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六章 糊涂賬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無垠

  院子內,穿好衣服,只是頭發還有些凌亂的玉幢天尊瞪著王無垠,咬牙切齒,神情復雜。

  王無垠也醒了過來,先不論王無垠此刻的內心活動是什么,但至少表面上,王無垠卻是一副受盡委屈后的小心翼翼的模樣。

  不知為何,此刻出現在王無垠腦袋里的畫面,是周星星同學《鹿鼎記》上韋小寶和建寧公主第一次后的后面——天上閃過驚雷,韋小寶坐在床上低聲抽泣,一副委屈的模樣,而建寧公主則站在床邊哈哈大笑,說,我會對你負責任的……

  要是此刻外面也來一道驚雷閃電啥的,這情景還真有些相似。只是自己要哭的話會不會表演太過用力太猛了。

  想著記憶中的那些畫面,王無垠的嘴角,情不自禁就露出了一絲微笑。

  “你笑什么笑?”玉幢天尊惡狠狠瞪著王無垠。

  嘴角泛起的那一絲笑容瞬間就自然而然的變成了“苦笑”,王無垠的神情也瞬間“悲戚”了起來,“我原本用心為前輩治療祛毒,沒想到前輩卻對我做出這樣的事情,我……我的清白之軀就……就這樣沒了,可憐我這么多年一直守身如玉,沒想到……前輩難道準備要先那個我,再殺了我么!”

  聽了王無垠的話,玉幢天尊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這混蛋,得了便宜居然還在這里裝可憐,搞半天,反而是自己成了那個惡人。

  “混蛋,明明是你……你為何……為何……吻……吻我?”以玉幢天尊的性格,這個吻字她都有些說不出口,憋了半天才說出來。

  “那哪里是吻,從一開始,我就怕前輩會誤會,所以每一步要干什么都會提前告訴前輩,都是前輩同意后我才進行,難道不是么,那時我已經說要給前輩吸毒,要碰到前輩口中的玉液金津等穴,事先已經告訴前輩,而且前輩你也同意了啊……”

  “我哪里同意了?”

  “前輩你忘了么,當時我問完之后,你嗯了一聲,那不是同意么……”

  想到那時的情景,玉幢天尊又羞又惱,那個時候她的確是一直在“嗯……”,只是此“嗯”非彼“嗯”,她卻沒有辦法解釋。

  “那你后來為何又……又得寸進尺?“

  “我沒有啊……”王無垠一臉可憐無辜的看著玉幢天尊,指了指地上的那些衣服碎片,”是前輩你把我的衣服都震碎了,前輩修為那么強悍,我擔心自己不配合前輩會被前輩殺了,所以只能咬牙配合一下前輩……”

  “你……”

  這個過程,到了現在,完全變成一筆糊涂賬了,誰能理得清。

  玉幢天尊又氣又惱又無語,這個時候哪怕是她,也變得思緒混亂了起來,腦袋里各種念頭紛紛雜雜,內心難以平靜。

  她沒想到她有一天,居然也會有了男人,這種感受難以用語言來形容,要知道從踏入修煉之途的那一天起,她就一直守身如玉,從未在男女之事上花費過半點精力和時間,對所謂的男人,她也一直不屑一顧,踏上這條修煉大道,一切以實力為先,何分什么男女,只要自己有實力,可以讓無數男人在自己面前低頭匍匐,自己又何必為那些粗俗蠢物浪費時間呢。

  眼前這個臭男人,敢這么對自己,自己一定要把他囚禁到死,玉幢天尊心里發著狠。

  不過在安靜了片刻之后,玉幢天尊似乎想到了什么,連忙探查自己體內的情況,那神海和精海的毒素已經被清除了,是個好兆頭,只是在她的氣海深處,隱隱約約卻還有一點不對勁兒,一點渺小無比,隱隱約約猶如霧氣一樣的東西,還潛藏在自己的氣海之中。

  玉幢天尊嘗試把那東西煉化,卻發現那東西和之前的毒素一樣,根本無法祛除。

  似乎留在自己體內的毒素并沒有完全清除掉……

  這個發現,讓玉幢天尊瞬間精神一凜,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等她重新睜開眼睛的時候,她已經把話題轉移到了她體內的毒素上來。

  “為何我的氣海之中我感覺還有毒素殘留,你沒祛除干凈?”玉幢天尊盡量用平靜的語氣問道。

  看到這個女人終于接受了現實,王無垠也終于松了一口氣,剛好,這個問題正是王無垠想要說的,就算她不問,王無垠也要挑起這個話頭,因為能不能保命,自己在這個女人眼中還有沒有價值,就看這個了。

  王無垠的臉色馬上變得一本正經,帶著苦笑,“之前我就和前輩說過,這日心草和龍髓果有可能會讓前輩體內的毒素發生新的變化,前輩體內的氣血精元原本就強大無比,強出我無數倍,那些毒素進入前輩體內之后,和前輩體內的氣血精元結合,汲取了前輩體內的部分精元,已經變得非常的頑固,讓我都難以再輕松對付,再加上日心草和龍髓果的效用,我之前已經竭盡全力,都無法將其從前輩體內徹底根除……”

  一聽這話,玉幢天尊再次變了臉色,“那按你的說法,之前你所做的的一切,都無用么?”

  “也不是無用,前輩體內的大多數的毒素,精海和神海的毒素,不是都祛除了么,現在只留下這么一點而已……”

  “這毒素還會再次爆發?”

  “一般情況下應該不會,只是……”王無垠有些猶豫。

  “只是什么?”玉幢天尊追問。

  “只是據我觀察,這毒性潛藏在前輩體內,只是暫時被我壓制,如果這些毒素不徹底根除掉,大概每十天半月,它就會再次擴散到前輩的精海和神海,而且這殘留的變異之毒的毒性會更加的猛烈,到時候發作起來,對前輩的影響可能比這次更大……”

  玉幢天尊聽了這話,簡直要抓狂,氣得臉色煞白,“怎么會這樣?”

  “所謂毒來如山倒,毒去如抽絲,前輩往后如果感覺這毒性會發作流竄全身的時候,可以來找我!”王無垠一臉大義凌然義不容辭,“我就是拼了自己這條命,也要會為前輩壓制住前輩體內的毒素,不讓它禍害前輩,把前輩變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

  想到之前自己臉上長出來的黑色鱗片和角質層,玉幢天尊心有余悸,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臉,手上傳來的光滑觸感,才讓她沒有那么緊張,“要……要如何治療?“

  王無垠偷偷瞄了玉幢天尊那美艷的面孔一眼,“自然還是像今日這般,除此之外,晚輩也沒有其他手段……”

  像今日這般,那就是自己還要讓他占便宜,玉幢天尊有些羞赧,但更著急的還是她體內的毒素,“這毒素在我體內,是不是永遠無法祛除?“

  “前輩放心,前輩體內之毒來自于我,我對它們最了解,這毒絕對會有祛除的一天,只是我現在實力低微,和前輩實力懸殊太大,我現在給前輩祛毒,猶如杯水車薪,力有未逮,只能靠一個勤字來解前輩的燃眉之急,我估摸著,等我進階駐世境之后,那時我實力暴增,應該就能把前輩體內的毒素徹底祛除了!”

  一聽王無垠這么說,玉幢天尊的雙眼一下子就亮了起來,就像看到希望一樣,“你進階駐世境需要什么丹藥,你說出來,我會為你準備?”

  “前輩見諒,我進階駐世境,現在急缺的并非是什么丹藥,而是還沒有找到可以凝聚法器的材料,只要我能找到可以凝聚法器的材料,我進階駐世境,易如反掌!”

  “難道你的法器不能用龍骨玄金來凝聚么?”

  “是的,龍骨玄金無法凝聚我所需的法器!”

  對王無垠的話,玉幢天尊沒有覺得奇怪,因為各人修煉功法和境遇不同,有些人在凝法境的時候,需要凝聚法器的材料的確各有不同,甚至千奇百怪,龍骨玄金可以凝聚絕大多數的法器,但不是所有人的法器都能由龍骨玄金來凝聚,比如天真門一脈,凝聚法器的時候,龍骨玄金只是材料之一,除了龍骨玄金之外,她們都還需要其他的一些特殊材料才行。

  “你需要什么材料,說來聽聽,我這里有不少收藏,或許能助你一臂之力,讓你早日凝聚法器?”

  “我所需的材料,世所罕見,名為混元黑刃金,不知前輩是否有這樣的材料?”

  “混元黑刃金……我走遍寰宇,見識過的法器材料千千萬萬,沒聽說過有這種材料啊?”玉幢天尊的眉頭也皺了起來,仔細回想,也沒想到這混元黑刃金是什么東西。

  混元黑刃金,這名字當然是王無垠瞎編的,因為他總不能告訴玉幢天尊,他需要的是盤古大帝開天辟地的那把巨斧的碎片,真要說出這個,王無垠可不能保證玉幢天尊聽了不會有別的想法。

  “這名字也是我師尊告訴我的,他說只有混元黑刃金這種材料可以讓我凝聚自己的法器!”

  “那你師尊可說在哪里能找到混元黑刃金這種材料?”

  “我師尊說,混元黑刃金比較罕見,但這焚天神獄之中就有可能有!”

  “這材料在焚天神獄中何處,我去幫你取來?”玉幢天尊想都不想就霸氣的說道。

  現在只要是能有辦法快速祛除她體內的毒素,王無垠需要什么東西她都能找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