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279章 營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北境大道。

  蘇魯騎了匹馬,正在向狼堡趕路。

  這匹馬雖然比較老,卻是沃德村村里唯一一匹,讓他買下來代步。

  與馬一起的,還有一柄嶄亮的鐵劍,它來自村中唯一的鐵匠,并且也不是對方的作品,而是對方的收藏。

  “有馬、有劍……哪怕不是貴族,也是自由民階層,至少可以保證沒有無聊的狗眼看人低劇情……”

  蘇魯顯得很愉悅。

  他這種樣子的人,在本世界有著一個專門的稱呼——流浪騎士!

  流浪騎士們大多出自貴族家庭,作為無法繼承家族封地的次子三子,卻接受過專門的騎士訓練,又無法突破正式騎士的等級,只能作為高等貴族的扈從,或者外出游歷謀生,期待突破黑鐵的瓶頸。

  除此之外,還有一部分,則是貧民中的幸運兒,又或者一些傭兵。

  流浪騎士們行蹤不定,喜歡戰爭,好像一群追尋硝煙的獵犬,爭取著每一分成為貴族的機會。

  當然,大多數時候,他們會因為疾病或者劫匪等等各種莫名其妙的原因死在路邊,變成一具腐爛的尸體,或者死在比武大會,以及各種小型沖突中。

  唯有寥寥的幾個,才能獲得上級貴族的賞識,建立功勛,獲得一小塊封地,成為世襲貴族中的一員。

  這樣的例子會被廣泛傳唱,激勵著一代又一代年青人,或者說無腦的熱血者踏上為人賣命的戰場。

  流浪騎士們的實力層次不齊,但至少都有著自己的坐騎與武器,戰斗時能擔任騎兵的責任。

  不過,基本都沒有達到黑鐵騎士的等級。

  因為如果突破了,不論在哪一位貴族手下,都能獲得良好的待遇,也就不用四處流浪,尋找機會。

  至于之前穿著的‘奇裝異服’,自然也換成了背景本土的服飾。

  “雖然是大道,但感覺也就比其它地方雜草少點,略微平整一點……真是一個悲催的世界啊。”

  蘇魯眼睛半閉,一絲絲靈感蔓延而出。

  在這個世界中,他的靈感探測范圍也受到了削弱,不過還是能維持作用。

  這時,就感受到了前方的一陣喧囂。

  “走吧!”

  他催動馬匹,上了一個山坡,眺望而下,就見到了一處戰場。

  一群仿佛是山匪的家伙,正在圍攻一輛馬車。

  那輛馬車非常簡樸,但懸掛著一面米提斯家族的狼旗,有著四個騎士隨行守護。

  此時紛紛怒吼一聲,與數十個山匪拼殺在一起。

  “該死的山地氏族,你們這些卑劣的小偷、惡心的盜匪……居然敢從山上下來?”

  一個騎士發出怒吼,對匪徒發起了沖鋒。

  他雖然并非黑鐵騎士,但也穿了全身皮甲,策動馬匹,借著它的力量沖入人群,長矛倏動,就捅穿了兩名匪徒的胸膛。

  這些山地匪徒一看就沒有什么好裝備,都是披著獸皮,有的還拿著石斧,也沒有馬匹。

  要不是在路上制作障礙與陷阱,困住了馬車,說不定連馬車都追不上。

  “嗚嗚!”

  “烏拉!”

  個子矮小,面目漆黑,涂著各色油彩,看不清面容,戴著牛角盔的山地氏族們一陣咆哮,揮動飛石索。

  這是一種用繩索串著石頭的工具,在他們手上,發揮出了難以想象的威力與準頭。

  呼啦一聲!

  黑影一閃,飛石索準確纏中了這個騎士,將他從馬上打落。

  騎士重重摔倒在地,被周圍的山匪一擁而上。

  “韋德那個白癡!”

  馬車邊上,另外三個騎士臉色大變:“太冒失了……他以為自己是黑鐵強者么?”

  這時候,破空聲傳來。

  一截粗糙的骨箭,刺在了馬車的木板上,尾羽還在不斷顫動。

  “保護夫人與小姐!”

  當先的騎士怒吼一聲,面對著包圍過來的匪徒,有些無奈。

  畢竟馬車落入陷阱,短時間根本跑不掉。

  “媽媽……我怕!”

  馬車內,一名十三四歲的少女,緊緊摟著母親的手臂,小臉上滿是恐懼之色。

  她穿著精致的古典長裙,打扮十分得體,一看就是很有風度的貴族小姐。

  不過一切禮節與風度,在這種絕對暴力之前,還是太過蒼白與弱小。

  “乖!琳娜,不要怕!我們是米提斯家族的人,哪怕只是旁支,體內也流著奔狼之血!”

  她的母親,一名貴婦人將她摟入懷中,低聲安慰。

  山坡上,蘇魯平靜望著這幕:“廝殺與生存……這片大地上永恒的主題么?”

  他目光忽然望向遠方。

  在那里,一名黑色重甲的騎士正在疾馳而來。

  他胯下的黑馬接近兩米高,肌肉發達,絕對是上好的戰匹!

  并且全身都籠罩在金屬盔甲之下,在這個年代非常難得。

  光是一副全套的騎士盔甲,或許就價值半個莊園!

  “來救兵了,有趣!這就是……黑鐵騎士的力量么?果然堪比物理側一階職業者了。”

  蘇魯停下動作,繼續看戲。

  他看到來的黑鐵騎士好像一個戰爭堡壘,沖進山匪群中,手上的巨劍劍刃上似乎有瑩瑩的光華閃動,輕而易舉地破開獸皮與人體。

  “旋風!”

  黑鐵騎士怒吼一聲,手上一個三百六十度的回旋,清空出一片血肉地獄。

  旋即,他跳下馬,哪怕身披數十上百斤的重甲,也只好像穿了一件麻布衣服,異常靈活地殺戮著山匪。

  “是騎士!”

  “真正的騎士!”

  “撤退!”

  山匪們并不是真正的軍隊,被殺了一批人之后,立即驚慌失措地撤退。

  那個黑鐵騎士并沒有選擇追擊,而是來到馬車之前,單膝跪下:“蒙法利夫人?”

  “我在!”

  一名貴婦人掀開車簾:“原來是吉爾家族的馬斯騎士,感謝您的到來!您的家族一直效忠于狼旗,您剛才的勇武更是讓我回憶起了令尊的風姿……”

  “得見夫人與小姐無恙,不勝欣喜,接下來可否讓在下護送夫人與小姐前往狼堡?”

  黑鐵騎士大聲道。

  “謝謝!”

  蒙法利夫人的聲音突然變得有些嗚咽。

  馬斯騎士上前,雙手抓住馬車,略微用力,將它抬出了陷坑。

  旋即,一行人繼續上路。

  在上馬之后,他又向不遠處的一個小山坡看了一眼。

  那里,有一個好像流浪騎士的家伙在一直窺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