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二十三章 斬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無垠

  戰斗瞬間爆發!

  之前圍著王無垠的十多個人,一下子,大部分拿出兵器,朝著宮子炎撲了過去,人還未撲到,各種暗器,飛刀,毒罐,毒砂,鐵蒺藜,飛針,就如一片蝗蟲一樣的朝著宮子炎飛了過去。

  可以看得出,這支巡邏隊的隊員已經不是第一次面對這樣的情況,所以在出手的時候,都已經有了默契,先來一波暗器,然后人再跟著殺上去。

  如果是一般的修士,一下子面對這么多的暗器,只要一個閃避不及,瞬間就要中招,然后戰斗結束。

  宮子炎顯然不是一般的修士,面對著那如蝗蟲一樣飛來的暗器,他嘴上大叫著,“你們要不要臉……”,整個人卻一個鐵板橋,后背幾乎貼著地面,如一條蛇一樣的貼著地面飛速倒退,避過許多暗器,手上的長劍一下子舞得潑水不進,在叮叮當當之中,把一些無法避開的暗器全部格開。

  那些被他用長劍格開的暗器,有的居然倒飛了回去,射向那些撲過來的人。

  “啊……”

  “我的臉……”

  在兩聲慘叫之中,朝著宮子炎撲過去的那些人中,一個人的身上被格擋回來的飛刀射中,還有一個人的臉上被格擋回來的一片飛針射中,那兩個人瞬間倒下。

  被飛刀射中的人,眼睛一翻,倒在地上,身體就變得僵硬,然后眨眼的功夫,整個人就七竅流血,全身漆黑如焦炭,死得無比凄慘。

  而被飛針射中的那個人,卻慌亂的用手去抓臉上的飛針,雖然臉上的飛針被他抓了下來,但緊接著,那個人臉上的鼻子,耳朵,眼睛就掉了下來,整個人的臉部開始迅速腐爛,露出頭上的骨頭,也是眨眼的功夫,那腐爛就從臉部蔓延的全身,那個人跪在地上顫抖著,伸手掙扎了幾下,就倒在地上,整個人的尸體的血肉骨骼開始一點點的腐爛,消失,化為膿血……

  那所有的暗器,都是淬了劇毒的。

  “哈哈哈,想要害人,最終卻是害了自己,來來來,再射幾波暗器來,看看是你們的暗器厲害還是本公子手上的移花接木劍法厲害……”宮子炎在哪里哈哈大笑著,身體卻如游龍一樣,猛的從地上彈起,沖入那朝著他沖來的人群之中,手中的長劍化為一道劍光,噗嗤一聲,瞬間就又把一個巡邏隊員從頭到腳一分兩半,下手極其干脆狠辣……

  “去死……”那個留著幾縷山羊須的男人手拿長刀撲來,當頭一刀就向著宮子炎劈了過來,一瞬間,刀氣凝形,化為一道道藏藍色的潮汐,綿綿滾滾,一浪高過一浪,劃破空間,在地面上留下一道道數米長的深深的痕跡,從四面八方向著宮子炎席卷而來。

  面對著這樣的一刀,宮子炎也不得不暫避鋒芒,整個人連人帶劍,在身形詭異閃動之間,硬生生從那連綿的刀氣之中閃避開來。

  “可惜了,龍虎境的高手,到哪里都有大好前程,卻甘心在這里助紂為虐,做這喪盡天良之事……“宮子炎一邊飛退,一邊搖頭嘆息。

  聽到宮子炎的話,那個留著幾縷山羊須的男人雙眼殺機閃動,又是快速的朝著宮子炎撲了過去,”留你不得……“

  那邊的戰斗已經爆發,而王無垠這邊,巡邏隊只留下了兩個人來對付他,那兩個人,就是剛才拿出繩子和手上戴著長針指套的那兩個人。

  “別反抗,小心自找苦吃……”手上戴著長針指套的那個巡邏隊員一臉獰惡的朝著王無垠撲了過來,手上的長針,直接刺向王無垠的胸口,

  行了,不裝了,攤牌了!

  其實老子沒有虛弱期!

  進階龍虎境之后,再看那個人撲過來的動作,王無垠總覺得那個人動作太慢,隨意一招,就是一身的破綻。

  王無垠冷冷看了一眼那個家伙,伸出手,就像老鷹捉小雞一樣,抓著那個人戴著長針指套的手,然后把他的拳頭,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臉上。

  “噗……”那個撲過來的家伙的拳頭自己砸在了自己臉上,整個人臉上的骨頭全部粉碎,半個拳頭幾乎全部沒入到自己的臉中,那指套上的長針,直接穿破他自己的眼球,扎入到了他的大腦之中。

  在旁人看來,那個人就像自殺一樣,狠狠的給了自己臉上一拳,然后把那要命的長針完全從他的眼球刺入到大腦之中。

  只是一招,那個人就直挺挺的倒下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拿著繩子撲過來的那個人幾乎被嚇傻了。

  不是虛弱期么,這是怎么回事。

  只是和王無垠的眼神一接觸,那個人就渾身冰冷,感覺全身像被凍結了一樣。

  王無垠瞥了一眼拿繩子的那個人,伸手一彈,一道勁氣從他的指間飛出,射入到那個人身上的大穴之中,那個人瞪著眼,直挺挺的就倒了下去。

  那個留著幾縷山羊須的男人雖然在與宮子炎激戰,但也留意著王無垠這邊的情況,看到王無垠伸手之間,輕輕松松就把他手下的兩個人放倒在地,那修為身手,似乎比正在與他交手的這個白衣男子更強悍,那個留著幾縷山羊須的男人心中瞬間一驚,知道這次可能要糟糕了,意外情況接二連三的出現,眼前這局面,已經不是他能控制的了,當務之急,他應該馬上離開,然后傳出消息,調集高手來圍殺這兩人……

  那個留著幾縷山羊須的男人瞬間萌生退意,看到宮子炎被旁邊幾個巡邏隊員牽制住,他一刀朝著宮子炎斬出,然后整個人卻猛的折身,朝著山谷外迅速逃離。

  王無垠又怎么可能讓那個留著幾縷山羊須的男人離開。

  可能到那個男人要走,王無垠想都沒想,隔著三十多米,伸手在地上一抓,一揮,之前倒在地上的一個巡邏隊員手上的長劍瞬間飛起,猶如驚鴻,閃電一樣的就朝著那個逃竄的男人斬了過去。

  這飛劍的速度太快了,比起之前王無垠還在金丹境時,這飛劍飛起來的時候,已經連虛影都沒有,直接化為一道無形的流光。

  而且飛劍又是從那個男人的身邊猛的彈起射出,出其不意,那個男人根本就沒想到王無垠還是一個劍仙,隔著這么遠還能操控飛劍,倉促之下,那個男人根本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只是虛空之中光芒一閃,那個男人慘叫一聲,直接被飛劍攔腰斬成兩段,掉落在地上。

  王無垠再伸手一指,化為流光的飛劍繞了回來,從宮子炎身邊飛過。

  一串腦袋緊跟著沖天而起,宮子炎身邊的那幾個巡邏隊員,全部梟首。

  幾具無頭尸體轟然倒下,山谷之中瞬間安靜了。

  這一連串變故,把宮子炎都嚇了一跳。

  哐當一聲,剛剛斬了大把人的飛劍,在王無垠放棄控制的一瞬間,就跌落凡塵,化為凡鐵。

  這一瞬間,宮子炎瞪著王無垠,有些戒備,王無垠也看著宮子炎,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片刻,最終,還是王無垠突然一笑,對著宮子炎打了一個招呼,“宮兄,好久不見了,當時虎尾城一別,沒想到我們今日又在這六指山中見面了!”

  王無垠的面孔沒有恢復過來,但是聲音,卻已經變成了之前在虎尾城和宮子炎認識時候的那個聲音。

  宮子炎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就像見鬼一樣的看著王無垠,“你……你是無垠兄弟!”

  “哈哈哈,宮兄果然還記得……”

妙書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