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章 精神力二十的“天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子衿快跑!”

  白牧野大喊一聲,猛地從床上坐起來,張開雙眼。

  布滿血絲的眼睛看上去有些猙獰。

  過了一會兒,他的眼神慢慢恢復清明,神色恢復正常,整個人的氣質也一下子變得明朗起來。

  如同順著窗簾縫隙照進來的一抹晨光。

  令人心情愉悅。

  伸手抹了一把頭上濕淋淋的冷汗,長出了一口氣,繼續坐在那里發呆。

  又一次噩夢中驚醒。

  這個夢他已經連續做了六年。

  不同的場景,相同的人,相似的劇情。

  這次是在叢林中。

  身材瘦弱的短發小女孩,衣衫染血,步履蹣跚,費力地拖著他前行。

  叢林幽暗而又森冷。

  四周到處都是綠油油的眼睛,在黑暗里注視著他們。

  他動不了,喊不出,胸口像是壓著一塊大石。

  如夢魘般難受。

  夢很長,讓人充滿疲憊。

  這么多年,無數次在夢里,他一直想要看清楚小女孩的臉,但永遠只有一個背影。

  夢的唯一主題,便是逃亡。

  無休無止的逃亡!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多年如一日的做這種夢?

  也不知道那個叫子衿的小姑娘到底是誰?

  跟他是什么關系?

  為了弄清楚,他甚至錄制過很多次自己睡覺的視頻。

  可除了出現頻率極高的“子衿快跑”四個字是比較清晰的,其他都是些沒意義的囈語。

  每次問老頭子,他總是打著哈哈給岔開。

  說那就是一個夢而已,不必當真。

  要么就說他做單身狗年頭太多,思春了。

  明擺著就是在鬼扯,欺負白牧野是個單純的孩子。

  要是思春做的都是這種夢,人類早就失去繁衍動力了。

  老頭子肯定知道些什么!

  白牧野記憶非常好,不說過目不忘,也差不多少。

  可是他無論如何都回憶不起半點關于自己十一歲之前的事情。

  一片空白,一點印象都沒有。

  似乎被人動過手腳,清除掉了那部分記憶。

  難道我還是個寶寶的時候,就經歷過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莫非我的真正身份其實是一個落魄的皇子,有皇位在等著我去繼承?

  可為什么我沒有一個強大的忠仆陪伴在身邊?

  老頭子么?

  還是算了吧!

  他不把自己當仆人就不錯了。

  所以,我或許就是一個老頭子撿回來的失憶了的孤兒而已。

  白牧野輕輕嘆了口氣,對著空氣說了一句:“打開窗簾。”

  窗簾緩緩向兩邊自動分開,昏暗的屋子瞬間明亮起來。

  清早的陽光照射進來,灑在他勻稱而又健壯的身上。

  對一個十七歲的少年來說,他身材完美的有些過分。

  當然,他的相貌更是帥得有些過分,所以這些年他一直很少出門。

  總被人用驚訝的眼神看著,甚至更過分的上來摸頭捏臉的感受并不愉悅。

  來到衛生間,白牧野對著鏡子,一臉認真的問道:“鏡子鏡子,為什么我總被噩夢驚醒?”

  鏡子里面傳來一道甜膩膩的聲音:“小哥哥是被帥醒的!”

  敷衍的回答,敷衍的贊美!

  這種眾所周知的事兒還用你說?

  白牧野面無表情地開始洗漱。

  然后鍛煉、吃早餐。

  特別規律。

  今天是報考高中的日子,也是他第一次上學的日子,千萬不能遲到。

  等老頭子回來,給他一個驚喜。

  只是……老頭子他,還會回來么?

  “大漂亮……我要吃白粥和牛肉餡兒的包子。”

  白牧野一邊洗臉,一邊說道:“還有,你要是再敢給我往里面放蔥,我跟你沒完!”

  “遵命,小哥哥……”

  飛仙星,百花城。

  八月末的天氣依舊十分炎熱。

  第一高中的廣場上人頭攢動,顯得有些擁擠。

  至少幾萬個十幾歲的少年聚集在這里,一張張青澀的臉上交織著興奮、緊張和期待。

  列成不怎么整齊,但還算有序的幾百支隊伍,等待著檢驗。

  這些都是過了文化課,準備報考一中的學生。

  而這也是進入一中的最后一道關卡了。

  廣場上空巨大的透明穹頂將外面的炙熱過濾掉,只剩下明亮的光線和適宜的溫度。

  每年的這個季節,都是百花城大量家長和學生最為緊張的時候。

  也是一中老師們一年下來最為焦頭爛額的時候。

  他們要從幾萬個成績優秀的學生當中,挑選出天賦最出色的那一部分,忙的不可開交。

  相比其他那些長長的隊伍,白牧野所在這支隊伍人數非常少。

  他站在相對靠前的位置,雖然戴著帽子和口罩,但挺拔的身姿和明亮純凈的眼睛依然十分引人注目。

  四周不少排隊的女生都在偷偷地打量他。

  白牧野則在心里猜想著這一屆會有多少個符篆師學徒。

  按照他這一列的人數來看,估計不會很樂觀。

  報考符篆師的人一直就很少。

  哪怕十年才招生一次,也沒有多少報名的。

  符篆師的要求,實在是太高了!

  畫功、耐心、記憶、辨別能力……一關又一關,不知刷掉了多少人。

  如今這最后一關測驗的,是成為一名符篆師最重要的基礎——精神力!

  估計校方也感覺到這一屆的符篆師招生情況不會很樂觀。

  所以這一上午的時間,那名負責符篆師招生的女考官那冰冷嚴厲的呵斥聲就沒停止過,隔著很遠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照顧小孩子的顏面?

  不存在的!

  “九點五,不合格,這么低來干什么?下一個!”

  “十二點三,不行,下一個……”

  “通融?通融不了!你當這是鬧著玩兒呢?精神力不達標你能畫出個什么鬼東西?”

  “我再重申一遍,精神力不到二十的,就別嘗試了!你們在家都沒使用過虛擬倉嗎?明知道不行為什么還要來浪費時間?”

  “其他方面合格也不行!精神力才是成為符篆師的基礎!你們來之前沒跟家里人溝通過?就算沒用過虛擬倉,自己精神力是高是低一點都感覺不到嗎?”

  “你你你,還有你,看看你們這副沒精打采弱不禁風的樣子,像是精神力高的人?”

  “十年才開啟一次……不想錯過?這不是你想不想的問題,這是你行不行的問題!”

  聽著考官那些刺耳的話,白牧野有點同情那些被淘汰掉的學生。

  虛擬倉雖然早已普及,但不代表所有人都接觸過。

  很多家長因為擔心孩子沉迷其中,所以不允許孩子太早接觸。

  老頭子就是這樣。

  說虛擬倉就是用來玩游戲的。

  游戲有毒。

  白牧野不信也沒辦法,誰讓他沒錢呢。

  一個又一個學生被淘汰掉,他們或失落、或沮喪、或裝作淡定卻紅著眼圈默默離開。

  談不上多殘酷,但還是讓其他排隊等候的學生們有些戚戚然。

  從一大早到現在,已經接近中午,好像一共就三個人成功過關。

  一個精神力三十三,一個三十六,一個五十五。

  五十五那個,一測出來,立即引起了轟動。

  百花城已經很多年沒出現過精神力超過五十的高一學生了。

  所以當那個叫穆錫的少年被測出精神力高達五十五之后,連校長都被驚動,直接帶著一群人,眾星捧月般把穆錫接走。

  天才的待遇,就是不一樣!

  時間一點點流逝。

  當白牧野前面一個小胖姑娘也被淘汰掉,可憐巴巴的看了他一眼,終于鼓起勇氣,喊了一聲帥哥加油,然后抹著眼淚抽抽噎噎快速跑掉之后,終于輪到他了!

  白牧野表面看著淡定,心里卻是有些緊張。

  老頭子前陣子又一次封印了他的精神力,說大概還剩下十七八點。

  這么多天過去……應該會漲上來吧?

  這要是不到二十點,也被淘汰掉,丟人事小,進不了一中那可就太郁悶了。

  自主學習只允許到高中之前,高中他是必須得上的。

  心里忐忑著,白牧野來到考官面前,摘下帽子和口罩。

  剎那間,無數人都朝他這邊看過來。

  “哇!”

  “這么帥!”

  “怎么會有這么帥的人?”

  “好喜歡這個小哥哥呀!”

  白牧野很淡定,沖著考官微笑著行禮:“老師好!”

  這位嚴厲而又暴躁的女考官其實很漂亮,看著像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少婦,尤其一雙眼,特別明亮有神。

  她抬起頭,看了白牧野一眼,微微愣神兩秒鐘,然后露出一上午的第一個微笑,溫和的說道:“百花藝校在隔壁。”

  白牧野:“……”

  以貌取人?

  有點過分!

  白牧野:“老師,我來報考符篆師。”

  長這么好看考什么符篆師啊?

  做偶像才更有前途吧?

  女考官心里想到。

  不過看著這張臉,一上午的郁悶火氣居然神奇的消失了。

  好帥氣的小男孩,真賞心悅目!

  于是耐心的微笑道:“報考符篆師呀,好,把你的手放在這個儀器上,對,就這樣,別動……”

  一些剛剛被淘汰還沒來得及離去的學生一臉錯愕:太區別對待了吧?

  片刻,儀器上出現了一串數字,女考官表情有些驚訝,又抬頭看了一眼白牧野。

  “你確定要報考符篆師?”

  白牧野點點頭。

  旁邊有人好奇,伸著脖子看過來,儀器的屏幕上,兩個鮮紅數字——20!

  居然正正好好,勉強過關!

  “臥槽……這也行?”

  “什么情況?有人過關了?”

  “這是第四個吧?厲害啊!咦?精神力二十?”

  “擦……這運氣也太好了吧?不過二十……有點低吧?”

  “這么帥精神力居然還這么高!”

  “是呢是呢,太帥了!比明星還好看!”

  女考官也很無語,二十,的確是過線了。

  可關鍵問題在于,符篆師對精神力的需求極高。

  雖說二十達到了初級符篆師的標準,可這么多年,還從沒出現過這種正正好好卡著線的學生。

  一般來說,到了高中的年紀,有資格報考符篆師的學生,精神力都是三十起跳,差一點也得二十八九。

  這孩子正正好好二十點精神力,長的還這么好看,能把心思都用在枯燥的符篆術上?

  想著又忍不住看了一眼白牧野,真帥!

  怎么就那么好看呢,我要是有個女兒……唉,我沒有女兒。

  我要是年輕個二十幾歲……

  白牧野看著眼前這位女考官,心里也有些忐忑。

  早知道上次就不讓老頭子封印了,當時也不過是七八十點,也沒出了初級符篆師的范疇。

  就算會引起轟動,但總不至于像現在這樣尷尬不是?

  二十……真懸啊!

  還有點寒磣。

  “你等等啊,先別急……”女考官看著白牧野,和顏悅色的說了一句,隨后開始跟領導溝通起來。

  片刻之后,她看著白牧野微笑道:“恭喜你,白牧野同學,你通過了!”

  白牧野頓時松了口氣,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

  這一笑,讓周圍不少女生眼睛里直接冒出星星來。

  “太帥了!”

  “秒殺一切叫校草的生物啊!”

  “真好看!跟這樣的帥哥做同學一定很幸福!”

  女考官也松了口氣,同時心里面也多少有些遺憾,這少年要是精神力再高點,哪怕只有三十多呢……應該也能成為符篆師的形象代言人了吧?

  可惜這一次招生,符合標準的學生實在太少了!

  從開始到現在,算上眼前這個卡著標準線的白牧野,一共才四個人!

  加上兩個之前就已經確定了的,這一屆……就六個?

  看一眼后面不算太長的隊伍,估計也不會出現什么驚喜了。

  真是一年不如一年,十年前的那一批,好歹還有十二個合格的呢。

  百花城什么時候才能出現一個真正的天才?

  手往儀器上一放,直接顯示出三位數……那該有多好?自己這個符篆老師,做夢都會笑醒吧?

  女考官看了一眼白牧野,溫柔地微笑道:“回去等通知吧。”

  “好的,謝謝老師!”白牧野微微鞠了一躬,然后轉身離開。

  帶走一大片羨慕的目光。

  估計一個精神力二十的“天才”被一中符篆師班錄取的消息,也會迅速傳開。

  但恐怕會跟精神力五十五的穆錫,形成完全不同的兩種聲音……

  不過對白牧野來說,是無所謂的。

  甭管怎樣,終究被錄取了不是?

  他精神力又不是真的只有二十,就算短時間內會被人看不起,但日子長著呢。

  對一中的女生來說,更是無所謂。

  二十就二十唄,長這么帥,精神力是零也沒關系呀!

  天天能看到這張臉就夠了!

  想著可以跟這么帥的人成為同學,無數女生的心都快融化了。

  好開心!

  看著白牧野的背影,考官的眼神更加柔和。

  真是個懂禮貌的好孩子!

  排在白牧野后面的學生已經等了半天,忍不住小聲提醒道:“老師……”

  “催什么催?”

  考官頓時恢復嚴肅,面無表情的說道:“快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