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006章 來杯咖啡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你好,碧翠絲!”

  望著進入的少女,蘇魯率先打招呼。

  不得不承認,碧翠絲實在很漂亮,碧綠色的眸子,柔軟如瀑布一般的長發,小巧而精致的五官,白皙細膩猶如牛乳的皮膚,以及完美符合黃金比例的身材。

  蘇魯內心狠狠鄙視了下自己,卻又不得不承認,大多數男人都是視覺動物。

  至少,看到美女,就會覺得很賞心悅目。

  不過,此時的碧翠絲卻皺著眉頭,臉上帶著高傲的表情:“說吧……將我約到這里來,有什么事?”

  “嗯?”

  蘇魯眉頭一皺:“不是你約的我么?”

  他感覺到一種不對勁,心中泛起一絲隱約的不安。

  “蘇魯!”

  碧翠絲好看的鼻子輕輕上揚:“我跟你說過了,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不要在我面前玩弄這種拙劣的把戲。”

  高傲的少女,蘇魯心里想著,如今的他已經絲毫沒有什么旖旎的念頭,相反,心里的不安越發濃重。

  呼呼!

  從小巧的窗戶之外吹進微風,包廂之門悄無聲息地合上。

  碧翠絲神情略微和緩,坐在蘇魯對面,嘴角泛起一絲玩味的笑意:“算了……跟我說一說,今晚你準備了什么驚喜給我?”

  ‘更不對勁了。’

  蘇魯在心底自語,已經有起身逃走的沖動。

  很顯然,自己與碧翠絲,都是被人誆騙來到這里的。

  而那幕后黑手顯然不會罷手,肯定有著一連串的陰謀在等著自己。

  就在蘇魯略微起身的同時。

  呼呼呼!

  風聲更烈。

  一股冰冷的氣息,從窗外向內蔓延。

  碧翠絲臉上的玩味笑容戛然而止,變成了恐懼,她看到了什么?

  一團流動的黑影,仿佛有著自己的生命一般,從窗外洶涌而入,與搖曳燭光下兩人的影子相連,附著其上。

  ‘動……動不了了。’

  蘇魯的身體瞬間僵住,雖然意識還能思考,卻偏偏無法做出任何動作。

  對面的碧翠絲同樣如此,恐懼的表情凝固,眼眸中帶著哀求之色,就好像一個無聲的雕塑,充滿滑稽的味道。

  但此時,蘇魯一聲也笑不出來。

  突然,他的手不受控制地抬起,抓起餐桌上的西餐刀,用力扎出。

  被影子操控之后,他手臂似乎增加了恐怖的力量,這一刀力道十足,正中碧翠絲的胸口。

  鮮血噴涌而出,碧翠絲臉色蒼白,還是一動不動,瞳孔慢慢變得絕望,最終失神。

  她死了……

  呼呼!

  做完這一切之后,黑色的陰影脫離兩人本身的影子,從窗戶縫隙鉆了出去。

  蘇魯一下可以動作,但卻不知該如何是好,他望著面前倒下的女尸,面無表情:“小姐……要來杯咖啡么?”

  吐槽過后,蘇魯立即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碧翠絲死了,一刀斃命,又過了這么久,血流一地,搶救都來不及。

  由于窗戶外面有柵欄,根本通不過人,因此這就是一起密室殺人案!

  很抱歉的,自己是第一嫌疑人。

  咖啡廳的無數侍應生,都可以作證自己與碧翠絲死時待在一起!自己就是最大嫌疑人!

  難道要他跟別人解釋,是一團黑色的影子控制自己,殺了碧翠絲?那也得有人信啊!

  更不用說,那柄插在碧翠絲心臟位置的餐刀,上面還有自己的指紋呢!

  人證物證俱在,要死要死要死!現在找律師還來得及不?

  ‘黑色的影子……超凡之力!有超凡者跟碧翠絲有仇,還是針對我?’蘇魯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覺得還是碧翠絲吸引火力的可能更大。

  畢竟從剛才的情況來看,自己根本毫無還手之力,若是跟自己有仇,再來一刀,自己就死定了。

  不過那殺人兇手留下自己也不是好意,只是為了讓自己去頂罪而已。

  ‘一畢業就成殺人犯?!這可不是什么好展開……’

  蘇魯對著血泊與尸體,開始考慮善后問題。

  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

  不得不說,作為穿越者,他有著一顆大心臟,此時還能順暢思考:“報警的選項先排除,我根本解釋不了,將命運交給別人決定,是很愚蠢的做法!”

  “潛逃的話,我的努力白費先不說,還不一定能跑的掉,畢竟我只是一個普通人啊!難道向家里求助?這倒是一條路子,但時間來不及……”

  “毀尸滅跡?!算是個辦法,若是找不到尸體,兇殺案就變成失蹤案,能爭取很多時間,但是怎么毀尸?”

  要是毀尸滅跡這么好做,就不會有那么多拋尸案,最后兇徒被繩之以法了。

  想要徹底一干二凈,蘇魯首先就得找一個專門的高溫焚尸爐,這根本不可能。

  “那么……就剩下最后一個選擇了么?將死人變成‘活人’!”蘇魯面無表情地想著:“只要沒有人死,就構不成兇殺了。”

  他來到窗戶旁邊,觀察了一下外界,沒有絲毫異狀,那個兇手或許已經離開。

  想了想,蘇魯拉上窗簾,鎖好房門,將目光盯在屬性欄的技能尸姬創生LV1上。

  使用這個技能,可以將女尸轉化成尸姬,雖然有些自欺欺人,但總比自己成為殺人犯要強。

  他深吸口氣,按照黑巫術上的知識,準備開始描繪法陣。

  尸姬創生需要的材料只有兩種,一個是新鮮女尸,一個是施術者的血液。

  說實話,不說這個低級技能的成功率,即使成功了,后續也很麻煩。

  按照儀式所言,法術完成之時,將會回收所有的血液,至少可以將現在的‘第一兇殺現場’抹掉,至于以后?蘇魯已經顧不了那么多了。

  “畢竟……沒有比這更壞的了,不是么?”

  他拿起小刀,割破自己的手指,又望了望碧翠絲死不瞑目的尸體,在她身上描繪五芒星。

  五芒星,在這個世界的超凡領域中地位很高,代表著死亡與冥界的神秘。

  而根據黑巫術紙頁上的指引,將五芒星的星角對準天空中黑暗星座的位置,將會增加施術者的成功率。

  蘇魯根本沒有學習過星象學,只能胡亂動手。

  不過他靈機一動,將儀式的指向,對準了天空中的月亮!

  月亮,在超凡的象征中,是陰性的代表,與死亡與黑暗也能牽的上邊,許多魔物都喜歡在圓月之時外出狩獵,這是獵魔知識中的內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