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320章 溺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那就是蘇魯·波特利么?”

  一名年輕的騎士遙望著對面的領地,握緊了拳頭:“這個邪惡的巫師!兇殘的劊子手!怎么能保有貴族的榮譽?”

  “戈多,你是我們家族最有天賦的騎士,年紀輕輕已經突破了正式騎士的關卡……在這個時候,你需要暫時忍耐。”

  旁邊,一名中年騎士安慰道:“雪之民永不遺忘,我們幾家貴族已經有了協定,在黑市開出高價懸賞對方首級的同時,全力培養你跟幾個優秀的年青人,我們相信,總會有復仇的一日!”

  他們隱約知道對方的實力,不會在這個時候就上去死拼。

  “是的,哈吉克叔叔,以我戈多·吉爾之名發誓,我一定會為無辜慘死的北地諸位大人報仇!”

  戈多明亮的眼睛里充滿仇恨與堅定。

  下一刻,他就看到對面某個人幾個閃爍,來到了自己等人面前。

  “北地的人?敢來入侵我的領地,你們想怎么死?”

  蘇魯瞥了眼這幾個眼珠變紅的家伙,實在想不起來在哪見過。

  “蘇魯·波特利,我們是狼堡公爵的先鋒官,你敢先動手襲擊我們么?”哈吉克立即大喝道。

  身后站著北境公爵,還有近兩萬軍隊,以及各家的騎士與巫師,才是他來到這里探底的底氣所在!

  就算對方是一個恐怖的巫師,也肯定不敢如此挑釁一位公爵的尊嚴!

  “哈……原來你們是準備來惡心我的么?”

  蘇魯啼笑皆非,神情瞬間冷了下來:“只是……你們太高看自己了,在我的眼中,你們只不過是螞蟻,弱者就要有弱者的自覺,否則只會給自己帶來毀滅。”

  他黑色的瞳孔望向戈多。

  這個年輕的騎士本能地想低頭,旋即心里就被一種不甘與怨恨充滿。

  ‘我為什么要懼怕一個劊子手?’

  這個年青人倔強地抬起頭,勇敢地瞪著蘇魯。

  “勇氣可嘉,可惜是個傻子!”

  蘇魯笑了笑,眸子中帶著異樣的光彩。

  “唔……”

  下一刻,戈多就捂著自己的脖子,耳邊似乎聽到了可怕的流水聲。

  他仿佛置身于大海之下,上面是數十噸重的海水,根本無法呼吸。

  一種溺水的感覺傳來,令他臉色不由漲紅。

  “啊,惡徒,你對他做了什么?”

  哈吉克翻身下馬,望著已經在地上打滾掙扎的戈多,發出咆哮。

  “一個詛咒!”

  蘇魯面色轉為冷酷:“我將它命名為‘溺水者’,是給你們的一個小教訓!現在,你可以滾了!”

  “公爵大人,一定會為我們報仇的。”

  哈吉克嘶吼一聲,帶著戈多上馬,飛快奔馳。

  蘇魯目送他的背影離開,并沒有動手。

  他所說的‘詛咒’是真的,在改造靈體,更加類似靈界生物之后,他就擁有了給予‘詛咒’的能力。

  當然,實際上還是造夢大師的能力,通過操縱幻境,給人真實的體驗!

  也就是說,戈多只是感覺自己被水淹沒,并沒有真正處于海底,但繼續下去的話,他還是會被淹死!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意識殺人,這就是兇靈與邪靈的恐怖!

  現在的蘇魯,同樣能做到這點。

  “模因殺人、詛咒殺人……意識中的水,可是會傳播的!”

  他笑了笑,意味不明。

  北地軍,營帳。

  哈吉克帶著戈多,瘋了一樣地四處亂撞:“快來人……救救他!”

  “出了什么事?”

  他們都是騎士或者騎士扈從,真正的上層人,立即引起了騷動。

  很快,格蘭與羅菲斯就被吸引了過來。

  “是戈多,他被邪惡的巫師詛咒了!”

  哈吉克垂淚道:“我……我束手無策!”

  “巫師?你們去了那個自由領?”

  格蘭氣得臉色漲紅,但此時卻不能再責備什么,只是高喊著:“醫生!醫生!還有,誰去請一位巫師過來!”

  雖然巫師在北境的名聲不怎么好,但還是有貴族偷偷摸摸地供養了幾個,比如曾經的銀眼。

  很快,一名女醫生與巫師就被帶了過來。

  “他……已經溺死了。”

  望著地上的戈多,醫生檢查了下,很遺憾地宣布:“但是奇怪的是,他身上沒有一點水浸透的痕跡,口鼻里面也沒有……只能說,癥狀很像。”

  “這是一種詛咒!”

  巫師眼眸變得更加凝重,額頭都浮現出冷汗:“我只是一位中級巫師,實在無法解決這種情況,畢竟,戈多大人也是黑鐵級騎士,居然這么毫無反抗地就被……”

  “該死的。”

  格蘭狠狠給了周圍的木柵欄一拳,既是憤怒手下人不聽智慧,也憤恨蘇魯出手毫不留情。

  “請小心,尊敬的大人,這種詛咒,或許還有一定的傳播性……”

  中年巫師再次躬身道。

  “傳播?”

  “是的,就像疾病一樣,可能會傳染……我目前根本不清楚它的機制與原理,只能說,盡量遠離患者。”

  實際上,這恐怖的手段,已經令這個巫師都被嚇到了。

  哪怕高級巫師,都無法做到主動給予這種奇怪的‘詛咒’吧?

  果然,沒有多久。

  哈吉克的表情也變得怪異了起來:“水……好多水……救命!”

  他倒在地上,臉迅速變得漲紅,似乎是缺氧。

  “詛咒……開始傳播了?”

  格蘭喃喃了一句,一群人立即好像躲瘟疫一樣避開。

  哈吉克的實力比戈多差了許多,沒有掙扎多久,就憋屈地死在了地上。

  在臨死之前,他的雙手抓出,似乎還想希望抓到什么救命的水草一樣,令許多人心里大凜。

  “該死的蘇魯·波特利!這是在挑釁!”

  格蘭發出一聲咆哮,但還是飛快下了決定:“巫師,這兩具尸體交給你處理,之前與他們有過實際接觸的人盡量隔離,不能讓詛咒擴散!”

  在死亡面前,哪怕他是公爵之子,也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

  “遵命……”

  巫師苦著臉,冒然研究一個根本不清楚的詛咒,簡直是在玩命!

  只是他身為一個中級巫師,根本無法與米提斯這個恐怖的家族對抗,只能勉強答應下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