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二十九章 血奴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無垠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求求你們,放我出去……”

  旁邊那狹窄的牢房內,一個衣衫襤褸骨瘦如柴的修士正抓著牢房的柵欄,把一張蒼白的臉貼在柵欄上,絕望而又虛弱的伸出那只剩下皮包骨一樣的手掌,在柵欄外胡亂的揮舞著,想要讓牢房外抬著王他們經過的人留步。

  “閉嘴,把手縮回去……”一個穿著黑衣的獄卒兇神惡煞的沖過來,拿出手上的短棍,帶著一股惡風,狠狠抽在那從牢房之中伸出的手掌上。

  骨瘦如柴的手掌又怎么經得起如此殘暴的對待,在那短棍狠狠抽過來的時候,伸出牢房之外的腕骨發出清脆的斷裂之聲,蒼白斷裂的骨頭從緊緊包著骨頭的皮膚下面刺出,手腕一下子血肉模糊,那個牢房里的人慘叫一聲,就縮回手,倒在了牢房之內。

  “鬼叫什么,不想活了,改天把你血放干了,就把你拖出去燒了,呸……”剛剛抽人的獄卒吐了一口口水,然后又掂著手上的短棍,猥褻的目光則在剛剛被抬進來的那些修士身上掃來掃去,在看到抬進來的人中有兩個女修士的時候,那個獄卒嘿嘿怪笑著,還伸手過來在那女修士的身上摸了一把,“這次又來了幾個新鮮的,咱們可以換換口味了,嘿嘿嘿……”

  對這樣的情況,抬著王他們進來的人眼皮也沒有撩一下,已經見怪不怪,其他的那些獄卒,也沒有人朝著這邊看上一眼,就像關在牢房內的,不是人,而是牲畜一樣。

  王的眼睛微閉,就從那眼角的余光之中,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那個被抽斷腕骨的牢房的旁邊,還關著一個人,不過那個人貌似已經傻了,整個人癡癡呆呆的坐在牢房內,對著牢房外傻笑著,頭發和胡須亂糟糟的,全部糾結在了一起。

  旁邊的那一個個牢房之內關押的修士,瘋癲者有之,麻木者有之,大叫者有之,還有的修士,則趴在柵欄上,一語不發,只是看著王他們被人抬進來。

  “哐啷……”一道牢房的柵欄打開,抬著王的那兩個人,直接就把王丟到了牢房之中,在離開前,從一個藥瓶之中抽出一根長長的銀針,在王的脖子上扎了一下,然后就關起門離開了。

  那些和王一起被弄進來的修士,也大多被關押在王附近的牢房里。

  王細細感覺了一下,銀針上是驚魂散的解藥,但卻不是完整的解藥,這解藥,只能讓人能醒過來,身體重新恢復活動的能力,但體內的真氣,還是無法恢復正常的運轉,凝滯艱澀,丹田猶如鉛塊。

  這種狀態下,人就算清醒過來,就算能活動,但還是連一個普通人都不如,在這里完全變成了軟腳蝦。

  牢房的門重新關上,在外面用鎖鎖住,然后把王他們搬進來的人,就離開了,整個山腹中的地牢內,又變成了之前的樣子——陰惻惻的,死氣沉沉,不知道從哪里傳來的慘叫聲,傻笑聲,被放血之人在鐵架上的的掙扎聲,還有獄卒的腳步聲,在那黝黑陰沉的通道之中回蕩……

  王閉著眼睛等了幾分鐘,一直等到旁邊的牢房里有被擄掠綁架進來的修士醒過來,發現所處的環境,開始驚慌失措的大叫起來,他才不緊不慢的假裝悠悠醒過來。

  “這是在什么地方?”

  “你們對我做了什么……”

  “你們是什么人?“

  “快放我出去!”

  “老子是萬歲堂的人,在虎尾城敢綁架老子,小心萬歲堂滅了你們……”

  “你們要錢么,只要放我出去,我讓我兄弟給你們!“

  那些醒來的修士各種各樣的人都有,這些人醒來之后,發現在一個陌生陰森的環境,就開始在牢房里大叫起來,還沒有搞清楚自己的狀況。

  那個叫囂自己是萬歲堂的人的修士,就在王對面,那個人一直到現在,還以為自己在虎尾城或者虎尾城附近。

  醒過來的王沒有叫,而是來到柵欄的門口,打量著這里。

  牢房和牢房之間,用柵欄隔離起來,那柵欄是由雞蛋粗的鋼條組成,柵欄之間的空隙只有一拳多的距離,除非會縮骨功,否則關在里面的人出不去,當然,這只是對普通人來說,王只是用手摸了摸那柵欄,心中就有數了。

  這柵欄用的只是普通的鋼條,對那些沒有恢復修為的人來說堅不可摧,但這點強度,對修為盡在的他來說,就和紙糊的一樣,他隨時可以離開。

  王在心里冷冷一笑。

  牢房的外面的過道上每隔幾十米就有一個火把在烈烈燃燒著,至于獄卒和看守,幾乎是一條通道上只能看到一個,那些獄卒和看守殘暴又懶散,根本不擔心這里的人能逃出去,所以對這邊醒過來的這些人的叫囂,也習以為常,看到這邊關進來的人在大叫,都沒有人理會。

  “你為什么不叫呢?”

  就在王打量著外面情況的時候,他的耳邊,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王回頭,就看到自己旁邊的牢房里,一個滿頭銀發穿得破破爛爛的老頭,正趴在他旁邊的牢房的柵欄上,用一雙枯瘦的手,抓著柵欄,正盯著他。

  那個老頭的臉實在有些可怖,在那垂下的一絲絲銀發后面,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口,整張臉都被毀了,老頭的左眼的眼眶黑漆漆的,連眼珠都了,所以那個老頭是用一只眼珠盯著王。

  “如果叫幾聲就能離開這里的話,我倒不介意叫幾聲!”王對那個老頭說道。

  那個老頭咧嘴笑了起來,這讓他臉上的那些疤痕看起來更可怖,“你很特別,以后不瘋不死的話,倒可以陪我一起在這里聊聊天……“

  “以前沒有人陪你聊天么?”王走到了那個老頭旁邊。

  “有,就在你住的這間牢房里,之前也有人和我聊天,不過那個人已經死了,就在昨天,被他們架在鐵架上,放干了身體內的最后一滴鮮血,睜著眼睛死在了外面的過道上,然后拿出去燒了,這也是來到這里的大多數血奴的命運,身體的氣血精元一旦被榨干,就會像狗一樣被他們處理掉,然后又換一批新的來,嘿嘿嘿嘿,看你身體比較壯,估計可以堅持得比較長……”老頭看著王怪笑起來,在這陰森的牢房之中,膽小的人看到他的面容,聽著這笑聲,估計能被嚇出一身冷汗。

  “血奴?”王皺了皺眉頭。

  “嘿嘿,這是他們對我們的稱呼……”

  “他們要我們的鮮血干什么?”

  “煉藥,修煉邪門功法,人血可是大藥啊,誰知道呢……”

  只是這個老頭一句話,王就已經能知道,所有關在這里的人,估計都沒見過吸血蟲妖獸……

  “他們把我們的血拿出什么地方你知道么?”

  老頭愣愣的看著王,沒有立刻回答這個問題,而是足足過了半分鐘,才嘿嘿笑了兩聲,放低了聲音說道,“你問這些干什么,我怎么感覺你以為自己還可以離開這里?”

  “我相信天無絕人之路……”王對著老頭笑了笑,低聲說了一句,然后側過身體,擋著外面的視線,雙手抓住了兩間牢房中間的柵欄,就在那個老頭震驚的眼神之中,稍微用力,就把那兩根鋼條像面條一樣的拉彎了,然后一秒鐘不到,又若無其事的把那兩根鋼條恢復了原狀。

  那個老頭看著王,嘴巴微張,一只獨眼瞬間一亮……

  “聽我的話,可以帶你離開!”王低聲對那個老頭說道,“想要離開就點點頭!”

  那個老頭猛的點頭,喉嚨抖動,吞咽了一口口水,低聲問道,“你想知道什么?”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