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193章 危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勉強算神秘學專家的蘇魯很清楚,在這個世界上,七大正神不會賜予‘死而復活’的恩賜。

  至于邪神,只會玩弄人的理智,并以此為樂。

  安吉·瑞比想讓妹妹好起來的心愿,只可能是奢望,或者帶來難以想象的可怕后果。

  “那么……事件的源頭,就是東區存在的血液么?”

  “那種血液,不僅含有超強的治愈能力,并且還能催生出血肉污染者之類的怪物?”

  “莫非……真的是……‘神血’?”

  蘇魯低低喃喃著。

  在神秘學中,即使只是跟神沾邊的一絲東西,也代表著難以估量的危險。

  更不用說,神的血液這種令人心驚肉跳的物品了。

  那并非什么恩賜,而是可怕的詛咒!

  除非神祗的賜予,否則搶奪神血到手,并沒有什么作用。

  甚至,反而可能會被神血中蘊藏的意志剝奪對身軀的控制權,讓對方完成詭異的寄宿復生過程。

  最好的下場,也是變成什么不知名的怪物。

  “不可能啊……尼亞市僅僅只是被兩個傳說職業者血祭過一次而已,怎么又突然多了這個隱患?”

  “難道……這兩者之間,有著什么關聯!”

  即使是靈體,蘇魯都感覺有些發寒:“還是早點離開這里吧……總覺得……這個城市莫名有些詭異,說不定深處還藏著什么秘密。”

  明知道有危險,還去撞的人,不是傻子就是白癡。

  蘇魯當然不是這樣的人。

  是以,哪怕知道安吉與她妹妹的心靈秘境中,絕對有著什么秘密,蘇魯也不想進去。

  風險太大了!

  他現在,只要安安分分地升級,四階的次元行者沒有問題。

  再找到造夢大師的傳承,五階傳說也不是夢想。

  沒有必要再冒險!

  “回去之后,就離開尼亞市吧……正好回古斯塔州!這個身體的故鄉……”

  “嗯,記得還要將道里夫莊園里面人的記憶改過來,不能露出破綻。”

  “咦?”

  偷偷溜出診所,準備返回的蘇魯豁然抬頭。

  只見在夜幕中,天空似乎籠罩了一層朦朧的顏色,外放七彩的光澤,在紅橙黃綠青藍紫七色中不斷變幻,美麗非常。

  但他看到這一層光幕,卻是一個激靈,似乎被勾起了什么潛藏著的恐懼:“這是……”

  時間稍微往前。

  東區,下水道。

  “以女神的名義,賜福汝等……光輝永照大地!”

  一排排十一局的探員手持槍械與各種工具在前方開路,后面則是嚴陣以待的教會成員。

  為首的,赫然是本地大主教——奧利弗·費爾斯。

  他中年模樣,藍眼睛,五官刻板,輪廓很深,披著潔白的長袍,臉上時刻帶著一種嚴肅的氣質。

  在他旁邊的,是十一局的隊長——西奧,此時正用一種隱晦的目光打量著這位大主教。

  在檔案中,就是這位四階的大主教,一手主持了對本市邪教徒的‘清洗’!

  根據機密消息,對方手上,甚至還持有一件教會的‘圣物’——這是為莫倫準備的陷阱。

  可惜,那個叛教徒自從襲擊綠樹堡之后,就徹底銷聲匿跡,再也沒有了半點消息。

  此時,不僅光明女神教會的大主教來了,其它的牧師、助理祭司,以及在編成員都來了不少,堪稱傾巢出動。

  西奧很清楚,這只是為了洗清之前教會形象的表演,但對此十分支持。

  正是因為有了一大批教會強力人士的加入,他們才能找到東區下水道污染的源頭,一路殺到這里。

  “西奧隊長……”

  就在這時,一個探員大喊道:“根據探測……前方有巨大生命……啊!!!”

  嗤嗤!

  在前方,一只巨大的蠕蟲從下水道內竄了出來。

  它的前端是密密麻麻的口器,無數鋸齒犬牙交錯,形成可怕的攪拌機,一口就將附近幾個探員吞了進去,尸骨無存。

  “血肉蠕蟲?檔案中很少出現的血肉類怪物……”

  西奧拉開風衣,隨手抽了一柄槍管是喇叭狀的奇異手槍:“跟我上……干掉它!”

  “血肉蠕蟲很危險,還是讓我來吧!”

  奧利弗攔在西奧之前,他右手戴著一只繡著金邊,應該是女式的白色手套,此時對準蠕蟲,輕輕一揮。

  白色的光弧閃過。

  那巨大的血肉蠕蟲行動停滯下來,忽然從中間均勻地一分為二。

  它兩段軀體落在地上,還在不斷蠕動。

  “快……燒了它們!”

  西奧搶過火焰噴射器,對著還在蠕動的尸體就開始了焚燒作業。

  同時,心里還在震驚:“血肉蠕蟲的防御,是普通三四階都難以打破的類型……那就是……教廷圣物的力量么?”

  “難怪聯邦對于教會的態度,是如此慎重……不提女神,僅僅是世俗中,對方的實力也不容輕視啊……”

  有著奧利弗主動站出來,接下來他們前進的速度飛快。

  在掃蕩了大量怪物之后,終于來到了一切的源頭。

  “前面的下水道……是一條死路!”

  “造成血肉污染的源頭……應該也在那里!”

  奧利弗輕聲低語著,走了進去。

  西奧全副武裝,看起來好像一個全身長滿槍械的怪人,跟在后面。

  走過一段小小的通道,他們就來到了盡頭。

  作為三四階的超凡者,這兩人都有一定的夜視能力。

  此時,就看到了一面由血肉組成的墻壁。

  在墻壁之上,還有一個隱約的人形。

  對方雙臂平抬,被釘在血肉之墻上,又仿佛整個人凹陷進去,開始詭異地融合。

  強忍著惡心上前,西奧開始飛快尋找線索:“從還沒有腐爛的衣物來看……就是一個普通的流浪漢。大主教……你認為呢?”

  “他……還活著!”

  奧利弗的眼睛中似看到了更多:“他的意識……在做夢!”

  “這種狀態,還能存活?”

  確認沒有危險之后,西奧上前,打量著詭異的肉墻:“不知道從哪里來的血肉,但焚燒之后,應該就沒有事了,東區的污染可以解決。嗯?他是不是在說話?”

  西奧指著被血肉束縛之人:“好像在說希……希維……”

  “不要!”

  奧利弗仿佛想到了什么,連忙阻止。

  西奧也從迷惘的神情中恢復過來,狠狠給了自己一巴掌,又飛快灌下藥水,使用符咒。

  但此時,在他們周圍,似乎多了一個不知名的聲音在輕嘆:

  “希維納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