級里面的這群同學。

  除了穆錫是陰沉著一張臉之外,其他人看著他的眼神,都帶著幾分好奇。

  尤其是班上很多女生,看著他的眼神尤為熾烈。

  “大家好,我叫白牧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