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285章 戰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巫師!

  這在北境往往與強大、神秘、邪惡等元素掛鉤。

  傳聞,他們喜歡創造各種詭異的生物,或者誘拐孩童,去煉制神秘的藥劑。

  還有傳聞,他們不老不死,掌握著長生的奧秘,又喜歡玩弄靈魂。

  總之,評價相當負面,就連普通的騎士侍從,乍一聽聞也會感到恐懼。

  “不就是一個巫師么?繼續!”

  安德魯斯面色猙獰地怒吼。

  他心里有些后悔,明明這次的準備萬無一失,但想不到對方竟然是極其稀少的巫師!

  ‘但就算是巫師,我也不是沒有殺過!他們的法術雖然厲害,卻有著限制……只要等到精疲力盡的時候,隨便一個騎士侍從就可以砍翻他們羸弱的身軀。’

  ‘得罪了一個巫師,根本沒辦法解決,只能殺了他,永絕后患。’

  有時候,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這么無奈。

  因為一點小事而不斷加碼,最后雙方變得不死不休。

  或者,莫名其妙的仇恨。

  蘇魯對此洞若觀火。

  他知道這件事的根源,還是自己力量不夠強大,只是展露了區區‘黑鐵級’的實力,本身又不是貴族,只是一個平民,這就是禍端!

  要是他身上已經有了最低的爵位,哪怕只是一個宮廷爵位,不能世襲的那種,這兩人也不敢這么猖獗。

  ‘階層?身份?’

  蘇魯大笑:“在純粹的暴力面前,根本什么都不是啊!”

  在他大笑的同時,一股可怕的威壓,已經驟然生成,向四周蔓延。

  雖然他的靈壓經過壓制,但震懾普通人,還是沒有絲毫問題。

  在場的騎士侍從們雖然都經過了嚴苛的訓練,但此時簡直感覺如同在冰天雪地之中,獨自面對著一頭冰原狼,不由紛紛顫抖,都忘了裝填弓弩。

  “沖鋒!”

  趁著這個機會,蘇魯策馬前沖,拔出了十字劍。

  他實際上并未練習過什么劍術,感覺好像拿著十字劍當成木棒在揮舞。

  當當!

  但恐怖的身體素質,還是令諸多騎士侍從紛紛手臂發麻,武器脫手飛出,被斬落馬下。

  他長笑一聲,沿著缺口沖了出去。

  “給我追!”

  看到蘇魯‘突圍’,安德魯斯與馬斯是最著急的兩個,立即催促著騎士團上前追殺。

  就在這時,蘇魯突然回首,右手上浮現出一枚橘黃的火球,猛地迎面砸來!

  ——‘火球術’!

  這可不是他之前實驗性質的‘小火球’,在主世界幾乎相當于一個手榴彈爆炸的破壞力!

  哪怕是在這個世界,造成的傷害也十分恐怖。

  更不用說蘇魯用了一記‘回馬槍’,火球術直接懟在某個沖得太前騎士的臉上!

  哪怕對方戴了面甲,依舊有著呼吸與眼睛的縫隙!

  火焰直接沖進去爆發,造成了更加可怕的效果。

  這個身穿鐵甲,驍勇善戰的騎士,連叫都沒叫出來,頭顱就炸裂,從馬上摔倒下去。

  “諾曼爵士?!”

  安德魯斯與馬斯的心里更涼,這可是一位真正擁有封地的勛爵,就這么死在眼前,實在難以置信:“你……你竟敢弒殺一位貴族?”

  騎士團死了幾個扈從還好說,正式成員被殺,絕對會驚動副團長‘白銀之手’,以及狼堡公爵!

  作為發起人,他們兩個肯定會受到懲罰,這件事已經不可能瞞住了。

  當然,作為直接的兇手,蘇魯的下場更不會好過。

  “呵呵……”

  蘇魯冷笑不語。

  遇到這種來殺人的,還要顧忌什么身份么?

  倒是屬性欄的提示,給了他一點小小的驚喜。

  ‘區區一個黑鐵級的一階職業者,竟然經驗這么高?’

  這種實力與收獲,在他一二階的時候或許有,但三階之后就不可能了。

  ‘難道……是不同世界的原因,他們的靈魂本質較高?不……應該是我的靈魂本質太高,受到的壓制更多,束縛更大……無形中拉小了實力對比,因此收獲的經驗,就變多了一些……’

  蘇魯眼睛一亮:‘想不到……還有這種方法可以繞過經驗懲罰,但可惜……這畢竟是諸神黃昏的世界。’

  如果這個世界的超凡者很多,那他大開殺戒一番,說不定連突破傳說的經驗值都能攢夠。

  可惜,整個北地,占據大陸幾乎五分之一的面積,也只有一個北境騎士團而已!

  蘇魯微微瞇起了眼睛,手上兩張卡牌浮現,向后一閃:

  ——“泥沼術!”

  ——“藤蔓纏繞!”

  頓時,原本平坦的大道變得一片泥濘,如同來到了沼澤。

  不僅如此,一條條黑色的藤蔓冒出,仿佛蛇一樣,卷向后方的騎士。

  “啊!”

  慘叫聲此起彼伏。

  在泥濘中快速騎行,本來就是對騎術的巨大考驗,再加上藤蔓的障礙,不少騎士紛紛墜馬。

  就連剩下的六個騎士,也同樣如此。

  “喝!”

  馬斯使盡全力揮舞手中的巨劍,將一條渾身帶著尖刺的藤蔓砸開,感受著手臂的酸麻,不由大吃一驚:“這種藤蔓……幾乎相當于最粗的纜繩了……”

  他甚至覺得自己砍在了鐵條上!

  “不可能……”

  安德魯斯一臉陰沉地望著自己被藤蔓束縛的坐騎:“巫師怎么可能這么強?”

  他之前殺的那個巫師,根本沒有這么可怕的能力與法術!

  在他心里,第一次產生了面對死亡的危機。

  下一刻,安德魯斯發現前面的馬上已經沒有了騎士的身影,不由神色大變:“小心……防御陣形!”

  “啊!”

  “救我!”

  在泥濘的場地中,一道黑影飛快穿行,仿佛在跳著優雅的圓舞曲,順帶收割生命。

  對方手持一柄漆黑的匕首,哪怕黑鐵騎士的盔甲,在那無光的匕首面前也好像紙糊的一樣,被輕而易舉地劃開。

  “小心,他在你身后。”

  馬斯騎士瞳孔瞪大。

  “啊!”

  安德魯斯背上一片青銅光澤閃爍,旋即,他臉帶獰笑,十字劍一斜,狠狠地回首一擊!

  他有把握用‘臨時固化’這一招防御住對手的突刺,然后將這個速度快的小子斬成肉醬!

  劍刃上光芒閃爍,帶著可怕的力量,橫空一斬。

  一道黑影在半空中被直接腰斬,化為虛無。

  “嗯?”

  安德魯斯瞳孔緊縮:“幻影?”

  剛才發聲提醒的馬斯騎士更是難以置信地望著自己的胸口,在那里,一截刃尖冒了出來,帶著點點血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