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九章 斬殺妖鷲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無垠

  兩個小時后……

  冉遺妖獸兩只巨大的觸手以排山倒海之勢橫掃天空,擊碎一座山峰,在山峰崩亂的飛石之中,一輛由烈焰妖鷲拉著的司家的金色馬車被碎石擊中,在空中的速度不由一緩。

  冉遺妖獸的另外一只觸手狠狠抽來,那剛剛還飛在天空之中的金色馬車,瞬間變形,一下子就像流星一樣,帶著那只烈焰妖鷲,被狠狠的抽到了地面上,轟隆一聲,塵土飛揚。

  而它的另外一只觸手,則卷住了一個藥王城的客卿團的高手,直接把那個客卿團的高手在空中擠爆成肉渣。

  這樣的戰斗,堪稱慘烈。

  司家的金色馬車就被砸落到距離王無垠和神算子藏身之地的兩百多米外,那金色馬車被砸下來的時候,藏在一片樹叢之中的王無垠和神算子都感覺地面上狠狠的震顫了一下,猶如一顆鉆地炸彈落下來一樣,馬車墜落之地周圍幾十米內的樹木,全部摧折,可以想象那力量有多恐怖。

  戰斗到這里,天空之中司家的金色馬車因為目標太大,已經折損了差不多一半,藥王城客卿團的高手也差不多沒有了三分之一,而那只恐怖的侯爵級的冉遺妖獸,也遍地鱗傷,籠罩在天空之中的黑霧,消散了一半,逐漸露出冉遺妖獸的真身。

  天空之中的冉遺妖獸,背生雙翅,魚首蛇身,有著六條巨大的觸手,口中不斷吐出一團團的黑霧,身上一塊塊巨大的鱗片堅如精鋼,還散發著一層血光,那巨大的觸手,猶如絞肉機一樣,一動就有風云變色之威,王無垠和神算子距離天空之中的戰場有一萬多米,才勉強不受波及。

  “那……那司家的馬車之上,應該,應該沒有活人了吧……”看著遠處那司家的金色馬車落地處的煙塵,神算子雙眼放光,搓著手,又興奮又有些緊張的小聲說著,“司家可是天道家族,那些司家的高手身上,一定有好東西……要不……要不我們過去看看有沒有司家的活人,要是有的話,咱們可以救人,賣個人情給司家,要是沒有的話,咱們……咱們幫司家的人超度一下,也算是一件功德……”

  神算子心里打的什么主意,王無垠心知肚明,不過王無垠卻更謹慎,他看了看遠處,發現遠處同樣有人看到那金色的馬車墜落下來,已經朝著這里沖了過來,而且來的人貌似還不少,看樣子有二三十個,他按住有些躁動的神算子,指了指遠處,小聲說道,“再等等,有人替我們去打頭陣……”

  神算子也看到有人朝著這里沖了過來,不由悄悄吞了一口口水,按捺住了自己激動的心情,真要遇到危險,王無垠倒有自保的能力,最危險的還是他自己。

  是想到那金色馬車上如果有好東西,豈不是被那些人撿了便宜去,神算子又有些不甘,“那豈不是便宜他們了……”

  “便宜不便宜,再看看,剛才拉車的那只烈焰妖鷲,我感覺應該還活著,那東西可不好對付……“

  就在這時,天空之中傳來一聲爆喝,“孽畜,我今天必將你斬殺在此……”

  司家長老的怒吼聲在天空回蕩著,王無垠抬頭看去,就看到司家長老的身上,光焰赫赫,整個人的氣勢在瘋狂拔高,他已經從那金色馬車之中飛出來,雙手掐著一個法訣,一直自己的眉心,一把古樸的大錘就從他的眉心之中飛出,在空中變大,帶著一道道的電光,直接朝著冉遺妖獸轟去。

  那冉遺妖獸的一只觸手抽來,被那古樸的大錘轟中,天空之中一下子如萬千雷霆炸響,那冉遺妖獸的觸手,一下子被炸成千百塊的,如一片血雨一樣從空中散落,大錘帶來的一道道閃電更是擊在冉遺妖獸的身上,把冉遺妖獸電得外焦里嫩,渾身冒煙……

  冉遺妖獸在空中發出一聲刺破人耳膜的怪吼,王無垠和神算子只覺腦袋發暈,兩個人連忙捂住耳朵,那眩暈感才稍微緩解,那朝著司家墜落馬車沖來的那二三十個人,措手不及,一下子不少人東倒西歪,直接被冉遺妖獸的一聲怒吼震翻在地。

  一聲怪吼之后,冉遺妖獸身上的黑霧一斂,居然想逃,但司家長老釋放出的那一把大錘卻以更快的速度,繼續追了上去。

  冉遺妖獸的又一條觸手抽了過來,想要抵擋住那大錘的轟擊,不過那觸手卻被那大錘轟碎,化為滿天血雨。

  五錘下去,冉遺妖獸的五條觸手就沒了。

  第六錘下去,冉遺妖獸身上的無數鱗片炸開,身上被破開了一個巨大的血洞,遭到了重創。

  最后,冉遺妖獸拖著一只觸手,化為一道血光遁入到遠處一個巨大的洞府門戶之內,那大錘則重新飛入到司家長老的眉心,然后天空之中司家和藥王城的那些高手強者,一個個化光追去,沖入到了那洞府的門戶之中。

  而隨著冉遺妖獸一潰敗,地面上的那些妖獸,也瞬間潰敗,沒有再和那些修士糾纏激戰,一下子四散奔逃,整個藥神谷中的局面,一下子就翻轉過來。

  無數的修士,興奮無比,朝著遠處的洞府門戶沖了過去。

  “法器,法器,那是凝法境祭煉出的法器,司家長老的法器太強大了……”神算子目眩神迷,看著天空之中的戰斗驚嘆不已。

  “看來司家長老對他法器的運用,還未得心應手,或者非常吃力,不然的話,早點祭出法器,那冉遺妖獸應該早就被擊退了……”王無垠瞇著眼睛說道。

  “應該如此,之前應該是沒有把握,要等到冉遺妖獸消耗得差不多了,才一舉祭出法器,奠定勝局,那司家的長老,果然老奸巨猾……”

  就在兩人聊天的時候,剛剛被冉遺妖獸的聲波攻擊震得東倒西歪的那二三十個人,已經沖到了司家馬車墜落的地方,一個個爭先恐后的跳入到了司家馬車砸出來的大坑之中。

  王無垠和神算子沒有立刻沖過去,而是就在這里等著。

  只是幾秒鐘后,那大坑之中突然就傳來一片慘叫聲,一道火光從大坑之中升騰起來,兩分鐘后,剛剛沖入到大坑之中的那些人,一個個連滾帶爬的從大坑之中又逃了出來,逃得慢一點的,身后有帶著火光的巨爪抓來,瞬間就筋斷骨折,全身化為焦炭。

  一只渾身傷痕累累到處都是凄厲傷口的烈焰妖鷲,拖著那已經完全變形的金色馬車,從大坑之中躍出,狂暴無比,嘴一啄就是一條命,爪一抓又是一條命,那些人在烈焰妖鷲面前,就像蟲子一樣,幾乎沒有還手之了。

  幾個呼吸的功夫,剛剛沖入到大坑之中的那些人,就全部被那烈焰妖鷲撲殺在大坑的邊上,一個都沒有活下來。

  神算子在看得心頭直冒寒氣,剛才要是冒然沖過去,不說會不會和后面那些人沖突,就是這烈焰妖鷲,也是一個要命的主。

  把逃出大坑的那十多人撲殺之后,烈焰妖鷲身上的火光重新暗淡了下來,身形搖搖欲墜,全身是傷口灑下的鮮血幾乎讓烈焰妖鷲就像從血池里面撈出來的一樣,最后在那已經完全變形的金色馬車的拖累下,那只烈焰妖鷲再次摔倒在地上,掙扎了好幾次,都沒有爬起來。

  又等了一會兒,看到再也沒有人過來,王無垠才舔了舔嘴唇,對神算子說道,“該我們上了……”,說完,王無垠拿著蒼狼嘯月,就從藏身之處跳了出來,小跑著朝著那只烈焰妖鷲沖了過去,幾個呼吸的時間,就來到了倒在大坑邊緣的那只烈焰妖鷲的面前。

  之前的金色馬車已經完全變形了,不少地方已經粉碎,現在那金色馬車就成了掛在烈焰妖鷲身上的累贅和牽絆。

  大坑周邊和大坑里面,全是燒焦的,還有殘缺破碎的尸體。

  那只烈焰妖鷲躺在地上,翎羽上全是鮮血,顯得有些虛弱,兩只金黃色的巨眼依然閃動著桀驁不馴的兇光,看到王無垠沖來,那只烈焰妖鷲掙扎著要爬起來……

  眼前這拉車的烈焰妖鷲,體型沒有襲擊王無垠他們飛船的烈焰妖鷲大,只有七八米長,等級也應該不高,應該只是四星左右,戰力相當于高階的祖神武士,如果是平時,王無垠絕對離這玩意兒遠遠的,但眼前,卻正是痛打落水狗的時候。

  王無垠恨透了烈焰妖鷲這妖獸,還不等地上的烈焰妖鷲爬起來,王無垠已經拎著蒼狼嘯月,朝著那只烈焰妖鷲沖了過去。

  烈焰妖鷲之前就受了重傷,剛剛又搏殺了一批人,此刻已經是強弩之末,身上還拖著一個累贅,無論速度還是反應,已經不能和之前相比了。

  在擋下了烈焰妖鷲的幾個啄咬,還有爪子的攻擊之后,王無垠利用烈焰妖鷲移動不便的弱點,身形一閃,一下子就繞到了烈焰妖鷲的身后,那烈焰妖鷲又轉過頭來啄他。

  “去死吧……”,王無垠一聲低喝,整個人的身形如獵豹一樣躍起,踩著烈焰妖鷲的背部,就已經沖到了烈焰妖鷲的脖頸處。

  蒼狼嘯月發出一聲咆哮。

  烈焰妖鷲一擊啄空,整個腦袋,就被王無垠一斧斷首,直接掉了下來,那狂噴的鮮血,把王無垠淋了一頭一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