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303章 輕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你是誰?”

  吃飽喝足的蘇魯站起身,望著這個昨夜追擊自己的家伙。

  “本人乃是宮廷首席劍師、紫羅蘭子爵、羅蘭騎士團領主、持劍者……愛德華·利文斯通!記住這個名字,它將擊敗你。”

  愛德華用劍尖指了指大門:“出來吧,或者你認為這里比較適合你發揮?”

  “請!”

  蘇魯大步走出,看到了大量的紅袍甲士,以及正中的巫師埃里克。

  “巫師?”

  “宮廷首席法師,你可以叫我埃里克!年輕的巫師!”埃里克笑了笑:“你來自哪個學派?”

  他想看看蘇魯是不是熟悉之人的學生。

  “我來自……狂妄學派!”

  蘇魯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晉升四階,獲得閃爍技能之后,這個世界基本沒有什么能困住他的了,自然要打出威名,順帶為自己的勢力站臺。

  “狂妄?!”

  埃里克有些疑惑,緩緩搖頭:“愛德華爵士,請吧,沒有人會打擾你的。”

  他一聲令下,周圍的士兵立即讓出一片空地。

  “可以開始了么?”

  蘇魯打了個哈欠,手上浮現出漆黑無光的獵魔匕首。

  “可以了!你要小心,我一開始會使用封鎖劍技·鐵幕!你的空中變向能力就沒有用了。”

  愛德華淡淡一笑。

  但下一刻,他的笑容就變成了驚駭。

  因為對面的蘇魯一閃,身影消失,瞬移一般就來到他背后,匕首輕輕遞出,沒有絲毫煙火氣息地抵住了他的脖子:“你廢話太多了。”

  “剛才……”

  “那是怎么回事?我眼花了么?”

  “驚人的速度,不……是類似空間巫術的效果!”

  場面一片死寂。

  良久之后,周圍的士兵紛紛揉了揉眼睛,以為出現了幻覺。

  而埃里克則是心里一寒,仿佛看到了天敵!

  對于攻強守弱的巫師而言,擅長近身殺戮的刺客無異于天敵,而像蘇魯這種還掌握了瞬移能力的,那簡直是克星!

  “我……敗了!”

  愛德華看著離開的蘇魯,還有自己揮出一半的長劍,臉色漲紅:“好吧……你可以在酒館里吹噓了,你擊敗了王國第一劍士,趁他不注意的時候!”

  “看得出來,你并不服氣,還要繼續么?”

  蘇魯離開十數米,繼續問道。

  “當然!”

  愛德華用力點頭,這次他沒有再浪費時間,身上金銀兩色的斗氣爆發,手中長劍在周圍形成了一片鐵幕。

  “劍技·防御·鐵門!”

  這是一個包圍技,將自己隱藏在重重劍幕之中。

  愛德華全神貫注地盯著對面的蘇魯:“要來了!”

  一種危險的氣息,令他知曉對方即將行動。

  果然,下一刻蘇魯又消失在原地,瞬移來到他身后。

  那重重鐵幕,根本無法阻擋。

  “后面!”

  愛德華咆哮一聲,身上斗氣澎湃,似乎化為了一頭金黃色的獅子,雙手持劍,奮力一個回旋,劍尖就是獅子的獠牙。

  呲啦!

  但這充滿信心與必中的一擊,還是打在了空氣上。

  蘇魯進行二次瞬移,還是站在愛德華的身后,匕首刺出。

  雖然愛德華有著斗氣盔甲的防護,但在蘇魯看來,這防御并不算多么優越。

  手上略微用力,就擊潰了他的防御,匕首突破軟甲,抵在了愛德華的后腰眼上:“第二次了……怎么樣?還想來第三次么?”

  蘇魯笑了笑,覺得用瞬移欺負人,實在有些作弊的味道。

  掌握了這個技能之后,凡是身軀脆弱的生物,都將很難抵擋住他的襲殺。

  并且,他本身也有足夠的力量,獵魔匕首也是一件相當高等級的神奇物品。

  這么結合起來的效果,將會發生恐怖無比的質變。

  至少,當他目光看向埃里克的時候,這位宮廷首席法師已經不自覺地后退了兩三步,臉上肌肉僵硬,浮現出一個難看的笑容。

  心里更是不斷暗罵:‘該死……這是哪里跑出來的怪物?’

  他現在已經無比后悔聽從那個王宮使者的建議,幫助菲萊特林三世追查刺客了。

  誰能想到查到最后,居然會查到這樣一個可怕無比的人物身上呢?

  愛德華已經是接近黃金騎士的強者,神經反應與身體動作近乎這個世界此時的巔峰,都擋不住對方的那種空間突襲,就更不用說他了。

  如果對方去屠殺巫師的話,恐怕大部分巫師只有引頸就戮的下場,或者動用移植血脈獲得的瞬發類法術能力死扛,但下場也不會太妙。

  “不……不用了!”

  愛德華失魂落魄地收回長劍:“昨夜的你,為什么……”

  只是一夜時間,怎么好像換了個人一樣?

  他不由有些懷疑,昨晚進入王宮的,到底是不是面前這家伙了。

  “的確是我,但我不是刺客!”

  蘇魯傲然道:“我如果想殺人,即使菲萊特林三世也逃不過!”

  雖然他口氣很大,但愛德華竟然沒感覺對方在說大話。

  只是……

  “咳咳……”

  埃里克咳嗽了一聲:“在如此場合,談論弒君的問題,是否不太妥當?蘇魯大師?”

  “哦?你認得我?”

  蘇魯略微詫異地瞥了他一眼。

  “不,我只是看過北境傳來的通緝令,感覺閣下跟上面的描述……很相似。”

  埃里克戰戰兢兢地回答,覺得有些尷尬。

  他跟愛德華可是奉命前來緝捕刺客的,現在這場面……怎么辦?這么多衛兵都在看著呢!

  “原來是狼堡公爵啊!”

  蘇魯聳了聳肩膀:“等到哪天有空,我就去北地拜訪一下他吧。”

  明明已經有了世界頂尖的實力,腦子進水了才陪這些貴族玩一出權謀的游戲。

  他要做的,就是掀桌子!

  誰敢對付他,他就掀桌子,直接斬首對方的首腦!

  簡單粗暴,但是很有效!

  至少埃里克與愛德華兩個,額頭都浮現出了冷汗。

  德拉貢王國,已經多少年沒有出過公爵被刺殺了?

  更關鍵的是,這個家伙似乎能做到這點啊。

  “對了……你們是來緝捕我的么?”

  蘇魯望了望包圍過來的衛兵,神色戲謔。

  “不不……他們只是我的隨從,這次來只是為了切磋!對!切磋與較量!是我一個人的主意!”

  愛德華連忙道。

  “哦,那我去王宮一下。”

  蘇魯明顯不信,望著王宮的方向,身影瞬間消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