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97章 實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姓名:蘇魯·波特利  職業:神秘學者(二階)

  職階:2

稱號:無  力量:1.6、敏捷:1.3、體質:2.2、精神:4.0

  靈感:4.0

  技能:尸姬創生LV1、馬伽格斗術LV5、靈魂出竅LV3、靈壓LV2、靈刺LV3、神奇物品制作LV1

  被動:通用希伯語LV3、基礎物理學LV5、獵魔學識LV4、古希伯語LV2、古拉姆語LV1、神秘學識LV1

  “其它的都沒有變化,倒是基礎物理學不知不覺中漲了一級,是我這段時間的鉆研導致的?”

  被動與技能,實際上可以通過主動的學習提升,經驗值不過加速了這一過程而已。

  這段時間蘇魯為了‘發明’電報,大量地研究各種物理學資料,有這個提升也是正常。

  “不知道這次能獲得多少積分與身份的提升……希望能夠直接進入綠樹堡核心!那樣的話……我的其它計劃就能啟動了。”

  蘇魯想到了尼亞市。

  作為穿越者的第一故鄉,大學四年之地,他還是對那里很有感情。

  如果有可能的話,當然不希望它遭到什么巨大的變故。

  因此,在發覺那里可能隱藏著一只巨大黑手的時候,立即就想著舉報。

  但衡量一下雙方實力,這無異于自殺,如果被發現追蹤,這個世界的神秘側說不定就有一些預言法術,那死得不要太慘。

  是以一直拖到現在,就是想找個能夠依靠的勢力再說。

  并且,這也是對于碧翠絲的防護。

  蘇魯可一直沒有忘記,那個疑似得到了月亮眷顧的尸姬少女。

  ‘碧翠絲……應該不如我吧?畢竟她可沒有屬性欄可以幫忙作弊……但是有著月之眷顧的金手指,好像也差不多……’

  想到碧翠絲·泰勒,蘇魯就有些牙疼。

  “嗯?”

  突然間,他神情一動,感知到自己周圍的一些詭異氣息。

  “超凡側的力量?還是偏向靈界類型的!”

  作為神秘學者,蘇魯十分肯定,不由冷笑:“我都不敢擅自動用超凡能力,竟然有人這么對付我?”

  他靈感張開,頓時看到了一絲絲神秘的黑色氣息。

  它們如同發絲一般,從靈界中滲透出來,似乎想要纏繞在自己身上。

  “厄運?疾病?”

  蘇魯手指輕輕一捻,就將黑色的發絲纏繞在手上,細細把玩著:“一個微弱的詛咒!大致效果跟扎小人差不多……比惡魔乃至惡魔職業者差遠了!”

  這種程度的詛咒,不說此時的他已經是二階的精英,即使是一階的超凡者,也能頂回去!

  “敵人很弱……看來是因為我最近太出風頭了,開始嫉妒?”

  對于電學研究所內有著超凡者的事情,蘇魯毫不意外。

  一些資深的研究員,有著足夠的貢獻,完全可能接觸到超凡世界。

  并且,他們積攢的積分,或許能兌換出一兩個職業,這就是超凡的開始!

  “看來……也就欺負我是個新人!只是……你們永遠也不會知道,電報的影響!”

  蘇魯冷笑著想道。

  即使他真的是一個普通人,能做出這種實驗成果,已經足夠獲得高層重視,一旦發生什么意外,研究所查下來,那個陰謀者難道還能好?

  不過,蘇魯并不準備這么做。

  相反,他還將這件事情當成一個機會,可以主動暴露自己的‘特殊’!

  想要進入核心,肯定有著檢查,面對更多的高階職業者,超凡之力隱藏不了,蘇魯也不準備掩藏。

  他已經通過電報展露出價值,與這個相比,其它的都不算什么。

  “靈魂出竅!”

  蘇魯的靈躍出身軀,鉆入靈界。

  絲絲縷縷的黑色頭發,此時就成了最明顯的路標,讓他追尋著痕跡,來到另外一個宿舍樓。

  某個黑暗的房間內。

  地面上描繪著五芒星,邊角點燃著蠟燭,形成一個儀式。

  在五芒星正中,是某個粗糙的玩偶,上面以古希伯語寫滿了蘇魯的名字。

  威克多爾目光陰沉,口中吟唱著咒語,手持一柄篆刻了符文的匕首,正狠狠向玩偶胸口捅了一刀。

  “以我之名,詛咒你!”

  “蘇魯·波特利!你將被厄運籠罩,你將被疾病纏身!”

  “怎么回事?”

  片刻后,威克多爾一臉陰沉地停止了儀式:“為什么詛咒還沒有成功?我得不到‘反饋’……”

  “那是因為你太弱了!”

  一個聲音,忽然從黑暗中響起。

  蘇魯的靈直接從靈界躍出,地面上五芒星法陣角落的蠟燭瞬間熄滅。

  “你是……蘇魯·波特利?”

  威克多爾明顯是個施法者,能看到蘇魯:“你是超凡者?不可能……你怎么會這么強?我知道了……你一定隱藏了身份,我要向研究所舉報你!”

  他先是一驚,旋即又轉化為狂喜,帶著些癲狂。

  “一階的學徒?”

  蘇魯望著威克多爾,確認了身份。

  他一向很小心,不會讓自己的頭發、血液流傳在外,這個威克多爾只能以他本身的法力,詛咒自己的名字。

  并且,因為不是詛咒專長職業的緣故,威力還要再減弱幾成。

  要不是距離近,以對方一階的法力,對付普通人說不定都沒什么效果!

  ‘當然……威克多爾并不蠢,他沒有向其它存在祈求,那樣大概率會影響他自己,并且,也沒有詛咒我死亡,而是詛咒我疾病……’

  蘇魯望著布置,很快就明白了一切:“舉報?我也正想如此,你竟然詛咒同事!真是大膽!”

  轟隆!

  他意念一動,靈壓逸散而出。

  威克多爾面色一變,來不及狡辯,就感覺到一股恐怖的力量襲擊而來,整個人跪在地上,幾乎癱軟成為爛泥。

  見到這一幕,蘇魯面無表情,繼續傷害對方的靈。

  經驗欄上,一個提示跳出。

  “果然……獲得經驗,因為我傷害了他的靈?之前的擊敗也是如此,留下心理陰影,也是對靈的一種傷害?”

  蘇魯繼續實驗,對經驗值規則的理解越發清晰:“經驗與靈相關聯,職階提升之后,低階的‘經驗怪’失去效果或者經驗大減,是因為我的靈魂本質提升的緣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