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27章 謀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但是……你逃過了,不是么?”

  凱瑟琳的聲音變得尖銳起來:“還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救下了碧翠絲……你知不知道,她對我而言有多重要!?”

  看來,這位‘女巫’也不能完全掌控黑影,做到實時監控。

  蘇魯心里驟然一松,臉上卻展露出憤怒的表情:“這也不是你之前試圖謀殺的理由,還想要嫁禍給我……并且,昨晚又發動了一次襲擊,我可以視為這是對我,對我身后勢力的宣戰!”

  不要看咱是個孤家寡人,咱背后也是有人的。

  獵魔人世家出身的蘇魯自我感覺良好地想著。

  “昨晚的襲擊……正是我今天找你的原因!”凱瑟琳盯著蘇魯:“你從哪里找到的古拉姆文?要知道,愚人往往會貪昧下不屬于他的東西,由此帶來災禍。”

  ‘果然是這個……’

  蘇魯心里嘆了口氣。

  莫麗那個小糊涂蟲,果然一回去就告密了。

  即使只是無心,也足夠害死人,再說,也未必是無心!

  “那是我家族傳給我的,有什么問題?”

  蘇魯當然不會承認下水道的一切,直接說著。

  “你的家族?”

  凱瑟琳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狐疑。

  “是的……你可以去查,波特利家族,侍奉光明女神的超凡世家!”

  蘇魯表現得十分胸有成竹。

  實際上,如果凱瑟琳真的花了大量的時間與精力下去,就會發現雖然的確有這么個波特利家族,但已經衰敗到極限,這一代更是只有寥寥數人而已。

  “我會去查探的……如果證明一切是真的,我會為昨天晚上的事情表示‘歉意’!”

  凱瑟琳沖著蘇魯眨了眨眼睛。

  驚人的魅力,令蘇魯都有些看直了眼。

  這已經不是普通的美麗了,而是涉及超凡方面的精神吸引。

  想到這里,他內心更加警惕,表面上卻現出一點標準的豬哥相——感謝肖恩,這方面只要跟著他學就對了。

  ‘不行,必須馬上動手!’

  目送凱瑟琳離開,蘇魯的神情立即陰沉下來。

  今天這次會面,結果還算不錯。

  至少,他獲得了許多情報,也用半真半假的消息暫時哄騙住了凱瑟琳。

  但這個女人,肯定不會就此罷手的。

  ‘既然連卡瑟琳都以為碧翠絲沒死,那我就可以直接呼叫官方,打擊邪惡了!’蘇魯長出口氣:‘就是還有一點……碧翠絲身上,有什么凱瑟琳必須得到的東西么?或者殺了她,對凱瑟琳有什么好處?’

  蘇魯望著不遠處的行人,有些疑惑。

  此時,他早已完成學業,最遲七月底就要被趕出學校,沒什么課程拖累。

  稍等了下之后,直接去了搏擊社。

  “是你?”

  迎接的是安吉麗亞,呈現出明顯的驚訝。

  “我來找你們社長,已經約好了的。”蘇魯面無表情地道。

  “我知道,社長跟我說過,請隨我來!”

  安吉麗亞在前面引路,同時壓低聲音:“昨天你到底用什么辦法說服了社長,今天的搏擊已經取消了。”

  “私人機密!”

  蘇魯嘴角略微勾起一絲弧度,想不到這個唐納德效率還是很高的。

  在搏擊社二層,有一個唐納德的私人辦公室,地方不大,裝修得卻很有格調,在墻壁上懸掛著一個麋鹿頭顱的標本。

  唐納德坐在辦公桌后,手搭著下巴,似乎正在思索什么難題。

  見到進來的兩人,笑了笑:“歡迎你,蘇魯!安吉麗亞,你能先出去一下么?”

  安吉麗亞明顯有些想留下來,但在唐納德的目光注視之下,臉頰略微一紅,退了出去。

  ‘這位女教練,似乎喜歡唐納德這個社長啊……這很正常,畢竟唐納德長得不錯,又有能力!’

  蘇魯無聲地望著這一幕,心里有了猜測。

  紅木房門嚴絲合縫地關好,唐納德起身,拿起邊上的銀色提壺:“要來一杯咖啡么?”

  “謝謝!”

  蘇魯接過杯子,抿了口香醇中帶著點苦澀味道的咖啡:“我們需要好好聊一聊,關于超凡,關于你的老師!”

  這是他們昨夜約定的內容。

  “如果你是想從我老師那里獲得幫助的話,很抱歉……”唐納德做了個愛莫能助的手勢:“我現在也聯系不上他。”

  “昨夜襲擊我們的人,我已經確定了身份,但關鍵是,接下來怎么做?”蘇魯放下咖啡杯:“我可是聯邦的守法公民,不能做違背法律的事情!”

  圣喬治大學可是光明女神教會資助的,背景深厚,蘇魯不信他們鎮壓不下一兩個低階超凡者。

  一旦自己去尋仇,動靜太大,惹出了什么亂子,最后只會是雙輸的場面。

  “這個當然,我們還都是學生呢!”

  雖然肚子里默默腹誹,唐納德還是附和地說道:“我昨晚想了一晚上,單憑我們的力量,無法對付兩個超凡者!必須尋找外援,你有這方面的渠道么?”

  “我或許可以向家里求援,但他們離得太遠了。”

  蘇魯又將家族抬出來嚇人,顯得自己是有背景的。

  并且,隱瞞下了自己早已求援,羅德說不定快到尼亞市的情報。

  這是他一貫的習慣,要給自己留一張底牌。

  “家族?波特利家族么?”

  唐納德敲了敲腦袋,似乎在回憶著什么,旋即化為一縷苦笑:“你說得是……我們不知道襲擊者會不會繼續,所以,必須盡早反擊!我有一些人脈,可以聯系上學校的高層,如果一切順利的話,在下午的時候,就會有好消息。”

  “那真是太好了。”

  蘇魯沒有自己報案,還有一個原因在內,就是說不清楚。

  難道要他去跟警察說,某個女士操縱影子,意圖謀殺自己?恐怕馬上就會被送去做精神鑒定。

  但有著唐納德的渠道,又不一樣了。

  想到這里,他不由望向唐納德:“冒昧地問一句,這是為什么?我總覺得……你太過熱心了!”

  “看來,襲擊者的目標,大概率是你!”

  唐納德笑了笑,抿了口咖啡:“至于幫助你的原因,我說過了,我想要成為超凡者!而這樣的機會并不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