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51章 靈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畫廊內鬧鬼?”

  蘇魯低頭,仔細想了想:“你認為這跟莫麗有關?”

  “有可能!”羅德謹慎地表達了自己的意見:“或許對方在進行什么危險的儀式……比如……詛咒你!”

  蘇魯臉色一垮,回想起當初與莫麗的交往,又有些不寒而栗。

  如果那都是對方的掩飾,藏得未免太深了。

  “所以……必須去實地考察!”

  蘇魯深吸口氣:“那還等什么?我們出發!”

  “因為要對付的可能是詭異的詛咒之靈,當然需要做些準備,你呢?”羅德望著蘇魯。

  雖然蘇魯是對付靈體的專家,但詛咒之靈的恐怖,甚至還要超越上次的二階惡靈!

  “我的準備,都在身上了!”

  蘇魯笑了笑,瞥了眼屬性欄上的經驗值:

  這是他跟著羅德出了幾次小任務所得的收獲。

  而通過這幾次嘗試,他也總結出了屬性欄的經驗值獲得準則:

  第一,必須實力相等或相近,這個以他本身的實力為標準,也就是說,一開始剛剛獲得屬性欄那會,通過大量屠殺普通人類能獲得經驗值的話,此時就要銳減不少了,必須干掉超凡生物,或者唐納德那樣普通人中的頂尖,才能獲得較為豐富的經驗。

  其二,就是目標必須是有敵意者,當然,如果擊殺的話就沒這么多要求,但都要殺了人家,還對自己沒有敵意,也不太可能。

  至于第三點,則是最后一擊必須自己動手,距離不能太遠,即使合作擊殺,貢獻或者說傷害輸出必須超過一定的比例,否則同樣顆粒無收。

  最后,一些特殊的物品,比如蘊含能量的魔法書,通過閱讀也能獲得一定經驗,但普通的書籍就不行,哪怕記載了一點超凡知識!

  這就讓蘇魯很無語了。

  因為這個規則,跟他玩的網游經驗值懲罰規則很像。

  你說一個已經穿越的金手指,還保留著原本的規則是什么意思?

  不過,無論怎樣,通過這段時間的收獲,他還是積攢起了100的經驗值,可謂非常不容易了。

  ‘要對付詛咒之靈,必須依仗靈媒的手段!就是不知道適合靈壓還是適合靈刺?總之可以先留著,臨場晉升,以防備什么突發狀況……’

  “那好,我們先去拜訪一下幾位幸存者!”

  羅德頜首道。

  不先去傳聞有厲鬼出沒的畫廊,是因為那里肯定很危險,必須先進行情報的搜集。

  郊區,別墅內。

  照例是假證件開路,蘇魯與羅德見到了這次靈異事件的幸存者之一,希玲夫人。

  她擁有一頭翠綠色的微卷長發,酥胸高聳,腰肢纖細,穿著一身大紅的連衣裙,美麗的臉龐上卻有著滿滿的恐懼與疲倦之色。

  “您好,夫人,我們是聯邦調查局的探員!有關這次的畫廊事件,有些事情想要詢問一下。嗯……只是一些具體的細節!”

  羅德晃了晃手上某本黑色封皮的證件,從容不迫的樣子,令蘇魯差點以為他是個真貨。

  “你們問吧!”

  希玲夫人望了一眼周圍的六個黑衣保鏢,點點頭。

  這位夫人是大貿易商艾斯貝·米利亞的妻子,在畫廊受驚之后,立即揮霍重金,聘請了大量的保鏢與私人偵探保護。

  光是從安保方面來看,已經算是頂尖了——對普通人而言。

  蘇魯心里暗自評價,看到了幾個保鏢臉上明顯的警惕之色。

  “很好!”

  羅德一本正經地掏出筆記本:“您說您遇到了鬼魂,能具體描述一下么?比如……它的形象?”

  “它……它……”

  希玲夫人臉龐頓時浮現出迷惘:“我忘了……”

  頓了頓,又補充道:“但我知道,是怨靈殺了雷德、波西頓……還有小夏亞……當著我的面,光明女神啊,小夏亞是個很有禮貌的孩子,他才七歲……不!它一定會來找我的!它一定會來找我的!它的模樣……很重要!非常重要!”

  希玲夫人抱著頭,有些歇斯底里的征兆。

  ‘奇怪啊……難道那只詛咒之靈沒有具體形態?不……看這個樣子,希玲夫人應該見過它,只是又詭異地遺忘了,鬼魂獨有的能力么?’

  蘇魯心里默默感嘆。

  “兩位先生,抱歉……”

  這時候,一位女保鏢站了出來:“我的雇主現在很疲倦,她需要休息與靜養!”

  這個女保鏢穿著一身黑色緊身裝,身上肌肉一塊塊隆起,仿佛準備狩獵的雌豹,眼睛里充滿對陌生人的警惕。

  看得出來,她有些懷疑羅德的身份。

  “好的,好的,不要緊張!”羅德攤開雙手:“我們這就走……但是夫人,如果您回想起了什么,請一定不要忘記告訴我們!”

  “好的!”

  希玲夫人臉色仍舊蒼白,卻好了一些,疲憊地躺在椅子上,揮手讓女仆送客。

  就在這時,一名管家模樣,穿著燕尾服的中年男子快步進來,神色慌張:“夫人……我們剛剛得到消息,吉爾伯特先生突然逝世了!”

  “什么?”

  羅德與蘇魯對視一眼。

  這個吉爾伯特,也是畫廊靈異事件的幸存者之一,他們計劃中的下一個拜訪對象。

  “女神啊……吉爾伯特,他是怎么死的?”

  希玲夫人哀嘆問著。

  “在密閉的房間內,詭異地被殺害了……”

  管家臉色同樣有些蒼白:“根據偵探傳回來的消息,他死前還在驚呼……厲鬼,真正的怨靈!”

  吉爾伯特先生是希玲女士的好友,這次一同參觀畫展,一同遭遇襲擊,只是財政狀態不太好,希玲女士還借了一位私家偵探過去當保鏢,這才第一時間收到消息。

  “女神啊!”

  希玲夫人再次尖叫:“我要去教會,我要去光明大教堂!”

  “夫人!如果是針對性的連環殺人案的話,這種時候轉移,正好給了兇手機會!”之前的女保鏢建議道。

  同時她眼神一閃,幾個保鏢就將羅德與蘇魯隱隱圍住。

  “嘿……聽我說,我們沒有惡意!”

  羅德雙手上舉,表示沒有危險:“我們是來幫你們的!”

  “但我越來越覺得,遇到了兩個騙子……或者……”

  女保鏢眼神一冷:“你們就是兇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