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九章 斗獸場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無垠

  整整一天,王無垠都在降龍城中奔波著。百度筆趣閣MM,更多好免費閱讀。

  要進行低階祖神武士認證,首先需要到祖神殿登記,同時需要繳納10個祖神晶的費用,在五天后,祖神殿將組織所有認證的人在祖神殿的斗獸場內,與同階妖獸進行一次一對一的生死較量,勝利者,就能成為低階的祖神武士,而失敗者,下場就是死。

  同時祖神殿的斗獸場還出售三十多萬張觀眾票,所有低階祖神武士的認證搏殺,就像降龍城的娛樂節目一樣,買票的人,就能進場觀看,甚至下注。

  這種安排,像極了地球上古羅馬時代的角斗場。

  從祖神殿出來,王無垠在降龍城轉了半天,租了一小套普普通通可以落腳的公寓,后面的幾天,他就在公寓之中打坐,修煉,積極準備著這次低級祖神武士的認證。

  這次的認證可不是玩笑,因為每次低階祖神武士的認證,差不多會有三分之一的人隕落在角斗場,成為那些妖獸爪牙下的亡魂。

  生死關頭,哪怕此刻的降龍城因為雪妖公爵變得有些狂熱躁動,王無垠還是心無旁騖,積極的在準備著這次的認證。

  在礦上這一年多,王無垠冷暖自知,他都不知道該怎么形容自己這個時候的修煉狀態。

  妖孽級逆天的的悟性,讓王無垠已經演化出了那九招散手,那九招散手,王無垠取名為《大帝擒天手》,那九招《大帝擒天手》,王無垠從未在人前展示過,那是王無垠壓箱底的本領。

  除了《大帝擒天手》之外,王無垠憑著自己妖孽級逆天的的悟性,又從頭重新領悟他曾經修煉過的劍法和身法,硬生生的將《分光錯影劍》和《摘星追月步》打散掰碎融合成了一門獨一無二的劍法,王無垠將其取名為《星光月影劍》。

  這一門《星光月影劍》,若論威力,完全在《分光錯影劍》之上,《星光月影劍》,不僅擁有《分光錯影劍》詭譎輕靈,變化莫測的特點,同時還更進一步,與身法和環境完美融合,一而二,二而一,達到身既是劍,劍既是身,一步一景,一景一殺的境界。

  就連每日在礦里用礦鎬“采礦”之余,王無垠也把礦鎬當做長槍長戟,演練出三招簡單,迅猛,犀利,適合長兵器作戰的強悍武技,那三招武技,一招以一對一,以硬碰硬,叫“一戰千里”,一招適合群戰,叫“十面埋伏”,還有一招防守的,叫“荊棘如山”。百度筆趣閣MM,更多好免費閱讀。

  擁有這些武技的王無垠原本應該無比強悍,低階祖神武士的認證按理說可以信手拈來,毫不費力,但有一點讓王無垠郁悶的是,在礦上這一年多,他的身體筋骨到是比以前鍛煉得強悍了不少,更加的適應祖神星的環境,但是他的修煉境界,居然沒有半點提高,還是和剛來祖神星時候完全一樣,停留在凝液境的初級階段,全身的真氣,也只能在支撐著體內大周天的運轉的同時調動出一小部分,真氣的數量和質量,無論他怎么修煉,居然沒有任何的提高。

  要知道凝液境的修煉,就是真氣越來越多,越來越凝練,最后真氣由氣化液,產生一個質的飛躍,在自己體內的經脈之中,形成在感知上類似液體一樣的存在,將丹田徹底化為氣海,最后水火相濟,進入還丹境。

  而他領悟的《大帝擒天手》和《星光月影劍》中的許多技能,靠現在的修煉境界和身體的素質,絕大多數都無法施展。

  這種情況,對王無垠來說,就像他有能造原子彈的本事,但放在他面前的東西,只是石器時代的工具一樣,簡直要讓人抓狂。

  體內的真氣為什么沒有增加,修煉的境界為什么沒有提高,王無垠一直百思不得其解,這情況和任何來到祖神星的人都不同,王無垠就只能將原因歸結到了那截“爛樹根”上,這個修煉困境到底該如何化解和突破,王無垠現在也沒有頭緒。

  與妖獸的生死搏殺,成為王無垠希望能夠突破眼前修煉困境的一個辦法。

  五天的時間眨眼就過去了。

  到了第五天,王無垠在規定的時間來到了早已經人山人海的祖神殿的斗獸場,準備迎接自己今日要面對的挑戰。

  今日參加低級祖神武士認證的,足足有七百多人,大家進來之后,就抽簽決定上場的順序,要挑戰的妖獸和挑戰方式。

  斗獸場為大家準備的二星級的低級士級妖獸有三種,一種是影狼,一種是鐵牙野豬,還有一種是石蛇,而挑戰方式則有兩種,一種是和妖獸一對一,逐對在斗獸場廝殺,另外一種是團體戰,團體戰有十人隊,二十人隊,還有五十人隊三種。

  王無垠就抽到了二十人隊的團體戰,第二十一輪出場。

  “出戰……出戰……出戰……”

  “出戰……出戰……出戰……”

  斗獸場內,早已經座無虛席,觀眾席上的吶喊,哪怕是在休息室里,聽起來也震耳欲聾,讓人一下子感覺到了緊張的氣息。

  細細聽來的話,在那山呼海嘯一樣的吶喊聲之中,還夾雜著妖獸暴躁的咆哮聲。

  休息室內,剛剛抽完簽的七百多人,不少人聽著外面傳來的聲音,臉色都緊張起來。

  祖神殿的兩排穿著盔甲的武士就在休息室內,而祖神殿的一個擔任著什么職務的體壯如山的光頭大漢,則在給王無垠他們做著最后的講話。

  “說實話,你們就是一群垃圾,不管你們以前來自哪里,但在祖神星,凝液境的人就是垃圾,這一點,毫無疑問,無論在祖神星的任何地方都一樣,而你們,應該慶幸,自己在降龍城,還有降龍城在保護著你們,如果沒有降龍城,你們之中的絕大多數人,早就變成了妖獸大便里沒有消化完的骨頭渣子……”

  光頭大漢的講話毫不留情,吐沫四濺,碰得靠近他的幾個來認證的人一頭一臉,只是那光頭大漢身上的強悍氣息,卻又把所有對他的不滿都碾碎了,休息室的人只能聽著。

  “不要覺得你們在斗獸場與妖獸搏殺,我們賣票給觀眾是賺你們的血汗錢和賣命錢,憑你們繳納的10個祖神晶的費用,你們還雇不到人拼著命到野外給你們把影狼,鐵牙野豬,還有石蛇捕捉來到這里……“

  “那些二星士級妖獸的價格,最便宜的都要500個祖神晶,因為你們絕大多數的人都付不起這個錢,所以,才有了這個角斗場,是外面的那些觀眾為你們掏錢,把成城外荒野之中的妖獸捕捉來放到你們面前,讓你們在一個比外面更安全的環境之中,完成這次低階祖神武士的認證考驗,你們應該心存感激!”

  “那些掏錢的人,有權利看到他們付錢弄來的妖獸在場上的命運,干掉你們,或者被你們干掉!”

  “跨過這一關,你們就是低階的祖神武士,開始走上不一樣的道路,過不了這一關,你們就是祖神星上無數會被人遺忘的尸骨,雖然祖神武士只是最低的戰爵,但最低的戰爵也是戰爵,也比平民要強,它意味著機會,榮譽,特權,還有許許多多普通人享受不到的賺錢的機會,這斗獸場在今天會成為你們輝煌的起點或者是埋骨斷魂的地方,就看你們自己……”

  “我看到你們有些人現在心里有點害怕了,在打鼓,沒關系,想要退出的人現在可以退出,但根據祖神殿的規矩,這個時候退出的人,就將失去自由,身份永遠都是奴隸,你們有誰現在寧愿要當奴隸也要退出的,可以舉手?”

  光頭大漢掃視眾人一眼,看到沒有人舉手,他點了點頭,擺了擺手,“好了,抽到第一輪的人,可以進場了。”

  人群之中走出八個人來,在祖神殿武士的帶領下,離開了休息室,朝著斗獸場的入口走去。

  可以看得出來,作為第一輪上場的人,這八個人,除了少數兩個人,其他的人都有些緊張。

  “各位觀眾,第一輪的勇士,即將登場,他們到底有誰會完成這艱難的考驗,成為第一批的祖神武士,有誰會倒下,在這里埋葬自己的人生和夢想,我們馬上就知道了,請大家用熱烈的掌聲,歡迎我們的勇士登場,鮮血與榮耀即將在這河里見證……”

  主持人極富煽動性的聲音從外面轟傳進休息室,然后就是一片海潮一樣的掌聲響起,那“出戰……出戰……出戰……”的聲音更高的高亢起來。

  只是半分鐘后,隨著一聲低沉的野獸的嘶吼聲響起,斗獸場內的搏殺正式開始……

  休息室內,看不到斗獸場內的情況,只聽聲音的話,會讓人感覺更煎熬。

  而同樣的聲音,傳到一般人耳朵里和傳到王無垠的耳朵里卻是不一樣的,只是聽聲音,王無垠的腦海之中,就會聽出很多人體悟不到的細節來。

  “喂,你害怕么?”感覺身邊有人碰了碰自己的胳膊,一個聲音也同時傳到王無垠的耳朵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