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49章 巧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尼亞市,某間偏僻的小鋪內。

  明亮的陽光透過門扉與窗戶灑入,映照出木柜上層疊擺放在一起,錯落有序的玩偶。

  它們有的擁有夸張的紅鼻子與小丑的裝飾,有的則是金發碧眼,穿著公主裙,還有的干脆就是各種可愛的小動物。

  在店門招牌位置,‘玩偶之家’十分醒目耀眼。

  沒有錯,這是一間玩偶店!

  蘇魯坐在柜臺后面,滿臉百無聊賴之意:“真沒想到……加蘭竟然是個做手工娃娃的!”

  雖然這些木偶很精致漂亮,但價格就不那么美麗了,最低的一個也要一個銀鷹,導致往往開門一天都沒有幾個生意。

  因為沒有招聘到符合心意的店員,蘇魯此時不得不擔任臨時店長的職責,在這里看店。

  實際上,他同樣是在這個聯絡點等待女神教會的任務,這才是兩兄弟這段時間收入的主要來源。

  自從那次事件過后,蘇魯又跟著羅德出了幾次任務,沒有總是碰到不幸,都比較順利地解決了。

  由此不僅獲得了豐厚的收入,還有難得的實戰經驗。

  “事實證明……在如今時期,各種超凡事件爆發得并不是特別劇烈,或許是因為剛剛看到了黎明曙光的緣故?”

  蘇魯暗自猜測著。

  這幾天中,最讓他無語的,就是某個自稱惡魔信徒,實際靠著發展教派坑蒙拐騙的家伙。

  那就是個徹頭徹尾的騙子,弄了一堆似是而非的儀式,并且,沒有絲毫超凡之力干預的痕跡。

  真別說,對方賺得實在不少,連他都狠狠動了心思。

  在幾次出任務中,蘇魯對于靈媒的能力也越發掌控自如,算是合格的通靈者了。

  “但是,一階的超凡者,本身實力并未超出某個界限,并且,有著各自的專長,比如靈媒擅長對付靈體,卻不擅長對抗其它超凡者……獵魔人強在體魄與抗性,有一定制作神奇物品的能力,材料限制是惡魔相關的那種,效果也有時限性……根據羅德所說,如果晉升成三階的獵魔專家,他就可以利用惡魔材料,制作能長久存世的神奇物品,四階的獵魔大師更是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進行‘定制’……”

  可惜,對方距離三階都相差甚遠。

  蘇魯知道,職階越往后,晉升困難就越恐怖。

  此時的他,除了每天當一條咸魚之外,就是打探基拉·蓋爾斯與碧翠絲的消息。

  可惜,至今仍舊一無所獲。

  掃視了一眼店門,確定沒有顧客之后,他打開一本黑色封皮、形制古樸的筆記本,開始獵魔知識的學習。

  這是波特利先祖們在狩獵魔物之時留下的筆記,對于提升神秘學領域的知識,特別是惡魔學方面很有幫助。

  此時,蘇魯就翻到了新的一頁:

  “詛咒之靈!一種特殊的靈體……它們生前或者善良、或者邪惡,但無一例外,受到了特殊存在的注視與詛咒,或者由于某些無法解釋的影響,發生了形態的質變!”

  “詛咒之靈不在靈界游蕩,而是本能地向往現實世界,按照某種規律殺人,將死亡與恐怖在人間傳播……”

  “真正的詛咒之靈,無法被消滅,無法被驅逐,懷疑與影響它的源頭有關,只要‘源頭’仍然存在,它們就是真正的不死不滅,將災難帶給人間……”

  現在這份筆記的內容,來自蘇魯這具身體的某個祖先。

  對方在諸神黃昏時期成了一名偵探,暗地里調查黑暗生物的行蹤,這就是他在經歷了某一次死亡率極高的詛咒之靈襲擊后留下的。

  “要注意!詛咒之靈即使被消滅,也一定會重生……它只能被各種手段限制,卻無法被徹底抹去!我懷疑這里面有高位格存在的影響……比如惡魔!”

  在末尾,還有這位先祖用力的注釋,最后幾個字母異常潦草,劃破紙張。

  “詛咒之靈?其實不就是厲鬼與詛咒么?”

  蘇魯笑了笑,往后一翻,發現字跡已經換成了另外一個人的:“哈米西還是死了!用皮帶上吊自殺,跟他當初所經歷的那場詛咒中的死者一模一樣,他以為自己逃脫了死亡的厄運,沒有想到,對方只是遲來了十三年!”

  這一行字跡工整,一絲不茍,卻給蘇魯帶來從心里蔓延的冰冷寒意。

  不僅是厲鬼與詛咒的可怕,還有波特利家族這些祖先們的絕望與瘋狂,都仿佛在這本快要散架的筆記本中浮現出來。

  他瞥了眼屬性欄,發現獵魔學識赫然已經提升到了LV4!

  “整個波特利家族的傳承,如果不就職獵魔人體系,獵魔學識到LV4應該就是極限……因為所有的筆記我都看完了,現在論對惡魔的了解,我或許比羅德還出色……”

  蘇魯自顧自地想著,對于筆記上提及的詛咒之靈很感興趣。

  作為一個靈媒,與各種靈體打交道是職業本能。

  當然,這種詭異而可怕的詛咒之靈,就有些嚇人了,最好還是要在保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進行研究。

  噔!噔!

  聽到兩個腳步聲從外面進來,蘇魯將書收好,剛剛換上一個職業化的笑容,神情就忽然怔住。

  進來的兩個,都是他的熟人,但他想不到會在這種情況下重聚!

  “蘇魯,我找到一個還算不錯的雇員,懂文字,會計算,能做報表……比之前那些聰明多了,咦?”

  羅德帶著一個人進來,看到蘇魯張大嘴巴,盯著他帶進來的人手。

  “蘇魯!”

  來人長相不敢恭維,此時卻興奮地上前,給了蘇魯一拳:“我以為……我以為你趁著入職前這段時間去旅游了!”

  “肖恩,很高興再見到你!”

  蘇魯嘴角抽動,勉強笑了笑,看向羅德:“怎么回事?”

  什么時候,大學生都淪落到玩偶店打工了?這又不是前世大學生比狗還多的時代。

  “原來你們認識?”

  羅德死板的臉孔沒有多少表情:“這家伙主動找上門來的,我在咖啡館面試了下,覺得還行,就帶過來了。”

  “那你呢?”蘇魯看向肖恩。

  此時的白鷹聯邦,大學文憑很是值錢,至不濟也能在大公司找到一個普通職員的工作,怎么會淪落到這份上?

  “哦……那真是噩運啊!”

  肖恩被問到這個,幾乎要哭出聲來:“我參加了十幾個面試,好不容易進了一家跨洋貿易公司,結果幾天不到,公司就倒閉了……當然,也不是沒有其它工作機會,但我覺得,我還是更適合上學,所以準備到學校繼續深造,這需要考試,我需要一個安穩的環境復習,一份能養活自己的薪水……然后,我就看到了令兄在報紙上刊登的招聘啟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