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128章 奧克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康格尼州,奧克拉小鎮。

  炙熱的陽光燒烤大地,狂風吹拂,陣陣黃沙掠過仙人掌。

  不遠處,一個赤紅色的峽谷清晰可見。

  這里原本是一處淘金點,曾經一擁而入了十數萬的狂熱淘金者。

  他們有的人一夜暴富,有的橫尸街頭,經歷過一場充滿血腥與死亡的狂歡之后,大多數人默默離去,留下一片狼藉,還有奧克拉這個小鎮。

  馬匹,是這里最方便的交通工具。

  牛仔與火槍,是這里的習俗。

  當地還有決斗的傳統,不是那種背對背數一二三的紳士決斗,而是牛仔與牛仔之間的對決,勝負與死亡只在零點幾秒內就決定。

  一手好的槍法,還有迅捷的拔槍術,足以為你贏得一片掌聲,甚至美女的青睞!

  因此,不要小看當地人。

  那些牛仔中!甚至可能藏著士兵,甚至槍斗者!

  他們大多數以放牧牛馬為生,有時候也會兼職賞金獵人的工作,當然,如果迫于生計,偶爾做上那么一兩票也不是什么難以理解的事情。

  蘇魯此時,就踏入了奧克拉小鎮的地盤。

  他戴著牛仔帽、穿著夾克衫、紅布邊中腰牛仔褲、馬靴……完全就是一副本地人的打扮,走了幾步,就看到一個酒吧。

  推開只有中間半截的百葉門,走進其中。

  一時間,似乎有不少目光注視過來,又消失不見。

  酒吧里面聲音吵雜,煙草混雜著酒水的味道,充滿烏煙瘴氣的感覺。

  喧囂與咒罵,女郎的嬌笑與酒客的調情,似乎匯成了一曲獨特的交響樂。

  一側的木墻上,還有一排通緝令,用素描法畫出幾個兇神惡煞的肖像,下面寫著懸賞的金額。

  只有寥寥幾個,有著黑白照片頭像,但失真度很高。

  看到這一幕,蘇魯笑了笑,來到吧臺前坐下:“一杯啤酒!”

  “作為對外鄉人的歡迎,第一杯我請!”

  中年模樣、身穿白襯衫、黑馬甲,嘴邊有著兩撇性感小胡子的酒保很快送上一大杯啤酒,微笑說道。

  “為什么……看出我是外鄉人?”

  蘇魯瞥了眼自己的衣著,這是特意換的,跟本地人一模一樣。

  “您還缺少了一樣東西!”

  中年酒保眼神示意了下:“腰間少了個槍袋……還有,你的口音也是!”

  蘇魯抿了口啤酒,若有所思地點頭。

  相比于東部大城市,這里的槍械禁令就寬松了不少,基本上每個牛仔都會帶上那么一兩把左輪手槍,宣稱這是‘男人的爛漫’。

  蘇魯也喜歡這種爛漫,心里立即決定,等會就要去搞一柄防身。

  就在這時,他眉頭一皺。

  靈感感受到許多目光匯聚,充滿著惡意,好像狼群在看一只混進其中的羔羊。

  ‘這是……拿我當肥羊了?’

  蘇魯笑了笑,等著看哪個先來送死。

  只是一杯啤酒的時間,他就聽到了許多訊息。

  比如……

  懸賞金額排名第一位的‘屠夫’葛雷德,搶劫了哪家銀行,做下什么惡行。

  還有,第二位的‘俠盜’佐倫,又在什么地方出現過,戲耍了一票騎警,并且從來沒有人看過他的真面目之類。

  “嗝……”

  在蘇魯旁邊,兩個牛仔喝得十分興奮,一個紅鼻子牛仔大聲道:“本地騎警伍茲是我的堂兄,上次我想興建一個草料場,需要一塊地皮,讓我的妻子做了個蘋果派帶給他,你知道他怎么說?”

  他瞥了眼蘇魯,聲音更大了:“他收下蘋果派后,給了我一大捆繩子,宣稱只要繩子圈住的地方,就歸我了!”

  ‘這件事情,可能是真的。’

  蘇魯不以為意,知道聯邦中部西部一些地方成文法與民俗還沒有徹底劃分界限,并且因為警力緊張,有的時候,一個小鎮上就只有一個騎警負責,處理各種事務與糾紛,劃分無主荒地這種事,的確就是一句話的事情。

  要不是這樣,他還不來呢。

  看中的,就是本州大量的法律漏洞,想鉆空子弄幾個身份,簡直是易如反掌。

  當然,旁邊這個紅鼻子故意這么說,有恐嚇自己的嫌疑。

  如果真是外地人,又沒有槍械護身,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完全可以猜測。

  而基本上,即使申訴也未必有什么結果,地域保護主義縱然再過二十年,也依舊頑強存在。

  特別是在這牛仔文化橫行的中西部,如果普通人稍有反抗,變成尸體也未必沒可能!

  “嘿!外鄉人,你不請‘老威爾’喝一杯么?”

  果然,紅鼻子吹噓完之后,就盯著蘇魯,神情挑釁。

  “老威爾,這畢竟是我的酒吧!”

  酒保呵斥一聲。

  蘇魯倒是有些意外,想不到這位老板這么敬業。

  “嗝……是的,這是你的地盤!小子,敢跟我出去么?”

  老威爾指了指蘇魯。

  “行!”

  蘇魯很痛快地答應下來,立即聽到周圍一片嘆息聲。

  “怎么給老威爾搶走了?”

  “他真是走運……晚上要他請客!”

  “這算什么?吃定我了么?”

  蘇魯心里冷笑,跟著老威爾離開酒吧。

  不說神秘學者的能力,光憑借他游蕩者高達3.0的敏捷,就可以做到一些普通人認為不可思議的事情,比如……躲子彈!

  這當然不是說他速度比子彈快,但比對手扣扳機的速度快,還是可以做到的。

  只要不是槍斗者,拿著普通槍械的,蘇魯都不怎么害怕。

  ‘正好……我缺一把左輪……’

  蘇魯瞥上了老威爾腰間的槍袋,不由比較滿意。

  “外鄉人……”

  老威爾對自己的命運一無所覺,正露出一個猙獰的笑容,突然間,臉色又轉為詫異,看向小鎮入口。

  蘇魯跟著他的目光望去,就見到沐浴在紅色夕陽中的兩個騎士,其中領頭的赫然是一名小麥膚色的女牛仔。

  她身形健美,仿佛一只雌豹,腰間兩側各配著一個槍袋,一手持著馬韁,另外一只手串著草繩,這草繩連著后面的騎士,是一個上身被重重束縛的倒霉蛋。

  “竟然是她?”

  老威爾低低驚呼著,狠狠瞪了蘇魯一眼,露出一個‘算你走運’的表情,轉身回了酒吧。

  ‘這就完了?’

  蘇魯呆在原地,有些愕然,他的初出場,就這么完了?

  還有這個女牛仔,難道算是美女救英雄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