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六章 除惡務盡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無垠

  過了幾分鐘,等王吃得差不多了,藍懷金,馬釗和烏四三個人還在那里互相揭著老底,每個人都極盡全力把責任推到另外兩個人頭上。

  王擦了擦嘴,站了起來,“行了,光棍點,都到這個時候了,也就別說這些沒用的了,雖然你們幾個都是雜碎,但好歹,在死前爺們一點,不要輸不起!”,說著話,王站了起來,手一動,一把匕首已經從他的袖子里滑了出來,落在手上。

  然后王直接走到了烏四的旁邊。

  “…………你忘了,我還請你喝過酒……我們……我們還救過你!”烏四臉色慘綠,聲音顫抖,整個人直接被嚇尿了,褲襠一下子濕了,一股尿騷味從他下面傳了出來。

  王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嗯,我知道,你們也想要我的命,然后賣我的血肉去換錢的……”

  說著話,王手起刀落,從烏四的背后,一刀捅了進去,直沒烏四的心臟,烏四的口中吐出一團血漿,腳一蹬,就癱在椅子上不動了。

  “你不得好死……我做鬼……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看到王干脆利落的動了手,馬釗沒有求饒,而是開始罵了起來,眼睛充血,色厲內荏,看似激烈,實則充滿了恐懼。

  “馬釗,你的演技挺好的,你其實應該去做一個演員,比在祖神星上當強盜有前途,你也不用大吼了,你現在喘氣都費勁兒,你的聲音就這么大,外面沒有人能聽見,說起來,你們選的這個地方還不錯,外邊街面上的喧鬧把什么都蓋住了,就算有點動靜,也不會惹人注意……”王冷冷一笑,走到馬釗面前,繼續收起刀落。

  雪亮的匕首從馬釗后心捅入,直刺心臟,干脆利落,一刀斃命。

  王接著走到了藍懷金的旁邊。

  藍懷金臉色煞白,面無血色,身體因為恐懼在顫抖著,不過到了這個時候,他也沒有再求饒了,也沒有再罵王,而是咬著嘴唇,死死的盯著王,“我只有一個要求……讓我死個明白……你是怎么發現我們的布置,還有……我們三人今天怎么中的毒,你什么時候下的毒?”

  王笑了笑,“有一句話,叫做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今天我就送給你,不要以為你們商量的事情能神不知鬼不覺,隔墻有耳的話你們應該聽說過,至于你們中的毒么,我進屋子的時候借著查看屋里環境把毒放到燈罩里了,這毒叫燃魂香,我在虎尾城買的,七十個祖神晶才一小點,不便宜啊,這東西一遇火加熱就飄散在空氣之中,無色無味,吸了之后人一激動用力,毒性就發作,能讓人渾身癱軟,動彈不得,許多淫賊倒喜歡用這玩意兒……”

  “你剛才……出去是吃燃魂香的解藥?”

  “嗯,不錯,你果然聰明……”

  “沒想到居然會是這樣……”藍懷金慘笑著,喃喃自語著王說的那句話,“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噗……

  一縷鮮血從藍懷金的嘴角溢出,他的眼睛還睜得老大,瞪著房間的天花板。

  王檢查了一下三個人,發現三個人已經徹底沒氣了,他這才走到外面的院子里,把院子里花架上的燈點亮了,那燈光,可以直接從院子里面透到院子外面。

  這是藍懷金幾個人與老狗約定的得手的信號,老狗其實一直在外面。

  然后他就耐心的等著,等了不到一分鐘。

  咚咚咚……

  咚咚咚……

  那小院的門就傳來略帶急切的敲門聲。

  王平靜的走到了門邊,一只手拿著匕首,一只手拉開了門上的插銷,把門拉開了一條縫隙,勉強夠一個人側著身子擠進來。

  “你們三個折騰了這半天,總算把那個小子干掉了,裝血的東西我已經帶來了,先給他放血,別浪費了,那小子的血賣給人做人藥,可以賣個好價錢……”老狗猥瑣的聲音從門后面傳進來,隨著這個聲音,老狗的腦袋和半個身子,也側著身,從王打開的門縫之中鬼祟的想要擠進來。

  老狗的身體擠進來一半,然后,就看到了門后,給他開門的是王,王冷冷的看著他,手上還拿著一把帶著血跡的鋒利匕首。

  老狗懵逼了,腦袋一片空白,突然之間,他反應了過來,猛的就想要退出去,但是王手上一用力,腳上一頂,那打開的門隙,就一下子夾緊,直接把老狗的半個身子和腦袋緊緊的夾在了門隙之中,一下子動彈不得,還不等老狗的嘴叫喚出來,王手上的匕首已經狠狠的捅了出去。

  老狗一聲沒啃,只是徒勞的掙扎了兩下,就不動了,就這么被王用門隙夾著,一刀了結。

  老狗,果然死得像一條狗一樣。

  王手一松,抓著老狗的身體,把老狗從門隙之中拎了進來,關上門,直接提到了屋子里,丟在地上。

  打掃戰場是好習慣,看著房間里的這四具尸體,王也沒有手軟,直接在他們的身上翻了起來,把幾個人的身上帶著的祖神晶都搜了出來。

  這四人的祖神晶都是隨身攜帶的,而且因為放假的時間還不長,這些人身上的祖神晶還沒有揮霍太多,每個人身上的祖神晶少的還有四百多塊,多的還有六百多塊,把這些人的祖神晶一打包,王一下子就得到了兩千多塊祖神晶,這些日子的消耗一下子就彌補了過來。

  除了這些祖神晶之外,這些大風幫底層強盜的身上,就再也沒有能被王看得上眼的東西。

  弄完這些,把祖神晶裝進一個包里背著,看到屋里還有一件黑色的披風,不知道是馬釗還是藍懷金的,王把披風披在自己身上,轉身就打開院子的后門,來到了外面。

  外面的巷子黑乎乎的,一片安靜,只有不遠處的街面上看起來依然熱鬧著,對于發生在這院子里的事情,沒有一個人察覺。

  王來到外面的街上,走了一會兒,然后就直接叫了一輛車,讓那輛車送他到西邊。

  半個小時后,坐著車的王穿過大風幫和萬歲堂交界處的那座橋,無驚無險的過了橋,來到了大風幫的地盤,然后下了車,付了車費,走了一段后,王丟到那件披風,又叫了一輛車,直接讓車帶他回軍營。

  在軍營的宵禁的號聲響起之前,王已經悄無聲息的回到了營房。

  剛剛走入營房,營房里黑燈瞎火的,也不知道今天晚上有幾個人會在營房里。

  王剛剛走到自己住的地方的門口,一個聲音突然響了起來,“,你回來了……”

  這個聲音把王嚇了一跳,王轉過頭,就看到小九從馬廄旁邊的陰影中走了出來。

  小九的年紀其實也不小了,幾乎和老狗一樣,小九滿頭花白的銀發,滿是皺紋的臉猶如干涸的河床一樣,看起來老實巴交的樣子,小九的臉上經常帶著人畜無害的笑容,不知道他身份的,還以為他是哪里冒出來的老農,而實際上,王知道,老實人不會來剎羅州,更不會加入大風幫。

  小九是隊上的人給他取的外號,那個“小“字,一是說他的身材矮小,二是說他的實力在隊上墊底,只能干點小活兒,三是說他心里小九九最多,雖然這個名字對小九來說略帶貶義,但在大風幫這樣的強盜窩里,一個沒多少實力的底層幫眾有一個容易遭人嘲笑的外號并不是多大事的事情。

  “啊,小九啊……”王臉上不動聲色,反而笑著,“我還以為是誰呢,嚇我一跳!”

  小九走了過來,一雙眼睛在王的身上掃了掃,目光不經意的掠過王背上裝著兩千多塊祖神晶的背包,笑瞇瞇的和王打著招呼,“這么晚才回來啊?”

  “嗯,這幾天還沒有好好逛過虎尾城呢,今天一個人去逛逛,買點零碎東西!”王隨意指了指自己身上裝著祖神晶的包,“怎么,小九你有什么事么?”

  “哦,我沒事,只是剛才隊長來營房找你,看你不在,讓我跟你說一聲,明天早上讓你別到處跑,隊長有事找你,所以我就在這里等著你回來!”小九說著,臉上的笑容甚至帶著一絲諂媚和討好,“明天早上給那些牲口拉水食草料的活兒就交給我了,這活兒以前也是我干的,你和隊長忙正事要緊……”

  “哦,好的,我知道了,那明天就辛苦你了!”王也沒有和他客氣。

  “不辛苦,不辛苦!”

  “要上去坐坐么,我還買了一點吃的東西!”

  “不了,不了,軍營馬上要吹號了,我也準備睡覺了,你也早點休息!”小九體貼的說道。

  “嗯,好的!”

  兩個人聊了幾句,也就分開了,王返回到自己住的庫房,小九也返回營房。

  回到自己住的地方,王仔細觀察了一下他的那個“小窩”,小窩里有他離開的時候布置的一點小手段,只要有人上來翻動過,他回來一看就知道,果然,王一看,就知道他在這里的東西被人翻動過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