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章 選擇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無垠

  地上留下的那個巨大的腳印,足足有數米深,數百平米,整個地面都凹陷了下去,如果不是剛才看到那山丘巨猿奔跑過去的樣子,任何人看到地面上的這個腳印,都會以為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站在那個腳印旁邊,王無垠只感覺渾身發冷。

  羅飛整個人已經看不見了,仔細尋找的話,只能在那陷入地面的深坑底部,隱約看到幾團已經和泥土混合起來的血污。

  在那樣恐怖的力量下,作為一個人的骨肉在巨猿踩下的那一刻,已經全部粉碎四散,現在那大坑的下面,連一塊手指大的完整骨頭都找不到。

  同樣的血污,有四塊,那代表剛才被巨猿踩死的人,有四個人,除了羅飛之外,還有其他三個人。

  剛才眾人呆的那個殘破大殿已經消失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已經徹底塌了,看不出以前的樣子,周圍的荒野上,到處哀鴻片野,慘叫一片。

  有的人在哭泣,有的人則失魂落魄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之前從逃生艙中逃出來100個人,到現在,也就過了個把小時,但活著的人,只剩下七十多個了,這七十多個人中,其中還有不少人,直接重傷或者殘廢。

  一次巨猿的狂奔,無意間,就帶走了一二十條修行已經到了凝液境高手的人命。

  那巨猿還好不是以眾人為目標,而只是在逃命,顧忌不到自己這些人,要是那巨猿是以自己等人為目標,估計自己這些人可能活下來的人就只剩下個位數了。

  “叫他別跑的,他卻沖出去了……”軒轅千日站在那個巨坑的邊緣,臉色也蒼白無比,臉色悲傷中帶著沉痛,“他說他以前的外號是追云客,遇到危險,逃走和撤離應該成了他的本能,所以剛才沒忍住,想要離開,只是……這是在祖神星上啊……”

  ————逃過山丘魔猿的沖撞踩踏,共獲得劫點210點。

  眼前又出現了那熟悉的文字,只是看著這文字,王無垠心中卻沒有半點喜悅。

  想到從飛船上和羅飛認識以來的經過,王無垠只覺得心中悲涼,羅飛開朗,熱情,性格特別好,有點像朱躍鑫,如果不是來祖神星,他或許會有完全不同的未來,但現在,什么都沒有了,作為相識一年的同伴,卻連給他收尸都做不到,因為根本無尸可收。

  從飛船遭遇烈焰妖鷲襲擊到現在,在這祖神星上,人命脆弱如香灰,一碰就散了。

  “想要在祖神星上活下去,闖蕩出一片屬于自己的天地,只有一條路,那就是變強,變強,我們一定要變強,才能在祖神星上活下去,才有未來,不變強,在祖神星,就只有死路一條,甚至連死法都決定不了……“

  耳邊傳來軒轅千日從從牙縫之中鉆出來的聲音,那聲音帶著堅決如鐵惡意志和決心,王無垠轉過頭,只見軒轅千日雙拳緊握,抬頭看著天空,面容一片堅毅。

  “我們要變強,一定要變強,如此才不枉費我們來這里一趟……”看到王無垠轉過頭來看著自己,軒轅千日又重重說了一遍。

  兩個人互相看了看,王無垠重重點了點頭,是的,變強,只有變強,才不會成為巨獸腳丫下的血污和烈焰妖鷲口下的雜糧。

  就在這時,從遠處倒在地上的山丘魔猿尸體所在的地方,一輛金色的馬車如長虹一樣的飛了過來。

  那金色的馬車上,有兩名穿著金甲手持長戟的武士,還有一個一臉冷漠,穿著黑色長袍,體型微胖的中年男人。

  金色的馬車,直接飛到了王無垠他們這些所在的地方,并沒有落下來,而是就停在距離地面二十多米的空中。

  拉著金色馬車的妖獸就像長著翅膀的金色海馬,總共有四只,那每一只海馬,都是七八米長,被套上了韁繩和嘴套,在停下的時候,那拉著金色馬車的妖獸雙眼通紅如火,鼻孔之中直接噴出硫磺色的火焰,就和馬車一起懸停在了空中。

  “剛才我看到了荒野上那破損的飛船逃生艙,你們應該是剛剛來到祖神星的吧……”坐在馬車上穿著黑色長袍的那個中年男人俯視著地面,居高臨下的開了口,聲音隆隆的傳開,顯現出強悍的修為。

  “這個人至少是金丹境的修為……”軒轅千日盯著那個男人,小聲的說道。

  王無垠點了點頭,他也看出來了,這個男人的修為不凡,不說是他,就連馬車上穿著金甲的那幾個武士,貌似修為境界也要超過這里在場的所有人。

  看到金色的馬車飛來,周圍曠野里的人都全部聚集了過來。

  “不錯,我們剛剛到祖神星,我們之前的飛船遭到烈焰妖鷲的襲擊,只能坐逃生艙離開,僥幸撿得一命……”人群之中,那個之前在卓白量的挑唆下長著一張馬臉眼神陰鷙圍堵過王無垠三人的男人立刻接過話,開了口,馬臉男一臉卑微的笑容,仰起頭,看著坐在馬車上的那個男人。

  “嘿嘿嘿……”那個坐在金色馬車上的男人笑了起來,似乎并不意外,而只是冷冷的掃視了一眼下面的人,反而有些幸災樂禍,“被烈焰妖鷲襲擊,難怪,半年前,祖神星上有三只烈焰妖鷲的妖鷲王被金輪劍王證道斬殺,這祖神星上的烈焰妖鷲都發瘋了,到處襲擊天空之中的飛船,你們居然還敢坐飛船來祖神星,真是不要命啊,哈,我差點忘了,祖神星上的消息要傳到外面,至少需要一年多的時間,你們出發的時候,還不知道這個消息,在路上自然也不可能知道……“

  那個男人的話聽得下面的所有人面面相覷,大家根本不知道,在他們還在路上的時候,祖神星上已經發生了這樣的變故。

  馬臉男吞了一口口水,抱著拳,卑微的說到,“不知道尊駕來自何處,如何稱呼?”

  “我來自七星聯盟的降龍城,至于我的名字,你沒必要知道……”坐在馬車上的那個男人倨傲的看了馬臉男一眼,也不管馬臉男那僵硬尷尬的臉色,繼續說道,“降龍城距離這里一萬多里,是離這里最近的人族城市,我過來這里,是看在同為人族的份上,給你們這些人指一條活命的路……”

  說到這里,馬車上的男人指了指天上,“看到那高空中的那些出現的小黑點沒有,那些小黑點,是祖神星上的虎頭寒鴉,它們是看到山丘魔猿的尸體聚集過來的,要是我們的人離開,它們馬上就會飛下,把你們當做襲擊的目標!“

  王無垠早就看到了飛在天空之中的虎頭寒鴉,在地面上看,那些虎頭寒鴉只是小黑點,而實際上,那些虎頭寒鴉都是張開翅膀體型能超過三米的肉食猛禽。

  虎頭寒鴉一只只長著類似猛虎一樣的腦袋,但卻是鳥身,看起來非常兇猛。

  天空之中的那些虎頭寒鴉,正在對地面上的一切虎視眈眈,王無垠身上的寒毛,早就感覺到一股若有若無的殺意,知道自己有可能已經成為了天空之中那些虎頭寒鴉的目標。

  坐在馬車上的男人繼續說著,指著地面上的那些尸體和血跡,“還有,這里的地上已經見血,死了好些人,這荒野之中的許多妖獸毒蟲鬣狗狼群在千里之外都能嗅到這里的血腥味,此刻絕對已經有毒牙鬣狗和妖獸在朝著這里聚集,如果把你們丟在這里,你們所有人,都過不了今晚,就要成為這些東西的口糧,葬身在這片荒野之中……“

  地面上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如果說沒有經歷過之前的一切,大家可能還會懷疑那個人說話的真實性,但是眾人剛剛經歷的這一切,已經說明,這祖神星,真是處處危機,凝液境高手的人命,在這里,簡直猶如草芥一般。

  “還請大人救救我等……”馬上就有人開口求救。

  坐在金色馬車上的男人冷笑著,“祖神星和我降龍城中的規矩,都是不養無用的廢人,在這里,沒有誰能天生就是要被照顧的,你們在外面或許一個個自詡為凝液境的高手,養尊處優,這次來祖神星,一個個一定也有各種規劃打算,做著各種美夢,但所謂的凝液境,在祖神星,只是最普通最底層的渣渣,你們只是勉強有點用,不算殘廢而已!”

  坐在金色馬車上的男人語言毒辣刻薄,直接把地面上的一干人說得一無是處,“人只能自救,然后老天才會救你們,我們降龍城現在還缺不少挖礦的礦工,想要讓我救你們的,和我回到降龍城后,就到礦上挖上三年的礦,干上三年苦力再說!不愿意的,我也不勉強,自求多福!”

  聽到這話,地面上的所有人都一下子都炸了鍋……

  讓一群凝液境的“高手”去挖礦,當礦工?

  許多人一時間根本無法接受。

  “讓我們去當礦工,開什么玩笑……”有人直接叫了起來,“這是在侮辱人!”

  坐在金色馬車上的男人冷冷一笑,“這是侮辱么?以你們現在的實力,你們中的許多人現在連祖神星荒野上的一只最普通嗜血鬣狗都未必打得過,要是遇到了,一只嗜血鬣狗就有可能把你們啃得骨頭都不剩,祖神星上的許許多多的物種,一出生就有相當于人類煉體境圓滿的強悍程度,而成年后,它們的速度力量和攻擊力都超過你們很多人現在的水準!”

  這殘酷的現實,讓地面上一片沉默。

  “你們在別的地方或許可以威風,但在這里,你們什么都不是,只是祖神星最底層存在,如果你們現在連這點覺悟和認識都沒有,那還是趁早離開祖神星,要是繼續在這里,你們遲早要變成妖獸糞便里的殘渣……“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無垠》,微信關注“優讀文學”,聊人生,尋知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