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98章 審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這是這個世界,最為神秘的力量。

  它并非簡單的精神或者靈魂,而是一個智慧生命最本質的東西!

  經驗值的獲得,就與它息息相關。

  “或許……經驗值應該改個名字,叫真靈經驗?”

  蘇魯沉吟了下,突然發現外面腳步聲迫近。

  這是他剛才的靈壓,范圍式攻擊,終于引來了守衛。

  不過,這本來就是他的打算,見狀笑了笑,躍入靈界,飛快跑回自己寢室,等待人上門。

  一分鐘不到,外面就似乎鎖定了威克多爾的房間,野蠻地撞開房門:“梅多絲先生?”

  這是電學研究所的內部保安,穿著統一的黑色制服,配著槍袋。

  為首的,赫然是一個超凡職業者!

  他眼眸如電,飛快破入威克多爾的密室,見到地面上的布置,還有癱軟在地上,沒有絲毫反抗能力的威克多爾,神情一變:“詛咒儀式?”

  對于聯邦而言,一些法術是被明令禁止的,比如死靈、詛咒相關。

  威克多爾這樣,明顯是犯了禁令!

  “嗯?”

  超凡者確認了下安全之后,又上前一步,來到陣法中心,拿起那個寫滿了蘇魯名字的玩偶:“蘇魯·波特利?”

  這個名字很普通,但不久前,威廉教授還特意提過,要注意保護對方安全!

  想到這里,他額頭就有些冷汗,大聲喊道:“將威克多爾監禁起來,這個房間封存,玩偶是重要證物!我要去向威廉教授報告!”

  竟然有人在研究所內詛咒同事,這件事大了!

  說不定,連第九席大人都會被驚動!

  當晚,蘇魯被客氣地請出,來到內部調查大樓。

  說實話,他在這里時間不算短,要不是發生了這件事,還不知道居然有內部調查這個部門存在。

  一間審訊室內。

  四面封閉,帶著黑暗與壓迫的氣息。

  普通人哪怕并沒有犯罪,進入這里面,被當面盤問一番,說不定都要心虛交待出些什么。

  “你好,我是內部調查科成員——科多!”

  一名神情冷峻的調查員坐在蘇魯對面:“有幾個問題想要請教,你認識威克多爾·梅多絲么?”

  “認識,他是我的同事!”蘇魯頜首。

  “今晚的時候,有發生什么特別的事情么?”科多繼續發問。

  “有!”蘇魯微笑道:“有一個家伙想詛咒我,我反擊了!”

  對面,科多手里的咖啡杯直接落在桌上,棕色的咖啡流淌開來。

  如果他正在喝的話,說不定能噴蘇魯一臉。

  我只是隨便問一問啊,你就全招了是什么意思?

  他頗有一種我還沒有出力,敵人就倒下的感覺,心里郁悶無處發泄。

  擦完桌子之后,立即道:“看來……你知道超凡世界,那很多問題就方便了,將事情經過詳細說一遍吧!”

  “經過很簡單,我今天做完一天的實驗,回到宿舍休息,發現有人在詛咒我,于是反擊!”

  蘇魯聳了聳肩膀。

  審訊室之外。

  威廉與斯萊登·沃特并肩而立,認真聽著蘇魯的回答。

  這墻壁構造十分奇怪,從里面看一片黑暗,卻能讓他們清晰看到審訊室中的情形,以及蘇魯的應對。

  “原來他是超凡者?”

  威廉面容不變:“我居然沒有發現!”

  “施法類型的超凡者如果故意隱藏,的確很難被發覺……除非動用專門的儀式與高階職業者,但那消耗太大,我們只在進入‘內環’的時候使用……這情有可原!”

  斯萊登·沃特披著黑金色的長袍,胸前掛著金色的懷表,氣質淵博,眼眸中帶著神秘:“正好……將審查一起做了!”

  “什么審查?”

  威廉一驚。

  “進入內環必須的身份檢查!”斯萊登·沃特回答:“在我的‘測謊術’下,他只能說真話!”

  實際上,對于蘇魯的來歷,他們還是很清楚的。

  身家清白,出自超凡世家,獲得一些超凡職業很正常。

  至于間諜的可能?

  呵呵……如果其它勢力手下有著發明電報的人才,那保護起來還來不及,怎么舍得放出來做間諜?

  這樣的科研人員,比一些一階、二階的超凡者,重要太多了!

  “這么說起來,大人還是支持他進入內環?”

  威廉肅穆問道。

  他清楚,只有內環,才是綠樹堡實驗室的真正核心!

  “當然……畢竟是一個電學的人才,又是超凡者!”斯萊登·沃特有些可惜地回答:“但是……他不能成為我的學徒了。”

  這并不是因為之前隱藏,而是已經就職之后,再兼職就分心了。

  而奧術師的要求很特殊,一些高智商人才,一輩子的精力投進去都不太夠,兼職簡直是職業自殺!

  “真是可惜了……”威廉點點頭,顯然知道其中的關鍵:“接下來怎么辦?”

  “如果審查通過的話,讓他來見我!”

  斯萊登·沃特道:“至于威克多爾!暗害同僚,又違反了禁令,丟進特殊監獄是他唯一的下場……除非他愿意簽署協議,成為內環實驗品!”

  威廉打了個寒顫,綠樹堡內環當中,可不僅僅有研究機械與電學的實驗室,還有神秘側的,當然需要超凡者素材。

  只是,去那里的實驗品,下場大多十分悲慘。

  “對了……威克多爾已經醒過來了,在審訊之下交待了一切。他看起來只是精神有些萎靡,應該是施法反噬,又遭到了攻擊,但沒有大礙!”

  “就算這樣,也改變不了他凄慘的下場!”

  威廉默默想著。

  靈,或者可以說真靈!

  這是一個人最本質的東西,它超脫靈魂、靈體,又與這兩者相互聯系。

  目前的神秘側,最多研究到靈魂、靈體這一等級,對于最本質的真靈,還是缺少足夠的研究數據。

  甚至,一個人的真靈受創之后,很難從外表觀測。

  比如戰敗之后,有些低沉,那是簡單的情緒起伏,理所當然。

  不是當事人,甚至當事人都很難發現,自己已經留下了心理陰影與創傷。

  所以雖然威克多爾被蘇魯收割了一波經驗,但在威廉看來,還是很正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