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百二十五章 有希望才有奔頭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我為國家修文物

  姑蘇的馬玉川,是長三角一帶首屈一指的房地產開發商,據說,姑蘇排名前十的豪宅小區,至少有一半都是出自他的手筆。<r/

  但馬玉川最有名的不是他有錢,而是他在古玩身上花的錢。<r/

  據坊間傳聞,馬玉川常年輾轉于各地拍賣會,碰上自己喜歡的古物件,常常是一擲千金,他每年用于購買古玩的錢,都高達兩個億。<r/

  此外,馬玉川還在姑蘇頂級豪宅區金雞湖畔,專門給自己建了一棟五層高的樓,取名“百川樓”,里面收藏著數百件難得一見的珍寶古董。<r/

  當然了,能夠進得了這“百川樓”的,也都不是一般人。<r/

  最讓人看不懂的是,馬玉川雖然在文物收藏上一擲千金,可在自己的衣食住行上,卻并不奢華,據說就連他出行的座駕,也只是一輛大街上十分常見的大眾帕薩特,而且這輛車據說已經開了快十年了。<r/

  “張春君不擅交際,為人古板,朋友并不多。”<r/

  閆思遠將翹起的二郎腿放下來,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繼續說道,“在古董收藏家里面,能夠和他稱得上是朋友而且還能讓他出手幫忙修復文物的,也就這位馬玉川了。”<r/

  “姑蘇啊。”<r/

  閆君豪砸了咂嘴,笑著說道,“金雞湖那邊的環境倒是不錯,您老就沒想過搬到那里去?那邊空氣更好一些,對你的健康也有好處。”<r/

  “這里空氣不好嗎?”<r/

  閆思遠轉頭瞪了兒子一眼,頓了頓腳下,說道,“再說了,落葉歸根,落葉歸根,我一個魔都人,跑姑蘇去干什么?而且,有這么多寶貝在這里陪著我,我不知道有多健康!”<r/

  向南笑了笑,說道“其實在哪里都一樣,保持心情舒暢才是最好的。”<r/

  “看看,你看看。”<r/

  閆思遠指了指向南,對閆君豪說道,“向南比你懂得多了,你以后可要學著點。”<r/

  說著,他又轉回頭對向南說道,“對了,向南,等過一段時間,還要麻煩你過來幫我修復一件青銅器。”<r/

  向南剛剛端起茶杯,還沒有喝,一聽這話,連忙問道“什么青銅器?”<r/

  閆思遠笑得像個老狐貍,他擺了擺手,說道“呵呵,現在還不急,你先跟張春君去修復了那件青銅羊觥再說吧。”<r/

  他不肯說,向南也沒辦法,只好轉移話題說其他的事情。<r/

  在閆思遠家里吃了一頓晚餐,向南和覃小天便告辭了,臨走之前,向南還跟閆君豪說好,等過兩天,請他來公司里坐一坐。<r/

  閆君豪從前兩年開始,偶然也會幫著自己的父親在海外競拍一些文物古董,接觸得多了,自己也開始對文物收藏有了興趣,雖然他對文物本身了解得不深,但這并不代表他不知道文物修復師對收藏家的重要性。<r/

  有這樣的機會,他當然不會錯過和向南加強關系。<r/

  回去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向南坐在副駕駛的位置,看著車窗外不斷閃爍的霓虹燈,和川流不息的車流,心里面滿是期待,也不知道明天張春君老師要修復的那件青銅羊觥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狀態。<r/

  他曾經在魔都博物館里,通過“時光回溯之眼”“偷學”了張春君的青銅器修復技巧和手法,但那已經是好幾年的張春君了,如今幾年時間過去了,張老師的修復手法和修復技巧有變化嗎?<r/

  是更加熟稔了,還是有了創新?<r/

  想想就讓人感覺很興奮啊。<r/

  腦子里胡思亂想了一陣,向南轉過頭來,看了看今天陪著自己在閆思遠家里空坐了一下午的覃小天,心里多少有些內疚,早知道還不如自己打車來呢,這一下午的時間,覃小天多少也能磨煉一下自己的古陶瓷修復技藝,可現在這半天時間是白白浪費了。<r/

  想到這里,他輕“咳”了一下,開口問道“小天,你最近感覺自己有什么變化嗎?”<r/

  “啊?”<r/

  覃小天正專注著開車呢,他哪里想得到向南會忽然問起這個,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什么變化?”<r/

  向南知道是自己沒說清楚,又問了一遍“我的意思是,你在修復古陶瓷文物時,感覺自己的修復技術有沒有提高?”<r/

  “哦,感覺不出來。”<r/

  覃小天搖了搖頭,飛快地瞥了向南一眼,想了想,又說道,“反正,每天做的就是那些事情,拼對粘接、配補、加固、打磨、打底、作色、仿釉、作舊,一樣樣做下來就是了,做完一件就做另一件。”<r/

  向南抬起手拍了拍腦袋,他感覺自己好像問錯了,“那你有沒有碰到什么感覺自己解決不了的問題?或者,對自己哪方面比較不滿意的?”<r/

  覃小天仔細想了想,說道“仿釉,還是仿釉,有時候找不準色。”<r/

  “哦,我知道了。”<r/

  向南點了點頭,對他說道,“過兩天等我空下來了,到修復室里去看一看你修復的情況,我感覺你應該到資深修復師的水準了。”<r/

  “啊?!”<r/

  覃小天大吃一驚,猛地轉頭看向向南,他都忘了自己在開車了,連帶著方向盤都打偏了,車子差一點沖上了馬路牙子,幸好他很快就反應過來了,連忙將方向打正,車子這才沒撞上護道樹。<r/

  盡管如此,向南還是被嚇出了一身冷汗,心里暗道“下次小天開車時,千萬不能跟他說有可能刺激到他的話,簡直是拿生命開玩笑啊。”<r/

  車子正常行駛后,覃小天也冷靜下來了,這才問道“老師,你說的是真的?”<r/

  “我猜的,不過應該差不多了。”<r/

  向南想了想,說道,“等過幾天我去你那里看一看,到時候就知道了,如果沒什么問題,你和王民琦過一段時間就可以申請資深修復師的考核。”<r/

  資深文物修復師考核,由當地文物主管部門進行組織,一般分為理論知識考核和實踐操作能力考核兩大項,考核通過之后,便可以獲得相應的證書。<r/

  在文博單位里,實際上,資深文物修復師才能算得上骨干成員。<r/

  向南看著覃小天眼里散發著難以抑制的興奮,不由得微微一笑<r/

  人有了希望,生活才會有奔頭啊。<r/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