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233章 儀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奇庫塔爾!

  瑪格麗特險些驚呼出口。

  她望著對方不斷靠近,那猙獰如狼的腦袋,鋒利的牙齒與爪子,以及身上的血色鬃毛,都在火焰映照下一清二楚。

  “我……我秉承古老的契約,與你簽訂……”

  瑪格麗特有些結巴,但還是吐出了蘇魯教授的語句。

  奇庫塔爾具有智慧。

  它兇殘的豎瞳先掃了一眼祭壇與儀式,都沒有問題。

  祈求者只是一個普通的人類,沒有絲毫超凡的力量,祭品卻很不錯,是一條充滿靈性的大狗!

  這足夠它飽餐一頓,并且在某些能力上更進一步了。

  嗯,更關鍵的是對方被綁得很緊,那個女人又沒有超凡的力量。

  危險很低!

  如果吃得滿意的話,它或許會賜給這個愚蠢的人類一些能力,讓對方再帶更多的‘祭品’過來。

  奇庫塔爾矜持地來到儀式之前,張開大嘴,現出滿口鋒利雪白的牙齒。

  “嗚嗚……”

  望著那滴落的口水,哈洛克發出求救般的嗚咽。

  望著食物進行無謂的掙扎,奇庫塔爾似乎更加開心了。

  突然間,一截槍管從土壤內探出,沒有征兆地冒出火焰。

  “嗷嗷!”

  奇庫塔爾的胸前一片血肉模糊,它怒吼一聲,血肉蠕動著,竟然有立即愈合的趨勢。

  “汪汪!”

  就在這時,原本似乎被固定在祭壇上,動彈不得的哈士奇一躍而起,咬住了奇庫塔爾的右腿。

  噗噗!

  一道道蒼白的鎖鏈從地底浮現,從四面八方將奇庫塔爾的四肢束縛。

  “做得好!”

  旋即,蘇魯的身影緩緩從泥土下鉆了出來。

  “謝謝先生!”

  瑪格麗特剛剛想欣喜地回答,就被一股力量拉著,橫移了數米。

  在她原來所處的位置,土壤已經被一層黑色的液體覆蓋,發出嗤嗤的腐蝕聲。

  “嗷嗷!”

  哈士奇看到奇庫塔爾的嘴巴對準了自己,連忙松開狗嘴,夾著尾巴跑得飛快。

  蘇魯看到奇庫塔爾雖然無法移動,腹部卻高高鼓起,跟剛才的攻擊一樣,不由迅速上前,游蕩者的能力全開。

  在奇庫塔爾口吐酸液之前,他手里的獵魔匕首已經劃過了對方的脖頸。

  那鋒銳無光的刃尖,頃刻間破開了這頭神奇生物的堅硬皮膚,甚至輕而易舉地切斷了骨頭。

  血液飛濺。

  蘇魯繞到它身后,躲過垂死掙扎的一擊,又補了一刀,將這馬形怪物的腦袋砍了下來。

  “好……好快!”

  瑪格麗特驚魂未定地望著蘇魯:“這才是肖恩先生你真實的實力么?神秘者的力量?”

  她可是看到蘇魯的身影幾乎化為殘像的。

  并且,用一柄匕首兩刀割下那么粗的脖頸,需要多么可怕的力量?

  光是想一想,就讓她有些不寒而栗的感覺。

  “哈洛克,你帶著瑪格麗特去周圍巡視一下……”

  蘇魯擦拭了下獵魔匕首上的污穢,盯著奇庫塔爾的尸體。

  哪怕這頭神奇生物的自愈能力再強,被割了頭還是死定了。

  不過,它的四肢還在無意識地抽搐,連掉在地上的頭顱都在張合大嘴,努力維持著恐嚇。

  “好……好的。”

  早就受不了這種恐怖場面的瑪格麗特答應一聲,跟哈洛克遠遠離開。

  “是時候了!”

  蘇魯靈感外放,觀察了下周圍,旋即一件件脫下自己的衣物。

  他大步上前,用粘著奇庫塔爾熱血的調料,在自己的身上書寫出無數怪異的符文。

  密密麻麻的符文遍布全身,好像一個詭異的刺青。

  他每寫下一個符文,口中必定吟誦著狂妄之語,溝通神秘的力量。

  到最后,他好像穿了一件血紅色的緊身衣,每一個符文隱約在跳動。

  蘇魯上前,對準奇庫塔爾的尸體,一刀下去,將對方的心臟挖了出來。

  ‘我吃牛排都是全熟的……希望沒有寄生蟲!’

  他臉上浮現出糾結之色,旋即張開大口,咬下了馬心上的一大塊肉。

  這屬于一個血肉儀式的內容,來自‘狂神的學識’。

  血肉儀式的淵源很久,它并不善良,但也不邪惡。

  原住民的高索人中就有某個風俗,當勇士狩獵大型的獵物后,就將對方的血液涂抹全身,以夸耀武力。

  它的進階大名鼎鼎,是‘龍血洗禮’,戰士道路晉升龍之勇士的前置儀式,坑了不知道多少戰爭之神的教會成員。

  蘇魯進行這場血肉儀式的前提是……必須掌握‘狂妄之語’的能力,再找到一頭奇庫塔爾,于新鮮宰殺中立即進行。

  它的效果相當于服用了一次卓有成效的魔藥,能增加體質與敏捷屬性。

  而后遺癥則是被奇庫塔爾詛咒,如果以后遇到同類會遭到瘋狂攻擊,并且可能受到對方怨靈的滋擾。

  這對物理側職業者而言或許有些問題,但對蘇魯來說么?

  哪怕這頭奇庫塔爾變成了惡靈,他也有把握將對方給摁回靈界去!

  “嗝……”

  奇庫塔爾的心臟很大,蘇魯感覺自己吃撐了。

  并且血腥味在口腔里回蕩,十分惡心。

  他并沒有嘔吐,那會導致儀式失敗。

  相反,他圍繞著火堆,口出狂妄之語,跳了一場頗為怪異的舞蹈。

  ‘要是被普通人看到這一幕……我八成會被當成神經病,或者被送去瘋人院……’

  就在這樣詭異的氛圍中,蘇魯體表的一個個血色符號蠕動起來,好像小蟲子一樣,從他的毛孔鉆進體內。

  他的身軀漸漸變得半透明,可以見到骨骼與血管,泛出火紅的顏色,似乎正在被烈火灼燒融化。

  ‘開始了……按照我之前的幾次實驗,沒有問題的……’

  蘇魯緊張地注視著屬性欄,觀測自己的數據:

  你進行了‘希維納多的血肉儀式’,敏捷0.5!體質0.3!

  良久之后,恢復正常的蘇魯握緊雙拳,做了幾個格斗動作,骨骼爆發出清脆的聲響。

  “我身體的傷勢,徹底痊愈了。”

  他將衣服穿好,望著已經開始詭異腐朽的奇庫塔爾尸體,有些惋惜:“可惜……這樣的血肉儀式不能重復進行,否則的話,我完全可以利用它,將身體強化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地步。”

  “但是……已經足夠了!”

  蘇魯握緊拳頭:“以我現在的屬性……只要利用貓之優雅魔藥,就可以達到就職影武士的底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