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328章 郁金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老師?”

  帳篷內,一個小腦袋探了出來。

  彌賽亞被剛才的動靜驚醒,大眼睛里滿是好奇。

  “沒事。”

  蘇魯等了片刻,看到一頭半人馬回來,矛尖有著血跡,向他行了一禮,沒入卡牌之中,消失不見。

  “竟然逃掉了?”

  他笑了笑,沒有在意:“看起來,還是有點真本事的。”

  異化的半人馬雖然不如羅菲斯,但也相當于一個初入三階的騎士。

  能從它的手上逃命,哪怕付出了一定傷勢作為代價,也是相當不錯的實力了。

  “老師……這也是我將要學習的能力么?”

  原本已經沒入帳篷的彌賽亞又拉開一道縫隙,望著半人馬卡牌,臉上浮現出驚奇的神色。

  “這個問題,你不需要知道。”

  蘇魯板著臉:“一位淑女不應該在半夜還不睡覺,還偷窺。”

  “老師你讓我想起了我的嬤嬤……一樣的嚴厲。”

  彌賽亞撇了撇嘴,突然間又變得沉默。

  蘇魯瞬間覺得有些尷尬,王宮內的人,在戰亂中應該死得差不多了。

  “好了好了,先睡覺!”

  他翻入自己的帳篷,愜意地伸了個懶腰。

  與此同時,一個影分身浮現,仿佛最忠誠的守衛一般,履行著站崗的職責。

  西境。

  這片土地被譽為王國的鮮花之地,盛產各種各樣的花卉。

  而德雷克家族的統治核心,就在郁金香城堡。

  議事大廳。

  諸多西境貴族分列兩旁,有的位置出現了空缺,或者由女人與小孩暫代。

  這是之前與德雷克大公一同前往王都的貴族,他們大部分戰死沙場,小部分成為了俘虜。

  總之,封臣的權力與義務,暫時由他們的妻子或者孩子履行。

  在三層石質臺階之上的主座中,坐著的是一名只有十一二歲左右的少年。

  他是已故大公的次子——巴德,由于長子病逝,如今已經正式就任德雷克大公的爵位,并獲得了在場貴族的效忠。

  只是少年的他很是緊張,不時望向旁邊的學士。

  “咳咳……”

  這位學士是一名滿頭白發的老者,抱著書籍,眼眸中醞釀智慧的光芒,此時咳嗽一聲:“諸位大人……渡鴉為我們帶來了不幸的消息,我理解諸位的悲傷與仇恨,但理智是解決問題的唯一方法,如今的西境,已經承受不起戰火了……”

  “布魯內爾學士,你是想讓我們跟那些北地的蠻子講和么?”

  在少年巴德公爵旁邊,還站著一名貴族。

  他中年模樣,鷹鉤鼻,面色陰沉,發際線很高,似乎是因為長久的思慮,而飽受脫發的困擾。

  此時滿臉憤怒:“那些蠻子殺害了我的兄弟、我的姐妹……現在,難道我們還要向他們卑躬屈膝?”

  “沙克爾大人,請保持冷靜,在下只是從西境的實際出發……”布魯內爾解釋道。

  學士一職,相當于貴族的私人顧問,本身未必有爵位。

  他們的地位與權力,與上位者的寵信程度以及權威息息相關。

  布魯內爾原本是德雷克大公十分寵信的學士,但現在,少年公爵權威衰弱,對他也不如父親那樣信任,面對沙克爾這位現任公爵的親叔叔,卻是不得不解釋。

  “我們還沒有輸!”

  沙克爾咆哮道:“北方的蠻子才是真正的叛逆,我們要尋求南方與東方的支持……對了,還有找到女王!我收到消息,蒙母神洪恩,我們的女王無事,她逃出來了!”

  “哦哦!”

  下方頓時傳來一陣歡呼,這是所有貴族聽到的唯一‘好消息’了。

  “諸位……北地的野蠻人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的,他們一定會攻打西境,我們需要戰備!立即動員起來!”

  沙克爾趁著這個機會,開始了一場鼓動人心的演講。

  而布魯內爾與巴德臉色陰沉,仿佛已經被眾人忘卻。

  “公爵大人,請暫時忍耐。”

  等到散會之后,布魯內爾快步追上巴德,輕聲說道。

  因為公爵還未成年,沙克爾掌握了龐大的權力,類似‘攝政’。

  而一旦發動戰爭,權力必然更加向他傾斜,這與少年公爵的利益不符!

  奈何作為與北境有血海深仇的一方,巴德是不可能提出停戰這個建議的,而哪怕今天用學士的試探,也是以慘敗收場。

  “我明白,更何況……正如叔叔所說的那樣,北方人很有可能直接攻打我們……備戰吧。”

  巴德苦笑道。

  深夜。

  沙克爾發現自己又來到了議事大廳中。

  與上次不同的是,這一次的他,身穿公爵的禮服,正志得意滿地接受著下方貴族的歡呼。

  這是他心底最深沉的野望,卻想不到一下子就實現了!

  “這……這是哪里?我……我不是在做夢吧?”

  原本的沙克爾十分沉醉,但突然間,一道似乎冰河般的涼意沖刷全身,令他清醒了過來。

  “答對了,你就是在做夢!”

  這時候,所有人都轉過身,臉上帶著奇異的微笑。

  他們的身影模糊,好像變成了紙片,又詭異地融合,化身成另一個陌生人的形象。

  那是一個看起來只有二十多歲的年青人,穿著一件騎士服,干凈整潔,身形挺拔,眸子黝黑,帶著一種吸引人的神秘。

  “自我介紹下,我名蘇魯·波特利!呃……女王陛下任命的宮廷首席法師!冒昧打擾,還請見諒。”

  “是你!”沙克爾臉色一變:“是女王讓你來的么?她在哪里?”

  “她很安全,不日就將抵達郁金香城堡,我特來為她的安全做一個保險。”

  蘇魯笑了笑。

  他是懶得一直陪在彌賽亞身邊的,再說,那樣也沒有‘磨礪’的意義了。

  “女王在西境一定會很安全……”

  沙克爾嘴硬了兩下,最終還是服軟道:“你想做什么?簽訂巫師的契約么?”

  “不,比那個更簡單!”

  蘇魯搖頭道:“連你的配合都不需要……”

  “你……”

  沙克爾大驚失色,但在夢境中,根本不是蘇魯的對手,轉眼間神色就變得茫然。

  蘇魯上前一步,食指點向沙克爾的額頭。

  “以心靈奇術,配合造夢能力……篡改記憶完全可以做到沒有破綻!”

  “但是,為了保險,還是在這里留下一個定時炸彈的詛咒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