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56章 追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比爾·亞伯是一名成功的商人。

  自從聯邦大力支持發展蒸汽動力以來,他看準時期,利用預先簽訂合約等手段,獲得了一大批優質而廉價的煤炭,成功賺到了一大筆金龍,從此不斷發展。

  到了現在,他已經是尼亞市小有名氣的商人,正在謀劃拍賣下來一座小煤礦。

  但那次該死的畫廊參觀,幾乎毀了他的一切。

  一想到那些詭秘的事件,他就幾乎簌簌發抖。

  在那樣的詭異存在面前,一個普通人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力量!

  “好在還有教會!感謝女神!”

  親眼看到女神教會封鎖了畫廊,又被帶到教堂,進行了一番連續數日的觀察與‘凈化’儀式之后,比爾終于感覺輕松不少。

  那幅該死的、要命的肖像畫,終于被他徹底忘記。

  并且,還得到了一個地址,可以聯系到那對驅魔人兄弟。

  剛回到家的他就讓管家去酒窖取了一瓶上好的葡萄酒,準備壓壓驚,同時望著手上的紙片,這是某個玩偶店的地址,喃喃自語:“或許……我應該請幾個保鏢了,真正的、擁有神秘力量的保鏢……”

  第一次從畫廊生還之后,他就疑神疑鬼地收購了一個據說可以轉移噩運的布偶,但并沒起到多少作用。

  雖然沒有如同吉爾伯特先生那樣當場被殺,但還是跟希玲夫人一樣,被抓回了畫廊。

  要不是碰到蘇魯,照樣死路一條。

  “教會不可能為我這樣一個小人物長期派出人手,但那兩兄弟卻似乎可以……”

  “嗯……一開始必須謹慎而禮貌地接觸,漸漸獲得好感。”

  身為一個商人的直覺,令他立即感受到了神秘力量還有羅德兄弟的價值。

  別的不說,如果下次再遇到了,那就是救命的希望啊!

  喝過紅酒,感覺精神好了一些之后,比爾坐在書房,開始思索煤礦拍賣的事宜。

  就在這時,他眼神一變。

  一種不可扼制,仿佛發自心底的渴望,令他原本持著鋼筆的手開始顫抖。

  他飛快而暴躁地將面前的報表掃落在地,拿起一張全新的白紙,開始描繪出一個形象——那是一個中年男子的肖像,有著山羊的犄角,還有一雙詭秘的瞳孔。

  因為沒有顏料,比爾直接咬破自己的手指,為男子的眼睛染上猩紅。

  這是惡魔的肖像!

  “嗬嗬!”

  完成這一切后,比爾抓著自己的咽喉,口吐白沫地癱倒在椅子上。

  過了良久,他恢復過來,好像忘記了這件事一樣,將肖像畫隨意塞進某堆文件,整理書桌,去到臥室睡覺。

  真正的恐怖,根本沒有被封鎖。

  而是通過另外一種詭秘的渠道,重新傳播了起來!

  任何看過惡魔肖像的人,都會沾惹詛咒,無一例外!

  此時的蘇魯與羅德,還根本不知道這一點。

  七天后。

  蘇魯走進某間私家偵探所。

  “你好,請問有什么可以幫助你的么?”

  在前臺,一個金發碧眼的秘書接待了他。

  “我來找法蒂瑪·蒙塔里偵探,我跟她預約過了。”蘇魯說道。

  “是波特利先生嗎?蒙塔里偵探在辦公室等你。”女秘書恍然道,將他帶進某個辦公室。

  厚厚的文件堆滿了辦公桌,桌后坐著一名赤紅色頭發、身材高挑的女郎,戴著一副金絲眼鏡,多了些知性的美感:“波特利先生,你來了!”

  此時,她主動起身,與蘇魯握手:“關于你的委托,我們已經有了結果。”

  “說吧!”

  蘇魯坐在沙發上,接過法蒂瑪遞來的文件。

  “波特利先生總共委托了兩件任務,都是尋人任務,但第一件任務,有關碧翠絲·泰勒小姐的下落,我們無能為力,只知道她已經成為了全聯邦通緝的重犯,最近似乎流竄到了聯邦西部……”

  法蒂瑪遺憾地說道:“對方極度危險,我不建議先生繼續追查下去……”

  實際上,為了完成這單任務,已經令她頗有壓力了。

  “那第二個人呢?”

  蘇魯不置可否地問道。

  “基拉·蓋爾斯先生,他最近結束了一次科學考察,正與‘白鳥號’科考船一起停留在波西港,時間不定!他住所的地址在文件內。”

  這件任務倒是十分輕松,畢竟基拉·蓋爾斯先生不大不小算個名人,行蹤可以把握。

  “波西港么?”

  蘇魯若有所思地點頭,這是聯邦最大的貿易港,還有地標性的建筑——高達百米的光明女神紀念塔。

  他看了看文件,露出一絲笑容:“我很滿意你們的服務,這是約定的報酬!”

  說完,他掏了掏口袋,摸出三枚金龍遞了過去:“一枚是碧翠絲的,兩枚是基拉的。”

  “很高興您能滿意!”

  法蒂瑪起身,極為禮貌地將蘇魯送到偵探所門口。

  ‘看起來……我應該先去找基拉·蓋爾斯,獲得靈媒的職業后續,如果實在沒辦法,大不了兼職……’

  ‘碧翠絲真是彪悍,竟然在聯邦的圍剿下,還能堅持這么久……她的實力絕對超出了我的想象,雖然很不好意思,但還是希望她被聯邦直接剿滅,省得我以后麻煩了。’

  蘇魯一邊胡思亂想,一邊回到了玩偶之家。

  突然,他眼神一凝,面露警惕之色,靈感張開。

  玩偶店內空無一人,一個擺放玩偶的柜臺倒下,各種玩偶散亂地布滿一地。

  在門口,幾個警官維持著秩序,周圍還有一圈看熱鬧的行人。

  “怎么回事?”

  蘇魯目光一凝,靈感注意到墻壁。

  那上面,用鮮紅的血液,寫了幾個單詞——‘我們找到你了!’

  “找誰?我?羅德?還是肖恩!”

  他沒有進去表明身份,而是直接離開,到了只有他跟羅德知道的廢棄工廠。

  這里才是他們的大本營,玩偶之家不過一個聯絡點,連肖恩都不知道這里。

  一進大門,他就看到了全副武裝的羅德,眼神一凝:“是來找你的?是什么人?”

  蘇魯恍然想起,羅德前來尼亞市,似乎也不是來走親戚的,而是他在老家有什么麻煩。

  但自己事情就很多,再加上羅德不愿意說清楚,也就沒有細問,反正八成跟某個邪惡組織有關。

  現在看來,羅德惹下的麻煩不小,人家都追到了這里。

  “是黑死社!”

  羅德正在給獵槍上彈藥,聞言以一種緩慢的語氣回答:“那是一群認為死亡是最終歸宿、喜歡傳播疾病與瘟疫、制造駭人聽聞慘案的瘋子!”

  “我搗毀過幾次他們的分部,那張魔法書頁以及后來的厄運者儀式,就是那時候奪來的。從一本名為《死之祭典》的書上……”

  “他們崇拜死亡,《死之祭典》是他們的圣物,因此好像鬣狗一樣對我追逐不休……想不到,最終還是追到了這里。”

  “這是我的事情,我自己解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