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86章 追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桀桀……”

  惡靈附身者用腐爛的臉龐盯著蘇魯:“那又怎么樣?你也快完了!”

  “嗯?”

  蘇魯一個激靈,忽然感覺到在養殖場外面,很多強大的存在正在飛快接近。

  “是陷阱?官方的職業者?”

  蘇魯嘆息一聲:“你明知道他們在監視你,故意不離開,就是想吸引我來?被一網打盡?”

  有著這種想法,不得不說,真是個瘋子。

  當然,那些官方的職業者同樣很有能力,這么快就找到了這個人,并且在外面埋伏監控,連自己一開始都被瞞了過去。

  如果自己是從現實世界趕路的,說不定就直接撞上了。

  “速戰速決!”

  蘇魯情緒沒有多少波動,靈刺飛射而出。

  “啊!!!”

  高達4.8的精神,所轉化的攻擊,令惡靈附身者直接抱頭慘叫。

  甚至,就連他背后的惡靈,都發狂一般手臂揮舞,一只黑色的手掌從肉身內鉆了出來。

  ‘果然,他已經控制不了體內的惡靈,隨時有可能被殺死!’

  見到這一幕的蘇魯撇撇嘴,隨手拿起旁邊一個燭臺,往惡靈附身者的臉上扎了過去。

  鮮血飛濺中,燭臺的尖刺直接扎進了對方的眼眶。

  他倒在地上,一下子失去了生命氣息。

  但蘇魯皺了皺眉頭。

  “沒有經驗值?呵呵……靈刺!”

  又是一道靈刺落下,倒地已經死亡的尸體突然抽搐:“你……怎么察覺的?”

  這一招裝死,看起來真的跟死了一模一樣。

  甚至,就連一些要害,都似乎得到了強化。

  要不是蘇魯沒有得到經驗值,壓根不會想到這點。

  或許,這才是對方的依仗,通過這個裝死的技能,讓自己跟聯邦力量兩敗俱傷!他就可以趁機撿便宜!

  這個時候,抽搐的尸體終于停下,從上面,一個扭曲的靈浮現出來。

  他由數張臉孔組成,每一張臉孔都有些相似,卻帶著不同的情緒。

  怨恨、咒罵、求饒、瘋狂……

  “何等扭曲而悲哀的精神啊……”

  看著這個融合體,蘇魯嘆息一聲。

  但就在這時,從靈體之后,又探出一只黑色的手掌!

  二階的惡靈!

  對方的軀殼,似乎就是封印惡靈的‘牢房’,此時軀殼死亡,惡靈立即跑了出來。

  不僅如此,它還貪婪地抓向那混亂的靈魂集合,似乎是想要向‘牢頭’索要報酬!

  ‘果然……與惡靈共生,最后一定會被反噬,但是,他可不能給你!’

  蘇魯盯著面前的惡靈。

  對方只有二階!比之前的狼人紳士要差點,但也非常恐怖,不下于自己第一次與羅德驅逐的那只惡靈!

  “靈刺!”

  他靈感勃發,形成靈刺,將惡靈定身。

  與此同時,一步步上前,伸手握住了那混合的靈魂,不顧對方的咒罵或者求饒,用力一握!

  蓬——

  彷如煙花一般,這個惡靈附身者的靈魂,就被炸成了碎片。

  一個不算太豐厚的經驗值,浮現出來。

  “好歹也算二階的超凡者,只給這點經驗?”

  蘇魯有些不滿,又盯著被定身的惡靈,知道大頭都在對方身上,只是尷尬的是,他的攻擊手段有限,似乎無法徹底消滅二階的惡靈!

  對方的靈魂韌度,即使靈刺,也只能起到定身的作用。

  不像剛才的靈魂混合體,一捏就碎了。

  除非讓那個混合體在靈界中一段時間,晉升成為惡靈,才會有更高的抗性。

  或者,對方走的是一開始就自殺的靈體職業者路線!

  “該走了!”

  蘇魯禮貌地向黑色的惡靈行了個告別禮,轉身離開。

  既然對付不了這惡靈,還留著干嘛?再說……他的敵人始終是那個人類,并非這頭惡靈。

  至于惡靈留下會有危害什么的,不是有外面一幫洗地的招呼么?

  剛才發生的一切,實際上只有短短幾秒。

  而就是在這段時間內,外面已經被密集的腳步聲充滿。

  轟隆!

  房門被重重踢開,一群戴著黑色墨鏡,穿著黑風衣的黑衣人沖了進來,為首者是一個酒糟鼻的中年,持著霰彈槍,盯著蘇魯的靈體:“你……告死鳥?!”

  “你……看得見我?”

  蘇魯瞥了眼對方戴著的墨鏡,若有所悟:“能讓普通人看見靈體的工具?告死鳥?我的代號么?還不錯!”

  “職業者?”

  酒糟鼻大漢望了眼地上的尸體,還有黑色的惡靈,怒道:“你得跟我們走一趟!”

  “這話……你得對它說!”

  蘇魯指了指惡靈:“再見!”

  話音剛落,他就躍升進入了靈界。

  聯邦的力量不是那么好挑釁的,對方的槍械中肯定準備了專門對付靈體的子彈!

  遇到這種情況,當然還是先跑為上!

  “我對付惡靈,你去追那個靈體!”

  現實世界,望著房間內的情況,酒糟鼻立即做出判斷:“惡靈的危害性,比職業者更高!”

  “遵命,頭兒!”

  在他身后,一個紅頭發的年青人懶洋洋地笑了笑,取出幾枚符咒:“但是這些資源要報銷!”

  靈界之中。

  蘇魯愕然看到幾個黑衣人的靈同樣浮現,向他包圍而來:“咦?通過符咒的力量,進入第一層靈界?你們膽子很大啊!”

  “沒辦法,一切都是為了工作嘛!”

  紅頭發的年青人笑了笑:“這位告死鳥先生,麻煩你能不能跟我回去一趟呢?實際上……在當晚,你并沒有做什么惡事,你要相信聯邦……”

  “拜拜!”

  蘇魯沒有絲毫跟著回去的想法。

  坦白從寬,牢底坐穿這個道理,他還是懂的。

  即使聯邦不會處置他,但加入十一局,從此為對方效力,或者受到嚴密的監控,都是可以預料的事情。

  “靈壓!”

  看到他們還有掏符咒的想法,蘇魯笑了笑,恐怖的威壓降臨。

  轟隆!

  仿佛龍威降臨,幾個黑衣人靈體不由自主地趴在地上,連手指都無法動彈。

  “這種壓迫感!”

  紅頭發的黑衣人臉色大變:“失算了,對方起碼是二階的靈界職業者!甚至可能更高!”

  在當晚的作案中,蘇魯根本沒有動用多少能力,唯一一次施展靈壓,因為面對的是普通人,還要刻意收斂,免得將對方直接嚇死了。

  這難免讓黑衣人造成誤判。

  但在靈界之中,他肆無忌憚地使用靈壓,威能甚至令周圍大量的靈都忙不迭地退避,造成了清場一般的效果。

  等到黑衣人勉強爬起來的時候,蘇魯的靈體早就消失不見。

  “我們回去……必須熬夜打報告了!”

  紅頭發的年青人爬起來,滿臉無奈,身形漸漸虛幻:“唉……工作量又增加了,我不想年紀輕輕就禿頭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