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231章 惡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目前實力不足……想稍等一段時間再進行考驗。”

  蘇魯沉吟著回答。

  他雖然強大,卻不會幫著陰影議會去殺人放火。

  “可以……我們并不會逼迫新人。”

  出乎他預料的,‘議長’很痛快地答應下來:“只是你的權限……局限在新人層次,沒有問題吧?”

  “沒有問題!”

  蘇魯點頭。

  “那么……進入下一項議題。馬上就要到‘羅里節’了,加上聯邦的動作,外來人很多……我希望各位保持克制與冷靜……”

  ‘議長’環視一圈,目光冷冽,放出可怕的壓力。

  ‘果然……這位陰影議長是四階職業者……羅里節?它是紀念羅里市建成的節日……于冬季舉行盛大的游行與慶典,嗯?似乎歐文的生日也在那一天,我還收到了請帖……’

  蘇魯無所謂地聽著。

  很快,到了自由交流的環節。

  “學者……你上次委托我打探的情報,有消息了!”

  香風過處,‘圣女’的聲音貼近過來。

  “哦?”

  蘇魯眼睛一亮。

  他上次羅列出一些自己需要的,并且在西海岸可能常見的超凡生物,委托‘圣女’探聽線索,作為自己查詢的補充。

  沒想到,這么快就有了收獲。

  “我會支付報酬的。”

  “很好……‘袋嘴鳥’、‘口袋鼠’、‘疾風隼’那些你描述的神奇生物一個也沒有出現,至少在羅里市附近是如此……符合你條件的,只有一個——奇庫塔爾!”

  這是一種類似馬的超凡生物,性情兇殘,十分嗜血,速度很快。

  “地址呢?”

  蘇魯回想著有關奇庫塔爾的資料,詢問道。

  “這一單我可以免費,只要你告訴我……你是不是擅長制作神奇物品?”

  ‘圣女’貼得更近了。

  “不……只是儀式的需要,我會付錢的。”

  蘇魯臉色一肅,立即否認。

  低階的超凡者,如果擅長制作神奇物品或者神秘藥劑,那除非兼職,否則戰斗力必然不高,很容易成為某些大勢力眼中的‘肥羊’!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的猜測,我才會輕易加入這樣的圈子里?’

  蘇魯心里浮現出一個猜測:‘而這些……都是試探?他們準備在合適的時候,控制我?’

  “好吧好吧……真是一個無趣的小家伙。”

  ‘圣女’笑吟吟地從身上抽出一張帶著香味的便簽:“我的人昨天看到它在這片區域活動的痕跡,但不保證它不會離開……”

  “謝謝。”

  蘇魯交付金龍,將地址收好,在接下來的聚會中一語不發,一直待到結束。

  一個個黑影起身離開,很快陰影大廳里面就只剩下寥寥幾人。

  他們都是陰影議會的正式成員,在羅里市擁有可怕的能量,‘圣女’也是其中之一。

  “我相信……‘學者’是一名工匠或者魔藥師,從他收集的材料情報,還有之前展露的能力來看,咒文與儀式能力,不過是他的掩飾與偽裝……雖然他在戒備,但我有信心,讓他加入我們……”

  ‘圣女’慵懶地道。

  “可以嘗試……但最好不要在最近!”‘議長’的聲音變得淡漠:“重申一次,最近很重要,在‘羅里節’之前,你們都給我安份點。”

  “沒有問題。”

  正式成員們紛紛回答。

  雖然不知道‘議長’在謀劃什么,但那件事明顯很重要,而對方的冷酷與鐵血手段,早已征服了他們。

  第二天,清晨。

  蘇魯讓瑪格麗特準備一下,他要帶著她與哈洛克一起出發,于郊外嘗試狩獵‘奇庫塔爾’!

  “打獵?”

  瑪格麗特望著蘇魯:“現在秋天都過去了……”

  秋天才是打獵的季節,冬天的動物因為要挨餓過冬,皮毛并不光鮮華麗。

  “并不是普通的動物!”

  蘇魯笑著提醒了一句。

  “好吧……”瑪格麗特嘟囔著,回去收拾得很快。

  看得出來,這個小姑娘有些興奮。

  相處過后,蘇魯知道,對方只是一個對神秘世界有些向往的普通少女而已,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跟古蛇會扯上了關系。

  或許……是當年的老瑪德在抄錄亂七八糟材料的時候,不小心抄錄了古蛇會的某份機密情報?

  它們是用密文書寫,就是手抄本上的那些符號?

  蘇魯將思緒按下,開始回憶‘奇庫塔爾’的情報,這個名稱是古希伯語,翻譯過來就是‘血與風的烈馬’。

  那是一種類似馬的神奇生物,長著鋒利的牙齒,喜歡生吃血肉。

  并且,擁有一定的類血肉魔法能力,掌握風的力量,成年的‘奇庫塔爾’起碼相當于二階的職業者,很不好對付。

  ‘不過……誰規定狩獵一定要正面對抗?’

  蘇魯嘴角露出一個微笑。

  砰砰!

  就在這時,公寓的門忽然被粗暴地砸響。

  “沒有按門鈴,說明很急切,很緊迫?”

  蘇魯過去開了門,歐文好像風一樣沖了進來:“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他臉色比之前更差了,眼睛里面布滿血絲,似乎幾天都沒睡覺。

  “怎么回事?安靜!”

  蘇魯不得不利用狂妄之語,才讓暴躁的他坐下,慢慢冷靜下來。

  “果然……你掌握了神秘的力量,一定要救我!”

  歐文抓著蘇魯的手臂,很用力。

  “到底出了什么事?又做惡夢了?”

  蘇魯不著痕跡地掙脫,瞥了旁邊的瑪格麗特一眼。

  “是的……但不僅僅如此!”

  歐文讓金德姆出去,語氣急促:“那個井……出現在我的別墅里面了!就在今天清晨,好像突然出現的一樣。”

  “嗯?”

  蘇魯身體前傾,這他還真是沒有想到:“然后呢?”

  “還要什么?”

  歐文抓著自己的腦袋:“我知道了……我的惡夢,那是一個預兆,一個詛咒!我會在未來的某一天身穿盛裝,墜落古井,死在那里!不……我還沒結婚,我不想死!”

  “突然出現的古井?一個詛咒?”

  蘇魯抿了抿嘴唇,感覺這應該是一起靈異事件,并且對方影響現實的能力很強。

  有些超出自己‘肖恩人設’的處理范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