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36章 厄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獵魔人職業……”

  聽到羅德詳細述說家族職業的黑暗與恐怖,蘇魯登時無言。

  如果說之前他還對家族傳承有興趣的話,現在卻是避之不及了。

  ‘不論是走獵魔人道路,還是墮落的道路,一開始都必須與深淵惡魔契約……呵呵……’

  這種一看位格就很高,還是邪神的家伙,跟它契約了能有好果子吃么?

  更不用說,正統的獵魔人道路,后期自己都無法壓制體內的惡魔之力,需要其它神祗出手!

  被強大存在契約一次還不夠?還要再來一次,不怕靈魂撕裂么?

  “等一等!”

  蘇魯忽然打斷了羅德的敘述:“你之前說……老家伙他,通過儀式,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

  契魔者需要的儀式名為‘凝視深淵’,是一個與惡魔契約的過程。

  當然,普通人哪里有可能與惡魔本尊契約?不過是跟惡魔所在的位面,俗稱深淵的地方契約,獲得一絲力量而已。

  這樣的儀式異常危險,唐克斯之前就失敗過一次,搭上了自己的妻子。

  現在看來,他又搞出了什么幺蛾子。

  “沒有錯!父親他……一直很自責,覺得上次失敗的儀式中,深淵奪走了我們的母親!”羅德神情悲痛:“他一直希望能將母親找回來,所以通過一些研究,擅自更改了儀式的效果……最后儀式到底成沒成功我也不能肯定,但他有可能去了深淵,惡魔真身所在之地!”

  ‘也有可能是儀式真的失敗,被炸得尸骨無存了……’蘇魯暗自嘆息一聲:‘即使成功了,去了深淵,難道惡魔會這么好說話?不……或許他還沒見到惡魔,就會死于其它危險……’

  當然,在羅德跟他而言,還是愿意保留這樣一個希望。

  唐克斯沒有死,而是去了深淵,為了復活妻子與惡魔戰斗。

  兩人都沒有說話,場面一時陷入沉默。

  蘇魯率先開口:“所以……你既希望我成為職業者,又不希望我走獵魔人的道路!”

  “是的!”羅德深沉地點頭。

  ‘正好,我也不想走那條!’

  蘇魯深吸口氣:“那么……你手上還有其它職業,或者說,一階職業的信息么?”

  提到這個,羅德的臉色似乎有些尷尬:“呃……自從父親走后,我努力地鍛煉,正式晉升成為了二階的獵魔人,并且積極展開行動,打擊過不少惡魔眷屬與黑暗勢力……其中危害最大的就是那個崇拜死亡的隱秘結社,除了一頁魔法書戰利品之外,最近我的確獲得了一點殘缺的職業信息,只不過我看不太懂,還是要你研究!”

  “殘缺的?”

  蘇魯心里疑惑,望著羅德打開一直提著的黑色箱子。

  里面有造型猙獰的砍刀、飛爪、繩索等工具……蘇魯甚至還看到了一柄左輪手槍。

  羅德翻了翻,找出一張黑色的紙頁:“就是這個!”

  蘇魯接過看了看,神情一動。

  紙張上用的是古希伯語,描述了一個名為‘厄運降臨’的儀式,效果是可以讓一階的學徒獲得體質上的改變,更加親近死亡與厄運的力量,晉升成為二階的厄運者!

  ‘厄運者職業?這不是尸姬創生提升的需要前置么?果然是一個社團中出來的東西,一脈相承啊!’

  蘇魯此時才知道,這個厄運者職業,竟然是二階的。

  “這上面只有二階的信息……一階的學徒呢?該如何就職?”他看著羅德。

  “不知道!”羅德撓了撓腦袋:“要是知道,我就直接給你了!”

  沒有等蘇魯開口,他立即續道:“不過……學徒與士兵,是兩大最廣泛的職業流派,一些大點的勢力,比如七神教會,還有聯邦政府當中,肯定有收藏!以我們波特利家族與光明女神教會的關系……呃……我是說歷史上的良好關系,通過一定的交易,獲得學徒的晉升應該并不難!”

  ‘這意思就是說,我根正苗紅,容易過政審?’

  蘇魯暗自翻了個白眼:“但是……如果有教會的路子,我直接加入進去,肯定有更好的職業傳承,至少到四階大師都不愁的那種,為什么要走這種黑暗的道路?”

  這個厄運者職業,怎么看怎么跟凱瑟琳的邪惡職業有得一拼。

  而從光明女神教會對待這種超凡者的態度來看,絕對稱不上友好。

  按照蘇魯的想法,與其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不如就職一個光明向善的,起碼也要法師那種中性的職業。

  一個人與教會乃至整個世界為敵,并不好玩。

  ‘這就是對待職業道路的鄭重!前世如此,想不到這個世界也一樣……’他心里默默追加吐槽了一句。

  “抱歉……我沒有考慮到。”

  羅德一拍腦袋:“的確……那個隱秘結社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東西,只能像下水道的老鼠一樣躲在黑暗當中,并不算什么好職業!但是……縱然你能順利加入教會,獲得認可,想要積累足夠的功勛也并不容易,聯邦政府同樣如此……并且,我的想法是,如果你選擇了這種死靈系的施法者職業,或許未來在對付碧翠絲上,有著一點幫助!”

  ‘對了,還有碧翠絲,我差點將她忘掉了……’

  蘇魯一怔。

  如果自己成為死靈系法師,的確在克制對方上有著一定加成。

  如此看來,成為厄運者似乎并非不可以接受?

  但關鍵還是要先弄到一階學徒的信息,這是二階厄運者的前置,不先成超凡,根本無法考慮晉升的事。

  “我……還需要再考慮一下!”

  蘇魯給出了謹慎的回答。

  “嗯,有關你未來的超凡道路,的確需要好好考慮,職業體系很復雜……我只能說,千萬要謹慎,不要貪圖一時的順暢,徹底斷絕了未來的道路!”

  羅德頜首:“你最近已經不用上課了,對吧?”

  “是的,怎么了?”

  蘇魯有些疑惑。

  “那我要找一個地方,培訓你一段時間,將家族缺失的教育補上!這對你以后很有用!”

  羅德嚴肅地回答。

  那就是還要補課的意思?

  想到對方那箱子中還有類似刑具的物品,蘇魯不由頭皮一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