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章 焦點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無垠

  “這就是王無垠發現石中花的地方……”

  兩日后,正午,昂乾,音小舞,三千正氣閣的辛大庚,大日宗的華云龍,還有飛龍山的尹明熙和樓初夏再次站到了那個大坑的邊上。

  剛剛那句話就是辛大庚說的,在說話的時候,辛大庚還圍繞著那個大坑轉著圈,口中嘖嘖有聲,“我的乖乖,那個王老弟也太厲害了吧,一個人就挖這么一個大坑,這石頭可是黑鱗石啊,堅若金鐵,要是讓我自己來挖,給我三個月我也不一定能挖得出來……”

  “還有那大坑之中的黑鱗石,已經在石中花迎來的雷劫的時候液化了,又冷了下來,所以才會變成這種像水晶一樣的材質……”尹明熙的面紗輕輕顫動著,雙眼也是精芒四射,一寸寸掃視著那大坑之中的情況,“而一見天日就能引來雷劫的石中花,才能稱得上是真正的仙草,年月已經難以估計,已經可以用來煉制純陽境以上的碎劫丹!”

  頭頂太陽高照,陽光照到那個大坑之中,大坑里全是一片黑褐色的亮晶晶的東西,站在大坑的邊緣,給人的感覺,就像看著一個鑲嵌在山崖上的黑瓷巨碗一樣。

  昂乾看著那個光潔溜溜的大坑,眼皮狂跳,臉上的表情已經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感覺自己的心肝脾肺腎,哪里都疼,對了,還有蛋也疼。

  此刻的昂乾,短短半個月不到,在喝了王無垠給他的人形陰陽何首烏的精華之后,已經斷掉的右臂已經重新生長了出來,整個人的實力更加的夯實,還有一絲提高。

  王無垠給他的那一瓶東西,他只喝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他還留著,只是沒想到,這次他剛剛閉關出來,就又聽到了王無垠的事情。

  這次不再是人形陰陽何首烏,而是比人形陰陽何首烏珍貴十倍的石中花。

  石中花對修煉者的意義來說,無需多言,這種極品的仙草,可以幫人渡過天劫,從而直接決定一個宗門能渡過天劫的精英弟子的人數,還有宗門中重要人物的修為上限,這已經是鎮壓宗門氣運的寶物。

  御天宗有石之花,但御天宗的石之花,以昂乾的身份地方,現在還沒有見過,那都是收藏在宗門的秘境之中,由專門的長老看管的重寶。

  其他四大宗門,也有石中花,那都是傳下來不知多少代的宗門重寶。

  這樣的重寶,沒有任何人,任何宗門會舍得一次把它消耗完,而是養著,每隔幾年,采下一點點石中花的花瓣,煉制碎劫丹,作為宗門的重要資源。

  碎劫丹基本沒有出售的,都是自用,偶爾有出售的碎劫丹,都能引得各方爭奪,拍出天價。

  在王無垠得到人形陰陽何首烏的時候,昂乾還可以利用自己的身份與王無垠的關系來壓制大虞城中各個勢力,在其中求得一個平衡,從而能夠保護王無垠,但石中花的價值,這已經超出昂乾的能力范圍了,或者說已經超出了御天宗影響力的邊界。

  這個時候,別說是他,就算是御天宗此刻有長老在這里,恐怕也不可能再讓其他人來默認御天宗對王無垠的保護和對石中花的處置權。

  整個大虞城,這個時候就像被點燃的火藥桶一樣,已經被那一朵石中花徹底引爆了。

  各方的焦點,就是王無垠。

  但在獲得了石中花之后,王無垠卻消失了,沒有任何人再能摸得到王無垠的半點蹤影。

  發現石中花的這片縹緲山中的山崖,此刻已經成了大虞城的“旅游景點”了,幾乎無時無刻都有人來這里探查,瞻仰石中花的出土之地。

  這個時候,就在那大坑周圍,還有上百個從大虞城中過來的人在徘徊著,在周圍到處搜索打量,只是因為停留在大坑邊上的那幾只大蜻蜓太過顯眼,讓人感覺昂乾他們的身份不一般,所以才沒有人圍上來打擾。

  “昂師兄,你可知那王無垠如何能發現藏在這里的石中花……”飛龍山的樓初夏開了口,周圍幾個人的目光都轉移到了昂乾的臉上。

  昂乾掃視了周圍幾個人一眼,沉聲說道,“之前我并不知道,不過現在我卻有一些猜測,我相信大家也有同樣的猜測,至于這猜測準不準,可能只有見到我那兄弟才知道!”

  王無垠挖到人形陰陽何首烏的時候,很多人已經在奇怪王無垠為什么有那么好的運氣,而石中花這件事一出來,所有人就明白,那不是什么運氣了。

  回想一下王無垠的身份來歷,再想想到底有什么樣的能力可以讓人發現這些隱藏在地下的天材地寶,四大宗門之中的精英弟子,已經都有了判斷,只是那層窗戶紙,卻還沒有最后捅開。

  這才是讓昂乾真正肝疼的地方,除了石中花之外,萬劫寶珠,這件傳說中從來沒有被外人得到過但卻有著種種奧妙的萬劫仙宗的重寶,同樣惹人眼紅。王無垠這次得到了石中花,但他同時也暴露了自己的底細,這會給他帶來無窮無盡的麻煩。

  就在四大宗門的人站在坑邊打量著的時候,又有一只大蜻蜓從遠處飛了過來,那大蜻蜓飛到這片山崖之上,雪千顏就從那大蜻蜓上冉冉而落。

  “雪姑娘……”

  “雪姑娘……”

  眾人都見過雪千顏,一個個和雪千顏打了一聲招呼,雪千顏也和眾人見禮。

  雪千顏看著那個黑晶晶的大坑,圍著大坑走了一圈,臉上表情變幻,似是驚喜,又是擔憂,最后咬了咬牙,罵了一句,“混蛋,運氣倒是好,這下看你怎么辦……”

  “咳咳,雪姑娘,不知可曾知道王老弟的下落?”大日宗的華云龍直接開口詢問。

  雪千顏看了眾人一眼,“下落,他現在哪里還敢露頭,他現在跑出來,還不被你們生吞活剝了?要不是今日有大把人突然到那樹屋周圍探頭探腦頻頻騷擾,我還不知道他在這里弄出了這么大的事情!”

  “哈哈哈,生吞活剝倒不至于,王老弟現在手上拿著石中花,有可能有危險,我們四大宗門都是要臉的,還講點體面,可保王老弟安全無虞,有些人就不好說了!”

  “他現在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原本他這次出來我還和他約定了相見的時間,就怕他身懷人形陰陽何首烏惹人眼紅出事,現在他挖出了石中花,看樣子,說不定到離開秘境之前,他都不會再出現了……“

  眾人想想,也是這個道理,換成了他們自己,要是弄到了石中花這等重寶,哪里還會再隨便拋頭露面,一定是想要穩穩的離開秘境再說,那攔天閣不去也罷……

  幾個人正在這里說著話,卻又有兩個人走了過來。

  “請問諸位,可是來自四大宗門的高足?”那兩個人來到大坑邊上,說話客氣,只是臉上,卻是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我是御天宗的昂乾,你們是誰,有什么事情?”昂乾看了看那兩個人,眉頭微皺,平靜的問道。

  “還請諸位替我們大河盟做主啊!”那兩個人直接哀嚎起來,就像受了天大的委屈,“我們大河盟遵循四大宗門旨意,沒有惹那王無垠,但那王無垠,卻在這里,無故殘殺我大河盟數十弟子,更將我大河盟在這里發現的石中花強行奪取,現在龜縮不出,還請四大宗門主持公道……”

  三千正氣閣,大日宗還有飛龍山的幾個人,皺著眉頭聽著,看那兩個人的目光,就像看小丑一樣,大河盟的那點鬧劇,他們也聽說了,下三濫的手段,實在上不了臺面,活該而已,沒想到這些人居然還敢來找他們為大河盟出頭,這大河盟的人當四大宗門是什么?

  “混賬……”昂乾聽得臉若寒霜,盯著那兩個大河盟的弟子,聲音冰冷,“你們大河盟何德何能,也配在這里發現石中花,貪人之功,一群下三濫的東西,王無垠是我昂乾的結拜兄弟,他和你們大河盟的恩怨,我昂乾接下來了,告訴你們主事的,想要找王無垠的麻煩,盡管沖我來,滾……”

  昂乾一袖揮出,勁氣狂涌,那兩個大河盟的弟子,被昂乾一袖子轟得鮮血狂噴,直接摔飛到二十米外,半天爬不起來……

  “昂師兄,這里沒有什么好看的了,我們回大虞城吧!”音小舞開了口,又看向雪千顏,“還有雪姑娘,現在你住在那樹屋已經不太方便,騷擾之人太多,不如就搬到御天院暫住……”

  雪千顏想了想,點了點頭,對著音小舞說道,“那就麻煩了……”

  “不麻煩,我那小院就我一個人住,平時挺清凈的,雪姑娘要去,倒和可以與我做個伴……”

  蜻蜓馱著眾人離開,在眾人離開之后,才有之前在周圍徘徊的人,再次涌過來,在大坑附近查看。

  而大虞城中,幾日之后,就有一個消息轟傳出來,說王無垠除了獲得石中花之外,身上還有萬劫仙宗的寶貝萬劫寶珠。

  無數人在尋找王無垠的下落,而作為焦點的王無垠,卻是消失了一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