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322章 破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龍之城。

  原本的城門位置浮現出一個巨坑,周圍一片焦黑。

  破碎磚石與土木飛濺,還夾雜著人的軀體。

  這是一個極其慘烈的爆炸現場。

  原本龍之城引以為傲的巨門就這么被炸成了碎片,連帶著上面的守軍也是損失慘重。

  嗡嗡!

  格蘭腦袋昏昏沉沉,耳邊伴有劇烈的耳鳴。

  他茫然地抬頭,終于想清楚了發生的事情:‘是了……一位巫師拿著南方公爵的信物,宣稱有擊破龍之城防御的辦法!’

  “真是……可怕的巫術啊!”

  在格蘭身邊,羅菲斯全身白銀斗氣閃動,在鋼鐵盔甲之外又形成了一層防護,看起來倒是最悠閑的那一個:“恐怕不僅是巫術,還在城門附近有所布置……的確是只有公爵才能完成的壯舉。”

  “我們應當準備進攻了,但最好先收攏一下軍隊。”

  格蘭茫然四顧。

  發現雖然早就得到提醒,塞住了耳朵,但很好執行的人并沒有多少,再加上看到這神跡一般的場面,不少北地的士兵都是面露茫然,好像被嚇傻了一樣。

  有的民兵更是一邊驚呼著母神的名號一邊逃跑,被早有準備的北境騎士團直接追上斬首示眾。

  “沖!沖鋒!”

  弗蘭克大公比他更早清醒過來,怒吼著發出命令。

  嗚嗚!

  牛角號發出低沉的吼聲,大量北地軍隊被驅使著,沖向敞開大門的龍之城。

  “殺!”

  大量騎士作為先鋒,一馬當先地沖進缺口,揮舞著手中的重兵器,將反應過來,想要補上破綻的士兵敲飛。

  守城最重要的是士氣!

  原本士兵有著龍之城這座堅城為依仗,造成了虛假的安全心理,一旦被打破,對信心的打擊無與倫比。

  哪怕他們擁有更多的人數,此時竟然也被逼得節節后退。

  并且,北地軍隊雖然人數較少,但嚴寒環境下生活的他們一個個體形高大,行動彪悍,充滿著一種狂野。

  “放箭!”

  又一隊士兵涌來,在為首騎士的號令下拉開弓箭,在陣地上下了一場‘箭雨’。

  兇悍的北境士兵大量倒地,但對穿著重甲的正式騎士來說,這不過毛毛雨。

  他們一個沖鋒,就來到了弓箭手隊伍之前,準備開啟屠殺。

  “攔住他們!”

  這時候,穿著漆了一層金色盔甲的王家騎士也怒吼著沖出,兩幫非凡者陷入戰斗中,令普通士兵不斷退避。

  整個戰場上,普通人有普通人的圈子,非凡者有非凡者的圈子。

  甚至,就連巫師們,都找到了各自的對手,各種法術飛舞亂砸。

  “宮廷首席劍師——愛德華·利文斯通?”

  羅菲斯身上的銀色斗氣閃爍,擋在愛德華之前:“我要求一場榮譽的決斗。”

  “我認得你……北境的白銀之手,最天才的騎士!羅菲斯閣下!”

  愛德華的神色輕佻:“你并非我的對手。”

  他已經處于向四階蛻變的層次,而劍術的精妙也不是北方的蠻子可比。

  “等階從來就不是決定勝負的唯一標準!”

  羅菲斯怒吼一聲,長劍刺出,濃烈的白銀斗氣幻化為一只美麗的白鴉。

  “但是……它是影響勝負的關鍵!劍技·雄師!”

  愛德華長劍抖動,金銀兩色交雜的斗氣浮現,化為一頭雄獅,劍刃就是雄獅的爪牙。

  兩柄長劍交擊,白鴉與雄獅爭斗,雙方斗氣不斷消耗。

  但很明顯,摻雜著金色的斗氣,要比白銀之光更加持久。

  “劍技·綻放!”

  愛德華再次出劍,無數劍尖浮現,仿佛一朵凌空綻放的巨大花卉,將羅菲斯包裹在內。

  叮叮當當!

  斗氣刺破了羅菲斯的斗氣與盔甲防御,讓他身上一片鮮血淋漓。

  “你敗了……”

  愛德華淡淡地說道,沒有多少欣喜。

  “果然……我不是真正的天才……我輸了……”羅菲斯苦笑一聲,突然抬起頭:“但我還沒有敗,因為這是戰爭!抱歉了……”

  “嗯?”

  愛德華驀然感受到一陣危險,飛快后退。

  噗噗!

  在他原本的落腳點,一根根荊棘浮現,蟒蛇一樣向他追擊。

  “鐵幕!”

  他長劍揮舞起一道圓光,探入的藤蔓盡皆落地。

  愛德華卻沒有多少欣喜,而是望著某個突然出現的斗篷人:“埃里克,你果然背叛了國王!”

  “抱歉,愛德華,我早已效忠另外的主君,雖然,只是在國王招募我之前一個月。”

  埃里克嘆息一聲,口中飛快吟誦咒語,一道碧綠色的光華落在羅菲斯身上,令傷口飛快止血愈合。

  “這個秘術能壓制你的傷勢,激發你的潛能,但要小心,不能脫力,否則你會死的!”

  埃里克又對著愛德華:“我早就想試一試,你的劍術,對上我的巫法,會有什么樣的結果了。”

  下一刻,大戰再次爆發。

  法術與斗氣的能量四溢,摧殘著旁邊的建筑。

  良久之后,廢墟之上。

  羅菲斯渾身鮮血淋漓,喘著粗氣,旁邊的埃里克雖然看著還好,但右手臂赫然不翼而飛。

  “他逃走了?”

  羅菲斯長松口氣:“這個支持女王的最強者,終于認輸了。”

  “愛德華……他比我想象的還要強,實際上有拉著我們一起死的能力,但他選擇了退避!”

  埃里克嘴角勾起一絲笑容:“他效忠的畢竟是國王,而非女王……更何況,只需要數年的蛻變,就可以徹底晉升黃金騎士,他舍不得去死。”

  “那我們真是幸運。”

  羅菲斯一陣沉默:“他做到這一步,實際上已經盡到了封臣的義務……那么,我們接下來去王宮?王室的底蘊,應該沒有第二個愛德華了吧?”

  “請放心,王室的底牌我都打探得很清楚……漫長的時光與戰亂中,已經消耗了太多的奇物,就連馭龍者閣下的傳承都出現了殘缺……目前,王室應該只剩最后一件戰爭類奇物,名為‘最后的庇護’,能支撐起一個籠罩王宮的防御,抵擋四階的攻擊……但是,不能維持太久,也沒有殺傷力。”

  埃里克道:“邪惡的弒君者必將得到制裁。”

  “而我們愚忠的公爵,還想找一個與菲萊特林三世血脈最近的旁支來繼承王冠!”

  羅菲斯悶悶接了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