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201章 惡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尼亞市。

  街道周圍的建筑顯得有些虛幻,霧氣不斷變濃。

  三道人影短短對話了幾句,立即散開,各自選了個方向逃離。

  蘇魯一語不發,身影疾掠。

  剛才下水道中發生的一幕,有些嚇到他了。

  當時雖然沒有回頭,但感應還在。

  那個穆爾閣下,五階的職業者,面對‘門’后的恐怖存在,竟然連一秒都抵抗不住,就這么栽了。

  ‘這就是神靈的威能么?’

  ‘哪怕……只是一個隕落的神?’

  ‘門后面的,到底是什么?’

  種種念頭,在他的腦海中不斷盤旋。

  與此同時,還有一種無力感。

  自己應該怎么做,才能逃離這個夢境?

  “下水道那扇血肉之門,已經被證實……絕非離開的道路,反而是通向更深層次的恐怖……”

  他準備前往安全地帶,好好思索一下接下來的打算。

  闖過一片霧氣之后,前面的街道上忽然出現了一個黑色的人影。

  那是一頭人形的魘魔,看到蘇魯,立即飛撲過來,黑色的舌頭如箭飛刺。

  “惡心的怪物!”

  蘇魯隨手一按,恐怖的靈壓集中在一束,將這個魘魔壓趴在地上,重重靈之鎖鏈如同羅網,將對方限制在原地。

  “以此時整座尼亞市內彌漫的絕望與恐懼情緒……恐怕殺了也沒多大用,還是能復生的!”

  蘇魯嘆息一聲,越過還在掙扎的黑色人形,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他靈感勃發,望向另外一處。

  霧氣被排開,一個人影浮現,是弗雷迪!

  在他身后,數根蜘蛛一般的肢節巨足,正在緊追不舍,速度飛快!

  是那頭小山一般的魘魔!

  它不知道怎么的,盯上了分開三人中的弗雷迪。

  而弗雷迪明顯不敵對方,被逼得狼狽逃竄,此時見到蘇魯,立即眼睛一亮,跑了過來。

  從他臉上的狂喜表情,蘇魯就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只要自己能拖住那頭蜘蛛怪物一段時間,弗雷迪最差也可以重新躲藏起來。

  ‘你自己運氣不好,撞上了怪物,還想拉上我?’

  蘇魯神情冷冽,手上浮現出淡黃色的奇術卡牌:“解!”

  一道光芒浮現,向弗雷德與蜘蛛怪物的方向擴散。

  ——‘遲緩術’!

  這是蘇魯特意封印的,限制敵人的能力。

  原本速度極快的兩個家伙,此時都仿佛變成慢鏡頭,雖然只有短短數秒持續時間,但已經足夠蘇魯飛快拉開距離。

  “你……”

  弗雷迪大怒,一抬手,一柄造型奇異的手槍浮現,瞬間發射。

  槍子擊中地面,炸開一個小洞。

  游蕩者能力全開的蘇魯,在各個建筑物之間飛快移動,突然間又是一抬手,一張淡黃色的奇術卡牌飛出,在半空中炸開,化為一團火球,砸向弗雷迪。

  ——‘火球術’!

  “這是什么奇怪的能力?”

  弗萊迪雙手護著臉龐,手忙腳亂地避開火焰。

  雖然知道對方是施法者,但法術為什么這么全面,釋放速度又這么快?

  哪怕穿著神奇物品的皮靴,他的速度還是不可避免地變慢。

  下一刻,八根巨大的蜘蛛腿從天而降,一片陰影投射下來。

  是那頭蜘蛛魘魔!

  這頭怪物的腹部浮現出諸多復眼,似乎帶著憤怒、憎恨、仇視等等的情緒,就這么壓了下來。

  “啊……我不甘心!”

  陷入絕路的弗雷迪咆哮。

  他當然不甘。

  遇到超凡時代,他好不容易晉升三階,成為神秘世界中數一數二的人物,就連之前光明女神的教會找他,都得用商量的語氣。

  并且,也十分幸運,從下水道那幾乎必死的局面中逃生。

  卻不料,因為被蜘蛛怪物盯上,原本只是想省點事,卻這么被那小子坑了,死在這里!

  他想不通,對方怎么會正好有著克制自己的法術!

  轟隆!

  后面,巨大的爆炸聲傳來,旋即是可怖的沖擊波,震蕩著周圍的建筑。

  蘇魯腳步不停:“不愧是三階的槍炮大師……”

  剛才那一下,顯然是對方臨死前的自爆。

  要不是自己眼明手快,立刻動手,又選擇了最限制對方的能力,被坑死的就說不定是自己了。

  一旦被拉近距離,憑著這個最后手段,對方完全有可能拉自己陪葬!

  “人心險惡啊……”

  蘇魯嘆息一聲。

  不知不覺中,他已經逃出東區,躲入一座空蕩的樓房內。

  “沒有人……正好……教會那邊是不能去的,誰知道穆爾有沒有留下什么布置……”

  蘇魯隨意找了個房間,開始靜坐冥想,實際上就是被動等待靈感恢復。

  “那扇門打開之后……尼亞市的變化必然更加劇烈……并且,已經無法阻止了……”

  不說外面的支援還會不會進來,就算再來幾個傳說職業者,面對那扇門后的恐怖,又能做什么呢?

  與那樣的存在博弈,哪怕是對方死后遺留的一個夢境,除了絕望,依舊還是絕望!

  “接下來,該嚴肅考慮退路的問題了。”

  蘇魯清點了下身上所有的財產。

  最貴重的,自然是獵魔匕首與《無名死靈書》,以及那張惡靈騎士牌。

  除此之外,還有二十余張奇術卡牌。

  原本,《無名死靈書》他準備隨便找個地方埋了或者托管,但還沒有等考慮好,尼亞市就發生這種變故,只能隨身攜帶。

  此時,他撫摸著面前神秘典籍的封面,臉上陰晴不定。

  光明女神教堂。

  圣所的力量,化為一圈光芒,守護著教堂主體建筑與外面的一個小廣場。

  比利蜷縮在一個角落里,心里十分焦躁不安。

  “希望伊安羅恩他們會成功吧……羅恩那么厲害……咦?為什么我會覺得他很厲害?等等……羅恩是誰?”

  他喃喃自語,沒有發現一絲絲淡薄的霧氣,已經強行滲透進來,教堂的圣光,并不能完全阻擋。

  而他的身體,在吸納了一些霧氣之后,皮膚變得十分蒼白,似乎失去了所有的血色。

  在這種詭異的變化中,比利反而想起了更多東西:“那個羅恩……不……那一天……他是那一天在紀念公園遇到的囂張小子……他……他篡改了我的記憶!這是……何等邪惡而可怕的能力啊,我要向教會與聯邦告發他……”

  就在他起身的同時,外界忽然一震。

  一頭懸浮在半空中的章魚,已經悍然突破圣光的防御,大量帶著吸盤的觸手席卷,撈走幸存者。

  “不好了,教堂的防御,被打破了!”

  叫喊聲響起,騷亂不可避免地蔓延開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