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338章 詛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類似的夜襲,一連持續了數日。

  有著蘇魯壓陣,在還擊的騎士基本有去無回的情況下,北境人陷入了巨大的慌亂中。

  因為這實在無解!

  一個四階的職業者打游擊,讓對面這些連三階都沒有的家伙怎么抵擋?

  這相當于大人欺負小孩子,性質跟伊蒙之前在王都中操縱陰謀,以及干掉李斯特公爵類似。

  計謀不算高明,但有著足夠力量保證實施,就形成了敵人怎么掙扎也無可奈何的惡夢!

  在最近的一次,蘇魯甚至直接將北境人的糧倉給點燃,讓對方一下陷入了絕境。

  當時的蘇魯覺得,只要城內能沖出千人以上的軍隊稍微配合一下,或許就能完成以千破萬的壯舉!

  可惜,經過長時間的征戰,玫瑰堡內的精銳也到了極限。

  至于普通民兵?想要完成夜襲,怕不是自己走迷路的可能更大一點,只能悻悻作罷。

  因此,幾經考慮之后,彌賽亞與沙克爾還是放棄了這個很有誘惑力的提議。

  反正從北境軍此時的衰樣來看,不需要多久,他們就會主動撤退,或者崩潰了。

  到時候在白天銜尾追擊,同樣能獲得極大的戰果。

  主帥帳篷內。

  弗拉克大公愈發顯得蒼老。

  “蘇魯·波特利來了!”

  “他又殺害了幾位榮譽的貴族。”

  “我們不能這樣,必須離開……”

  大量的討論匯集,最終轉變為恐懼。

  ‘已經到……這個地步了么?’

  他無力地擺擺手,讓眾人退下,嘆息地按揉著太陽穴:“哪怕是死亡,也不能令我屈服!”

  “真是令人尊敬的信念,大人!”

  一個穿著麻袍,大眾臉的人從陰影中走出。

  “你是誰?”

  弗蘭克大公一下起了警惕,握住劍柄。

  “無名之輩!某人只是帶來了一個提議……公爵大人,您想要向蘇魯·波特利復仇么?”灰袍人面無表情地問道。

  “你背后的是誰?”

  弗蘭克大公依舊警惕。

  “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死亡,將會為復仇增添一枚極重的砝碼……增加對方死亡的厄運……”

  灰袍人繼續說道。

  “我的死亡……你說我會死在這里?”

  弗蘭克大公臉色一沉,沉默了良久,才詢問道:“你們的計劃是什么?”

  “欲要使人滅亡,必先使其瘋狂!”

  灰袍人用淡漠的聲音道:“這是一個詛咒儀式的開始……它會慢慢醞釀,最終給你的仇敵帶來瘋狂與死亡的結局,首先的祭品,就是你的生命!”

  “讓我用自己的生命去詛咒敵人?”

  弗蘭克冷笑:“你覺得我會答應么?”

  “是你‘即將消亡的生命’,我與你都清楚,蘇魯·波特利不會讓你再有回去北方的機會……西境注定是你的死地。”

  灰袍人緩緩退入黑暗:“某人告退……交易一直有效。”

  等到弗蘭克再看之時,發現對方的身軀已經融入一片陰影消失不見,不由握緊了拳頭:“該死的巫師!”

  因為有著超凡之力的存在,對于君主集權是極大的阻礙,哪怕他本人也進行了騎士的訓練,但對于不聽話的超凡個體還是相當敵視。

  當然,騎士階層基本就將這種敵視集中到巫師身上,卻絲毫沒有考慮到,他們自己的存在,也是阻撓集權的一個重要因素!

  數日之后,戰場上。

  近兩萬人廝殺在一起。

  蘇魯身披重甲,帶領著一票騎士擔任先鋒。

  以他此時的身體素質,哪怕加了百斤重甲,感覺還是跟穿了一件厚衣服差不多,手持三米長的長槍,揮舞之間,就有騎士不斷喪命。

  在他們這一支‘尖刀’身后,則是三千左右的士兵,這已經是玫瑰堡目前能湊出來的極限。

  但此時,敵人雖然有一萬左右,卻經歷多次夜襲,士氣大降,又被斷了糧道,連就地征集這種事情都由于之前做得太多,現在已經沒法再做了。

  占盡優勢的前提下,迎來的當然是一場暢快淋漓的勝利。

  數千人將上萬人的大軍沖散,趕鴨子一樣追殺,破落的旗幟倒地,到處都是一片慘叫與哀嚎的聲音。

  基本上,進入追擊戰之后,戰局就很難扭轉,進入了垃圾掃尾的時間。

  蘇魯騎著馬,進行定點清除。

  只要是正式騎士以上,或者巫師,進入他的眼中就沒有存活下來的可能。

  “這一次大勝,還必須拿下北境公爵,才能算完美。”

  這人是個廢物,恪守著死板的規矩,并且蘇魯給了他這么長的時間,居然都沒有拉攏到幾個厲害的超凡者。

  雖然按照貴族間的潛規則,哪怕是戰爭,這么大份量的‘敵首’最好還是俘虜,但蘇魯根本不管這些。

  沙克爾倒是強烈要求抓到這個足夠份量的俘虜,可以兵不血刃地讓北境臣服,不過彌賽亞似乎并不想放過這個逼死她母親的‘罪魁禍首’。

  “弗蘭克大公的旗幟……在那里了。”

  蘇魯看到一支騎兵隊伍,眼睛一亮,追了過去。

  “保護大公!”

  雖然他只有一個人,但對面的騎士還是悲憤怒吼著,留下一隊人阻擋。

  “給我滾!”

  蘇魯長槍肆意揮舞,將撲過來的騎士侍從一個個點殺,跳下馬幾個閃爍,就追到了一片森林。

  哪怕已經大敗,北境人依舊十分忠誠,簇擁著弗蘭克大公。

  這位大公摘下頭盔,身上沾惹了一些血污,正端坐在一個樹樁上,靜靜等待著自己的命運。

  “又見面了,大公!”

  蘇魯的身影浮現,按胸行禮。

  他抬起手,幾道血花飆飛,那是守護的侍衛被砸了出去。

  “蘇魯·波特利……在北境的時候,我好恨,沒有直接處死你!”

  弗蘭克大公站起身,狼一般的目光凝視著蘇魯。

  “就算是當時,你也殺不了我。”

  蘇魯聳了聳肩膀:“你這是要投降么?”

  “奔狼永不投降!”

  弗蘭克大公想到剛才的緊急會見,目光注視著蘇魯:“以弗蘭克·米提斯之名義,我詛咒你!瘋狂的屠殺者……”

  發出怨毒的詛咒之后,他摸出一柄黑色的斷劍,對著脖子狠狠一劃。

  鮮血飛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