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89章 警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出地下拳場,蘇魯望著皎潔的月色,眉頭緊皺。

  剛才,他一連得到了兩個壞消息。

  首先,就是之前詛咒之靈的恐怖,已經擴散開來。

  這種事情被越多人知曉,就會變得越不可控,后期甚至可能釀成災難!

  第二個壞消息,就是老狗并不知道他所期望的,有關野生超凡者集聚,或者什么超凡市場的消息。

  按照他的話說,縱然有那么種地方,蘇魯也應該比他更清楚才對。

  這話好有道理,蘇魯都無言以對,只能默默出來。

  ‘看來,如果想找什么民間超凡者集會,或者神秘市場,還是應該問民間的超凡者!’

  蘇魯立即想到了那位血療醫生——安吉·瑞比。

  對方是本市的超凡者,似乎還有一個神秘的導師,接觸的可能更大。

  ‘這個不急,還有她妹妹,關于杰拉德的報道,不知道發表沒有……’

  想到那個矮個子記者,蘇魯嘴角不由浮現出一絲笑意。

  黑心肉商杰拉德最近必定焦頭爛額,再被報導出這個大丑聞,破產就是分分鐘的事情了。

  這樣黑了心的蛆,就該下地獄才對。

  他長出口氣,隨意找了野外地點露營,開始破譯羅德的密信。

  “想不到……我現在習慣變得跟羅德漸漸一樣了,唉……”

  蘇魯自嘲地苦笑了一句,借著烹煮食物的篝火,查看羅德的信箋:

  “我已經回到了古斯塔州,與當地教會跟十一局聯手,搗毀了黑死社幾個分部,不必擔心!”

  “肖恩被救出來了,他情況不錯,據說還就職成為超凡者,十一局有意招收他,我沒有阻攔……”

  “……遭遇了黑死社襲擊,受了點傷,十分幸運的是,一位女神教會的獵魔人前輩救了我,我準備跟他學習一段時間……”

  三封信的訊息很少,但蘇魯看了心里終于放心下來。

  “肖恩還真是……走運啊,難道他的厄運都轉給黑死社徒了?不僅沒有被獻祭,反而成為了超凡者?……但是加入十一局,恐怕人身自由要受到限制了……”

  “至于羅德……”

  蘇魯神色一緊。

  對方這次回去,簡直可以說是九死一生,兇險非常。

  但羅德只是淡淡地提了一句。

  蘇魯可以想象,要不是巧合地碰到了那位獵魔人前輩,羅德八成要殉職!

  “希望前輩的教育,能令你變得更加聰明一點……”

  蘇魯祈禱了一句,開始喝自己煮出來的肉湯。

  知道這些事情后,他就可以放心地前往綠樹堡了。

  沒有錯!

  自從知道綠樹堡十分不一般之后,他就有去那地方進修一下的打算。

  對于其收藏的職業信息,更是十分覬覦。

  畢竟,以對方的實力,所收集的情報與職業傳承,肯定十分豐富。

  如果在那里還找不到旅法師的前置,那自己就沒有什么好說的,走神秘大師的道路。

  雖然這一條傳承只到四階大師級,但前期足以夠用。

  如果實在走不通,那大不了兼職就是。

  吃飽喝足之后,蘇魯熄滅篝火,倒頭就睡。

  夜色朦朧。

  他眼前一片黑暗,突然間,黑暗凝聚,化為了一個奇異的身影。

  對方有著燒焦一般的身軀,山羊角,眸子血紅。

  此時,那雙猩紅色的眸子對向他,嘴角現出一絲微微的笑意。

  “惡魔!”

  蘇魯大驚,醒了過來,一摸額頭,竟然有些冷汗:“噩夢?不……都已經是超凡者了,難道還會做噩夢?這或許是我的潛意識在示警!”

  靈媒的靈感很強,雖然不能占卜,但對于一些自己的危機,潛意識總會有隱約的示警。

  這不是預知,而是根據他自己所得的信息,推演出來的缺漏與危險,往往是平時忽略的部分。

  想到這里,蘇魯也不睡了,對著星辰,開始思索尼亞市的危險。

  “很顯然……這跟那個詛咒之靈有關!”

  上次那個惡魔詛咒之靈,能穿梭靈界,甚至還將活人拉入靈界,篡改記憶,詭異神秘,絕對是徹底進入了第二層,心靈界的靈體!

  并且,還因為詛咒之靈的特性,不死不滅,難以被徹底限制。

  “但已經摸清楚了規律……教會跟聯邦居然都會讓它泄漏,真是……”

  夜風清涼。

  蘇魯對著星星,將尼亞市這段時間的事情過了一遍,忽然眼眸一動:“教會!恐怕不僅是失職!”

  圣喬治大學內,居然有邪惡側的超凡者潛伏!

  古蛇會的布萊克,前往尼亞市,根據基拉所說,身有任務!

  原本應該封鎖凈化的惡魔詛咒,居然還在市內肆虐!

  “還有肖恩……”

  蘇魯又想到了肖恩:“他身上的厄運,不是說被教會凈化了么?怎么還有殘留?”

  一個兩個是巧合,三個四個在一起,教會無能都不足以解釋,必然是有問題!

  “尼亞市的教會高層,恐怕已經不可靠了。”

  蘇魯神色鄭重。

  一個市區的教會高層墮落,這可是震驚聯邦的大事!

  “難怪我的潛意識總覺得不對,今晚更是跟我直接示警!”

  “甚至……就連詛咒之靈的肆虐,說不定都是對方有意放縱,為了吸引火力?”

  “要是我不知道內情,一頭撞上去,說不定就栽了!”

  想到這里,蘇魯忽然有些慶幸羅德與自己都有事,在接了一些教會任務之后就分道揚鑣。

  否則,遲早也得栽在任務里。

  “這么一想的話,就連我就職靈媒的第一次任務,恐怕也有問題!”

  蘇魯冷汗又有些下來。

  相對于這只黑手,自己與羅德簡直就好像兩只小螞蟻。

  好在并未壞對方太多事,惡魔畫廊事件之后就直接離開了,避免再次被針對。

  “明天就走!馬上離開!”

  “不!我現在就走!”

  蘇魯絲毫沒有跟對方硬頂的想法。

  那可是一個地區大主教,光明女神教會的高層,位高權重,既然能隱瞞這么多年,自己的控訴未必奈何得了對方,還會將自己搭進去!

  ‘最多……寫信向熟悉的人暗示提醒,再找個機會匿名舉報?’

  蘇魯收拾了一下,頭也不回地離開:“現在看起來……我的確需要一個大勢力作為保護傘,必須馬上去綠樹堡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