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199章 圣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那么,接下來該怎么辦?”

  康妮打量著周圍的環境,與弗雷迪一同看向米修斯。

  這位十一局的負責人有些局促。

  他或許只是一個副手,不出名的小人物,驟然擔起超出責任的重擔,實在是有些為難。

  “我們……我們……”

  米修斯想將所有人都帶回教堂,但看了看人數,就知道明顯不現實。

  “總而言之……至少要確保奧利弗與西奧兩位的安全,他們應該掌握了什么線索,是對我們很有幫助。”

  “我已經忍耐你很久了,要不是你說這里有著解決問題的線索,你以為我為什么要來冒險?”

  弗雷迪的眼中閃爍著危險的光芒,手里的槍械有意無意地對準了米修斯:“現在……我覺得你欺騙了我。你的目的,只是為了救人而已……”

  野生超凡者就是這樣,敏感多疑,或許還有些神經質。

  “不……隊長他們昨夜的行動,的確是造成如今情況的主因,這得到了確認!”米修斯下意識地反駁,卻有些無力。

  在場的超凡者們略微騷動。

  情況,有些向不妙的方向轉移。

  蘇魯以極大的意志,阻止著自己的沖動。

  這一地躺著的都是超凡者,還有四階的大師與三階的專家,是一筆多么豐厚的經驗?

  更不用說,那位奧利弗大人的右手上,有一只很不協調的女式手套,絕對是某件很厲害的‘奇物’!

  要不是顧忌十一局的底牌,還有自己的底線,蘇魯說不定就真的動手了。

  ‘那個弗雷迪,應該是三階的槍炮專家,康妮隱藏得更深,但偏向施法者……’

  他默默評估著在場眾人的實力,開始思索萬一火并開始,自己的立場問題。

  在他心里,還是偏向米修斯的。

  道理很簡單,他一個二階的職業者敢來壓陣,身上肯定帶了什么保險,八成又是一件很厲害的神奇物品。

  就在這時,蘇魯的靈感一陣波動,感應到了某個強大存在的闖入。

  他眸子有些駭然,望向了下水道的一個方向。

  “諸位,住手吧!”

  劍拔弩張的氣氛中,一個溫和的聲音響起,來自半空。

  “誰?”

  康妮的眸子中閃爍出莫名的光澤,望向了黑暗。

  在那里,一個老者模樣的靈體,緩緩出現。

  嚴格說起來,普通人與沒有準備的職業者,都看不到一些隱形的靈體。

  但如今的尼亞市,規則已經被改變,更加類似靈界。

  因此,即使是普通人,也能看到一些莫名的事物,或者聽到什么隱秘存在的低語,這往往代表著危險。

  此時,下水道中的所有人,都可以看見這位老者從半空中緩緩落下。

  他身上的衣物漸漸凝實,沒有了靈體的那種半虛幻感,竟然變得跟正常人一模一樣。

  ‘這也是……靈界滲透導致的特殊么?’

  蘇魯平靜凝視著這一幕,心里若有所思:‘而這個老者……就是這次行動真正的保險?’

  他感受到了對方的深不可測,應當是超出四階的職業者!

  即使只是靈體形態,也給予在場眾人巨大的壓迫。

  “穆爾閣下!”

  米修斯連忙躬身。

  ‘閣下’這個尊稱,在神秘世界中,只屬于真正的強者!

  “女神教會的‘圣者穆爾’?”

  康妮驚呼一聲,同樣謙卑地低頭。

  “見過穆爾閣下!”

  其他人紛紛躬身,神情中帶著一絲喜色。

  有著傳說級別的職業者增援,這一次或許能逃離尼亞市了。

  穆爾有些渾濁的眼睛掃過康妮、弗雷德、蘇魯等寥寥幾人,點了點頭,并未說什么,來到通道盡頭的墻壁之前。

  這面昨夜的血肉之墻,此時已經完全變成普通的墻面。

  青苔密布,黑色的污水滲透蔓延,散發著惡臭。

  “穆爾閣下,西奧隊長與奧利弗大主教他們……”米修斯見到穆爾沉重的神色,終于忍耐不住,詢問道。

  “這里,是虛幻與現實的連接點……”

  穆爾保持著凝視的姿態,良久之后,才用一種緩慢的語氣說道:“希維納多……那位隕落的神靈,祂遺留的一部分殘缺夢境,在這里與現實世界發生了重合……奧利弗他們觸及了這個節點,自身墮入了更深層次的夢境,并且,引發了一系列異變。”

  他倒是沒有推卸責任,將情況一五一十地說明。

  “那么……穆爾閣下,請問如何才能離開這里?”

  弗雷迪客氣地詢問,絲毫沒有之前的囂張與暴躁。

  “找到那扇……門!”

  穆爾平靜地回答:“它原本應該就在這里,就是這面墻壁!”

  他來到奧利弗面前,伸手取下了原本在對方右手上的女式手套。

  蘇魯平靜望著這一幕,其它職業者同樣如此。

  哪怕知道這位大主教身上有好東西,但哪個能冒著得罪女神教會的風險,上去搶奪呢?

  雖然在他感應中,這只女式手套,是不遜色于《無名死靈書》的奇物!

  這時候,穆爾已經戴上了手套,開始祈禱:

  “光明之主宰……”

  “掌握無盡光輝之女神……”

  “我祈求您的眷顧,祈求您的力量,祈求您的幫助……”

  在看似平常的祈禱中,蘇魯等職階比較高的超凡者,都是面色凝重,感受到了某種力量的降臨。

  旋即,他們就愕然發現,穆爾面前的那一堵墻,發生了變化。

  不知道從何處出現的血肉不斷蔓延,遍布整個墻體。

  在正中,還有一個人形輪廓,擺出十字的造型,只有一張邋遢而木然的臉還露在外面。

  ‘看起來……好像這面血肉之墻……將他吞噬了?’

  蘇魯閉上眼睛:‘任何災難……都需要一個載體,就是這個男人,第一個接觸到古神之夢的么?’

  說起來也是好笑。

  誰能知道,一個范圍如此廣闊,波及數十萬人的可怕災難,源頭可能只是某一個流浪漢的夢境呢?

  ‘這就是神秘世界啊……詭異,又充滿著危險……魔鬼,往往出現在細節中……一個不起眼的疏忽,或者只是幾句低語,就有可能釀成災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