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54章 真正的恐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蟲之繭’!

  這就是畫廊的名字。

  因為出了可怕的事故,整間畫廊已經被封鎖,附近有警官巡邏。

  馬車停下,羅德與蘇魯跳了下來,望著漆黑中的建筑,都有些心悸。

  “記住……不能看那副被詛咒的油畫!如果你記住了惡魔肖像……或許下次那詛咒就找上你了!”

  羅德拿出兩條黑布,將眼睛蒙住,剩下的一條給了蘇魯。

  “這種裝扮,更像惡魔獵手了!”

  蘇魯吐槽一句,蒙住雙眼,靈感勃發之下,仿佛雷達掃描,周圍十米物品的輪廓清晰出現在腦海里。

  “雖然這里的詛咒之靈不是來自深淵的真正惡魔,但也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惡魔職業者所布置!”

  羅德抽了抽鼻子:“哪怕對方已經離開很久,我依舊從空氣里嗅到了濃烈的惡魔氣息!”

  “為什么,你覺得那個惡魔職業者已經離開?”蘇魯問。

  “因為如果對方還在的話,我體內的惡魔之力已經開始本能地顫栗了。事實上……現在我還真有一點感覺。”羅德誠懇地回答:“還有問題么?”

  “沒有了!”

  兩人看到警官那邊也與希玲女士的管家交涉完畢,立即一前一后地沖進畫廊。

  塵封的門扉被打開,蘇魯立即感知到了里面的恐怖。

  “還好,環境沒有徹底被改變與封閉!”羅德深吸口氣:“我們進去?”

  詛咒之靈的特點,就是一旦被洞悉殺人規律,普通人都有可能生還,因為它只是一段死板的程序。

  但不排除惡魔程序員突然篡改規則,或者自身突變的可能。

  對蘇魯與羅德而言,此時的風險還算勉強可以接受。

  他們一步跨入畫廊之內,周圍環境頓變,外界的一切喧囂俱都化為沉寂,仿佛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這是靈體都有的,影響周圍環境的能力。

  而根據獵魔手冊上的記載,最危險的靈體,甚至能在靈界中就將普通人的靈魂吸引過去,制造慘案。

  迷蒙的黑暗中,走廊長長,似乎看不到盡頭。

  因為不知道哪幅油畫受到了詛咒,他們兩個都蒙著眼睛,但并不影響什么。

  蘇魯是純粹以靈感代替了視覺,而羅德似乎受過專門的訓練,靠著一根手杖就確定周圍地形。

  “跟我來!”

  蘇魯一馬當先,飛快檢查著周圍。

  雖然靈感無法細致到周圍的一切都清清楚楚,但大體的地形與障礙物都在他眼前纖毫畢現。

  甚至墻壁上的油畫,如果他集中精神,都可以看到一些輪廓,不過他肯定不會故意尋找詛咒,讓其上身的。

  跟那么一個靈體交手,并不是好玩的事情。

  轉過一個彎道之后,蘇魯忽然嘆了口氣。

  在他的感知之中,前方數米處,地上躺著一具尸體。

  “血腥味?死人?”羅德抽了抽鼻子:“希玲夫人?”

  “是她!”

  馬車的速度,怎么趕得上靈體穿行?兩人對此早有心理準備。

  只是此時的希玲夫人,再也沒有了之前的美艷感覺。

  她美麗的眸子完全失去色彩,頭顱與身軀分離,鮮血在尸體之下流淌大片。

  “現場的油畫是哪一張?看介紹,千萬不要看油畫本身!”羅德沉聲道。

  “這個展廳是……”

  蘇魯靈感外放,找到了銘牌介紹:“畫家羅伯特的作品——黃昏中的男人!”

  “這幅油畫被詛咒的可能性很大,走吧!”

  羅德手杖敲地:“確定詛咒源頭,我們可以交任務了,剩下的事情,可以讓女神教會接手……”

  “等一等!”

  蘇魯這時,卻是又有了發現:“那邊……還有人!”

  他腳步一轉,來到另外一個展廳。

  在中央,有著一個少女,他十分熟悉的少女——莫麗!

  此時的莫麗·艾波模樣很糟糕。

  或者說,她已經是一具尸體了。

  并且,雙目被挖,五官流出黑色的淤血,雙手掐著自己的脖子,舌頭吐得老長。

  “她手指上有血……是她自己挖掉了自己的眼睛,刺破了自己的耳朵,最終掐死了自己……”

  蘇魯感覺到一陣惡寒。

  能擊敗一個人最本能的求生意識,這簡直超出了他的想象。

  “呵呵……我嗅到了硫磺的味道,還有蠟燭燃燒、精油熏香……她在進行某個儀式?”

  羅德忽然冷笑。

  “的確……”

  蘇魯觀察了下,發現的確有著其它布置:“這是怎么回事?”

  “很明顯……這個畫廊之中,不僅僅存在一個恐怖!”

  羅德道:“她來這里,應該是為了那副‘黃昏中的男人’,解開上面詛咒之靈的封印,為了詛咒某個人,比如你!但是……詛咒之靈不是普通人與低階超凡者可以操縱的,她失敗了,詛咒之靈突破封印,卻開始瘋狂地殺人,為了自救,她舉行向惡魔祈禱的儀式!然后,就是你看到的這樣……”

  “她或許看到了……真正的惡魔!”

  惡魔等同于邪神,不可直視,甚至它的深淵之語,對于低階超凡者來說,也是極端恐怖的事物。

  “這個小女孩,真是中大獎了,她一定是厄運之神的眷者……如果有這尊存在的話。”

  羅德補充了句:“你一直在尋找她,希望她解答你一些疑難,可惜她也死了!”

  雖然靈媒可以令死人說話,但蘇魯此時絲毫沒有這種想法。

  縱然莫麗能成功通靈,她的靈也必然被惡魔污染了,通靈就是找死。

  蘇魯完全可以想象當時的場景——女孩被困在畫廊之內,面對不斷殺人索命的詛咒之靈,不得不向惡魔祈求,原本只是祈求庇護,但深淵中那偉大的、不可名狀的存在,這次竟然如此慷慨,展露了真容,或許還伴隨著恐怖的、污染的低語,被七神及其信徒稱之為‘污穢之語’、‘深淵低語’的東西!

  那莫可名狀的恐怖,直接鉆進了少女的大腦,摧毀了她的理智,即使采取一些封閉五官的自救手段也無濟于事。

  最終,她自己掐死了自己!

  縱然是蘇魯,乃至其它超凡者,碰到這樣的情況,同樣得栽!

  “明明只是一個最普通的祈禱儀式……”

  蘇魯有些不可置信地喃喃著。

  “誰知道呢?惡魔又不會跟你講道理!”

  羅德聳了聳肩膀,深淵惡魔本來就是不可理解的存在:“現在,這個地方的危險程度已經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們必須馬上離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