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33章 恐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餐店內。

  望著面前這個身體的哥哥,蘇魯神色復雜,眸子上下打量。

  與遺傳了母親容貌的原主不同,這個羅德更多地遺傳了他們父親唐克斯·波特利的面部特征,棱角剛毅,略顯陰沉的鷹鉤鼻下,厚實的嘴唇經常緊緊抿起,綻放出堅毅的表情。

  此時,對方正毫無形象地大口開闔著,將牛肉漢堡塞進嘴里,骨碌骨碌地吞下咽喉——幾乎不用咀嚼。

  “你……幾天沒吃東西了?”

  這種狀態,令蘇魯聯想到了餓死鬼,或者在公園里游蕩數天的流浪漢。

  “兩天一夜……現在長途蒸汽列車的坐票很難買,而列車上供應的食物又太貴了……”

  連吃了七個巨無霸漢堡之后,羅德·波特利又灌了一大杯橘子汁,終于滿足地嘆了口氣:“從接到你的信開始,我就立即趕來……”

  “很抱歉……我的麻煩已經處理完了!”

  蘇魯聳了聳肩膀,內心有些遺憾。

  如果這個羅德再早到一天,他或許就會做出完全不同的選擇。

  “是么……看來我遲到了!”

  羅德點點頭,又上下打量了蘇魯幾眼:“嗯……小不點長高長壯了!我想說的是……再次見到你,真好!”

  他臉上努力擠出一絲柔和的笑意,看得出來,他已經盡力了。

  ‘算上原主與家庭決裂,我已經四年沒有回去過了吧?’

  蘇魯的表情一下變得悵然:“老家伙……他怎么樣了?還有,為什么你之前要給我寄信?信里面的那東西……又是怎么回事?”

  因為周圍人很多,他沒有直接說出黑魔法書頁的名字。

  “他……不好,很不好!”

  羅德的動作一滯。

  “出了什么事?”

  你可不要說咱的老父親失蹤了,這會讓我聯想起某個美劇。

  蘇魯暗暗腹誹,旋即就聽到了羅德刻意壓低聲音的回答:“他……嗯……怎么說呢?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通過你知道的那個手段!”

  “我知道的,那個手段?”

  蘇魯的手略微有些握緊,眼前似乎浮現出一片火海。

  那是原主記憶中最深沉痛苦的畫面,唐克斯晉升職階的失敗儀式!

  即使只是一部分記憶,他的身體也不由微微顫抖,臉頰抽搐:“看來……我們需要好好聊一次!”

  “沒問題!”

  羅德用餐巾擦了擦嘴:“我們之間,的確應該好好談一談了……并且,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

  他很自然地起身。

  蘇魯瞥了瞥他的口袋,干脆地自己去結帳了。

  郊外一片空地上。

  四周空蕩蕩的,什么也沒有,視野極為開闊。

  蘇魯與羅德一邊走,一邊敘說著各自身上發生的一些事情。

  因為那一頁黑魔法書就是羅德給的,蘇魯沒有隱瞞,將之后發生的一切都說了出來。

  嗯,除了自己穿越與金手指的秘密,那是不可能泄漏的。

  重點就是異變的碧翠絲,還有被圍剿的凱瑟琳。

  羅德神色肅穆,踱了幾步,開口道:“那個凱瑟琳,按照你的描述,很像影縛者,這個職階的超凡者能通過影子做到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但并不難對付!只是很邪惡,因為他們操縱的影子,需要奪取自別人!”

  “那是對你而言……”蘇魯陰沉著臉。

  他感覺得到,這個哥哥很強,不論力量還是體質,都在自己之上,之前那個擁抱幾乎令他骨骼都隱隱作痛,絕對稱得上‘非人’等級。

  “是的……無論哪個職業的超凡者,對普通人而言,都異常危險……你的處理很對!”

  羅德溫和地道:“至于那個學校董事,我會找他談談,不會有多余的麻煩來找你的。”

  聽到這句之后,蘇魯立即安心了許多。

  但羅德的神色卻是前所未有地鄭重起來:“最關鍵的……是那個尸姬,碧翠絲!她恐怕真的異變了!”

  “具體的呢?”

  “我給你的魔法書頁,的確是一份戰利品,來自某個崇拜死亡的秘密結社……當然,我古文不行,并不能完全解析上面的文字,只是覺得比較重要,因此讓你幫我看看。”

  羅德道。

  “如果沒有那份魔法的話,或許我早就被當成殺人犯抓起來了……”蘇魯搖搖頭。

  上層人知道超凡之力,但辦案的底層警官可未必知曉,縱然自己所說的引起了上層注意,但當時那種情況,又有幾個好心人會來拉一個素不相識的窮小子一把?

  蘇魯向來不喜歡將這種希望寄托在別人的善心之上。

  “我并不是說你處理得不對,只是……很不正常!”

  羅德眉頭緊皺,停住了腳步:“那種黑魔法……按照道理而言,你一個普通人不論怎么施展都是注定失敗的下場……但是,因為對象的特殊,再加上你使用月亮作為儀式力量的來源,出現了某些異變。”

  蘇魯回憶著當時情況,的確,若沒有屬性欄,他根本學不會尸姬創生這個技能。

  縱然學會了,失敗率也很高。

  最后能夠成功,完全是因為某個未知的力量幫了一把。

  “那個少女……碧翠絲,你說凱瑟琳很在意她,從對方經常獻祭少女來看,應該屬于體質十分特殊的一類人,這類人如果在光明女神的教會,或許會被培養成圣女……而在某一些邪神看來,是十分不錯的降臨載體!”

  羅德的接下來話語,令蘇魯面色驟變:“你是說……某個邪惡的存在干擾了我的儀式,令碧翠絲成為了祂的‘祭品’?或者‘化身’?”

  “就是這樣,但是……你是儀式的主祭者,這點沒有改變,這種神秘的牽扯與壓制,會令儀式產物反噬,殺了你,她才能真正自由,或者說,完全歸屬于某一尊存在!”

  “那她為什么沒有殺我?”蘇魯心中一寒,追問道。

  “儀式與祭典,是很神秘與復雜的事情……我只能說一些猜測!從你事后還能勉強控制那個尸姬來看,當時對方雖然被影響了一點,但并不能爭奪你的控制權,換句話說,那個存在令儀式成功,只是種下了一顆種子!”

  “種子?”

  “可能是因為諸神黎明剛剛開啟的關系,正神都在沉睡,邪神也無法輕易蘇醒與降臨……所以只是種子!”

  羅德道:“但種子終究會成長,那個尸姬受到死亡的眷顧,實力肯定會飛快增長……超過一定限度之后,必須要通過某個儀式,殺了你這個‘原主’,才能晉升成為真正的‘恐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