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307章 來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是王室的車隊!”

  漢姆只是瞥了眼馬車的旗幟與周圍守護騎士的裝束,就做出確認。

  “準備一下吧,我們有客人了。”

  前來的是彌賽亞公主。

  在這個世界,她能享受的自由實際并非太多,但還是出來了。

  蘇魯估計,這其中有著王后芙拉·德雷克的大力推動,而菲萊特林三世不知道出于什么考慮,竟然真的同意了。

  “哼哼!”

  當馬車挺穩,穿著公主裙的彌賽亞下了馬車,還挑釁地望了蘇魯一眼。

  那神色似乎在說你跑不掉的。

  蘇魯對此頗為無語:“不知道公主殿下到我的封地上,有什么事?我可沒有服侍主君的義務。”

  按照這片大陸上的貴族規矩,作為封臣,每年有招待封君的義務,當然金額次數都有著限定。

  不過蘇魯只要權力,不要義務,也就沒這個規矩。

  “我明白……但彌賽亞這次來,是想請您擔任我的老師的。”

  彌賽亞行了一禮道。

  “老師?”

  蘇魯啼笑皆非,有些明白菲萊特林與芙拉·德雷克在打什么主意了。

  小貴族為大貴族服務,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擔任職務也很正常。

  不過他可沒這個閑工夫,直接搖頭,準備拒絕。

  “老師……”

  見到這一幕,彌賽亞立即上前,搖著他的手臂,膩聲道:“你就答應我嘛!”

  “呵呵……”蘇魯翻了個白眼:“我有什么好處?我可不需要金幣之類……”

  “那么,龍晶怎么樣?”

  彌賽亞眼珠一轉,聲音變低:“我母后還讓我帶來一個消息……說狼堡公爵的長子已經快到龍之城了哦。”

  “就算那狼崽子來,要擔心的也是他,絕非我!”

  蘇魯板著臉:“公主遠來勞頓,請先休息吧……還有,你今晚之前必須離開我的封地,不能在我這里過夜,否則影響不好。”

  送走嘟著小嘴的彌賽亞之后,蘇魯獨自走到無人處:“出來吧!”

  讓一個公主擔任信使簡直是開玩笑,肯定還有一位‘正使’。

  他話音一落,一名穿著灰袍,臉龐普通,眼眸如同貓眼的人就從陰暗中走了出來,向蘇魯躬身一禮。

  “是你啊……無名之輩!”

  蘇魯笑了笑。

  “王后向大師致意,并送上薄禮!”

  灰衣人臉上沒有多少表情地再次欠身,將一個鉛盒交給了蘇魯。

  ‘原來龍晶的波動,會被鉛給掩蓋。’

  打開盒蓋后,感受著靈感被觸動,還有中間那枚晶體,蘇魯若有所思:“王后的訂金?”

  “王后讓某人對大師說,她言而有信,希望大師也能做到。”

  灰袍人一躬身。

  “我實在搞不懂……難道芙拉那么討厭格蘭這個女婿?”

  蘇魯撇了撇嘴。

  “德雷克家族與北方米提斯家族一直是仇敵……并且,北境太過廣大,幾乎占了王國五分之二的面積,狼堡公爵擁有極為強大的北境騎士團,并且能動員大量強悍的北境士兵……”

  灰袍人道:“某人說多了,某人告辭。”

  他行了一禮,緩緩后退。

  “這個……也算理由?因為你擁有廣闊的封地與強大的士兵,有叛亂的實力,我就要打壓你?”

  蘇魯嗤笑一聲:“聽著跟我自己的遭遇還挺像的。”

  “不過事情看起來麻煩了,這可不僅僅像是王后一個人的意志。”

  否則的話,她應該拿不出這枚龍晶。

  “但管它呢,對方敢給,我就敢拿……”

  蘇魯將鉛盒封好,收入懷里:“不過這個時間,得由我來定。”

  北方。

  一支長長的馬隊,進入了黃金平原范圍。

  格蘭·米提斯跟他的公爵父親很像,擁有英俊而深邃的五官,以及北地人高大的體格。

  “呼……一下脫離北方嚴寒的環境,還真有些不適應……”

  他取下貂皮披風:“這就是王國的糧食盛產區,黃金平原,也是我未來幾年,甚至十幾年都要居住的地方么?”

  這次,他不僅要去王都迎娶彌賽亞公主,更被國王任命為外交大臣,將會留在王都,為菲萊特林三世服務。

  但實際上,這就是質子的意思。

  “真是……無奈啊,我不想離開北境,偏偏我那古板的父親,卻想要做一個‘忠臣’?呵呵……”

  格蘭抱怨道:“逼著我去娶一個我從未見過的女人,還逼著我在南方生活……冰原狼一旦脫離了冰原,還會是霸主么?”

  “爵士,請慎言!”

  在旁邊的一位學者立即肅穆道:“這里已經不是北境了。”

  子爵以上家族的繼承人,在年輕的時候會自動獲得最低的勛爵爵位,當然,是非世襲的那種。

  “好吧……我只是抱怨而已。”

  格蘭滿不在乎地伸了個懶腰:“我想念我的弟弟妹妹,還有琳娜……”

  就在這時,他看到一騎白馬奔來,臉色轉為嚴肅,望著上面的銀甲騎士:“出了什么事情?羅菲斯叔叔?”

  來的赫然是比亞男爵、白銀之光、北境騎士團副團長——羅菲斯·比亞!

  對于這位三階職業者,格蘭不敢有著絲毫怠慢,換上了和顏悅色的態度。

  這次為了他的出行,狼堡公爵很是盡心,不僅派出了一支接近百人的團隊,更是命令羅菲斯沿途護送。

  “我的斥候帶給我一個不太好的消息……”

  羅菲斯摘下頭盔道:“那個蘇魯·波特利的下落找到了。”

  “他在哪里?”

  格蘭興奮地摸了摸腰間的長劍:“父親讓您一同跟我南下,或許就有抓捕他的意圖吧?我可以幫忙!”

  “不,已經太晚了。”

  羅菲斯搖搖頭:“他已經被國王冊封,成為了一名世襲勛爵,封地就在龍之城外的大森林附近……”

  “不!他怎么能?”

  格蘭瞪大眼睛:“難道國王沒有看到我們渡鴉帶過去的消息么?那是一個卑劣的殺人犯!謀害貴族的兇手!那樣的人,怎么配擁有貴族的榮耀?”

  他感覺自己與父親的感情受到了背叛。

  “當時情況據說很復雜,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對方擊敗了宮廷首席劍師——愛德華,這是相當于比武大會冠軍的榮譽,因此援引慣例,獲得國王的接見與冊封……但我們知道,事情不會這么簡單。因為他獲得的是一塊自由領。”

  “自由領?”格蘭眼睛一亮,這代表自由的同時,也失去了上級封君的保護:“那還等什么,開戰吧!雪之民的血不會白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