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290章 擊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叫銀眼……真是遺憾,想不到一個前途無量的年青巫師,需要我來親手扼殺!”

  老巫師嘆息一聲,瞳孔中突然放出銀光。

  蘇魯在他的眼睛中,好像看到了自己被不斷扭曲、變化、形成了一個圓環。

  雖然是幻象,但他的身體竟然真的跟著漸漸凝滯,似乎連血液都停止了流動。

  “幻術?”

  他靈感一動,飛快掙脫出來,身影一閃。

  噗噗!

  無數細小的銀針從周圍浮現,扎在他原來的位置。

  “操縱金屬?有趣!”

  旁邊的密林中,蘇魯手提長劍的身影浮現出來,表情玩味:“不過要對付我,還不夠啊!”

  “巫術——千針咒殺!”

  銀眼巫師飛快吟誦著咒文,地面上的銀針化為一灘液態金屬,飛快向蘇魯的位置蔓延。

  噗噗!

  一根根手指粗細的銀針成形,向著他飛刺而來。

  “這種實力……二階的青銅騎士都未必扛得住,必須白銀騎士才能毫發無傷!”

  蘇魯手上浮現出兩張淡黃色的奇術卡牌——“火球術!”

  他右手一揮,兩枚團橘黃色的火焰浮現,一枚在針群中炸開,另外一枚以極快的速度射向老者騎乘的馬匹。

  “不好,快散開!”

  獨眼艾里連忙下命:“保護巫師大人!”

  但已經來不及了。

  下一刻,一團火焰就在他眼前炸開。

  轟隆!

  驚人的熱浪與沖擊波四溢橫掃,將艾里掀飛下馬。

  他勉強爬起身,就看到老巫師的坐騎已經四分五裂,周圍的幾個騎士同樣摔倒下馬,生死不知。

  不僅如此,可怕的爆炸與聲浪還驚嚇到了馬群,大量馬匹受驚亂跑,令原本散亂的陣形徹底一塌糊涂。

  ‘這就是……巫師的力量么?’

  艾里望著這一幕,不由握緊了拳頭:‘果然是來自魔鬼,不應該出現在世間……’

  這是作為一個苦逼戰士,對高富帥法爺的天然敵視!

  當然,或者也可以說,是階層決定意識。

  畢竟,這個世界上的人類中,只有騎士與巫師掌握超凡之力,而上層的位置只有那一些,想上位就必須經過爭搶!

  騎士因為比較‘親民’,實際上是親近貴族,所以得到大力扶持。

  同時,作為超凡階層的一員,騎士們也在努力打壓著巫師的地位,不少丑化的傳言就是從他們那里傳出去的。

  畢竟,只要除了巫師,他們就是唯一的超凡人類了!

  “你……不是初級的巫師!”

  銀眼巫師并沒有在爆炸中受傷,在他身上,一套銀色的盔甲浮現,水銀一般流動,散發著各種光彩。

  同時,他望著蘇魯,面露驚駭之色。

  這個世界的巫師體系很簡單,從入門的初級、到中級、高級、然后就是傳說中的‘巫王’!

  他原本以為蘇魯只是一個初級的巫師,用巫術配合騎士職業,殺掉了安德魯斯那個青銅騎士。

  但現在看起來,對方在巫術上的造詣,還要超出他的預料。

  “為什么這個世界上……找死的人這么多呢?”

  蘇魯嘆息一聲,突然前沖。

  “銀之束縛!”

  銀眼巫師大喝一聲,身上的水銀飛出,形成一道道匹練,又好像活化的繩索,將蘇魯束縛。

  但下一瞬間,被束縛住的蘇魯一笑,化為幻影消失。

  “啊!”

  銀眼巫師驚駭之下,眉心裂開,出現一只銀色的豎瞳,掃視四周。

  他豁然轉身,看到了真正的蘇魯。

  對方正手持一柄匕首,飛快靠近。

  “去!”

  銀眼巫師手上浮現出銀色的錐子,橫空飛刺。

  但蘇魯腳下一點,竟然在半空迅速地變向,躲開了銀錐的飛刺,來到銀眼巫師面前,獵魔匕首刺出。

  銀眼老巫師怔怔望著自己的肩膀。

  只見在那里,原本能防御騎士劈砍的水銀護甲竟然沒有絲毫作用地被破開,血花飛濺,混雜著劇烈的疼痛。

  獵魔匕首本來就十分鋒銳,更具有‘破魔’的效果!

  他慘叫一聲倒在地上,原本的水銀護甲卻浮現出一根根倒刺,仿佛一只刺猬。

  “靈壓!”

  蘇魯冷哼一聲,強大的壓迫落下,銀眼老頭感覺精神海仿佛挨了重重一錘,立即雙眼翻白地昏厥過去,身周的水銀盔甲自動崩潰。

  “高級……高級的巫師!”

  在陷入黑暗之前,老頭心里一個聲音狂吼,說不出的后悔。

  一蓬清水落下,銀眼巫師醒了過來。

  他茫然地抬頭,發現是一片樹林,天色已經漆黑,自己則是被綁在一根樹干上,在旁邊還有獨眼艾里。

  面前是一個火堆,白天的那個年輕巫師正拿著一本很眼熟的筆記本研究,周圍還有三個正在烹飪食物的流浪騎士。

  ‘原來……我已經敗了,變成了俘虜!’

  銀眼巫師心里苦笑,在知道蘇魯的位階之后,更是不敢有絲毫小動作。

  對方疑似高級巫師,這是比白銀騎士更強的神秘力量!

  唯有傳說中的黃金騎士,才能壓他一頭。

  ‘這樣的大師,怎么就變成通緝犯了呢?狼堡大公這次的行動有些不理智啊……’

  一種名為后悔的情緒,不斷在他腦海中升騰。

  “慘了……”

  而另外三個流浪騎士,似乎也差不多。

  正在抱木柴添火的拉弗望了眼似乎精神都灌注在書籍中的蘇魯,低聲對兩個同伴道:“今天那些騎兵逃回去,我們會不會上通緝?”

  “就算上了也不怕!反正他們不知道我們的名字,隨便往南方一躲,終生不來北境就可以了……”

  漢姆對此信心十足,顯然也是知道這個時代悲催的交通與信息傳遞條件,對跨境追尋造成的難度。

  “也只能這樣了!”憨厚的約恩點點頭:“并且……我對那位神秘的巫師大人,也很好奇。”

  這時候,蘇魯終于將從銀眼身上繳獲來的巫術筆記看完,感覺獲益匪淺。

  對方畢竟是土著,還是能在諸神黎明時期晉升二階職業者的土著,一些理念與思想十分有趣。

  “你們兩個醒了?”

  蘇魯瞥了眼銀眼與艾里,示意漢姆給銀眼松綁。

  “達然學派,銀眼·多姆向您致敬,尊敬的高級巫師大人!”

  銀眼果然沒有做什么小動作,反而十分鄭重地對蘇魯行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