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章 三無宗門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無垠

  土溝下面的王沒事,食人地蜥和那個恐怖的血精靈看起來確死了,特別是那個血精靈,頭和身子分開了,斷掉的身子掉在土溝的草叢里,像一個嬰兒一樣,藍色的獻血灑了不少在王的臉上,極其刺目……

  怎么回事,到底發生了什么?剛才進軍他們都沒有看到王被人推下來的畫面,所以不知道王為什么掉在了土溝里,還殺了一個血精靈和一條食人地蜥。看著那溝里食人地蜥和血精靈的尸體,三個人看王的眼神都有些變了,沒想到王這么厲害。

  這個時候王也顧不得解釋什么,他看了看血精靈用的短矛,發現那短矛的矛頭上顏色有些怪異,在陽光下隱隱有一層幽幽的藍光,好像淬了毒,他就撿起撿起地上血精靈手上那一尺來長的短矛,自己抓著溝邊的草,順著斜坡往上爬。

  “拉著這個……“進軍把手上的鋼管伸了下來,王一只手抓著伸下來的鋼管,進軍用力一拉,王一下子就迅速的爬到了路上。

  “你沒事吧?“雷夢夢迅速的看了王一眼。

  “沒事!“王說著,感覺臉上有些濕潤,他抹了一把臉,整張臉一下子被血精靈的血弄得五顏六色,他舉目一掃,就看到剛剛那個把自己推下來的那個雜碎已經跑遠了,速度飛快。

  看著那個人的背影,王咬著牙,心中的憤怒如巖漿一樣的澎湃著,從來沒有什么時候,王如此痛恨一個人,生平第一次對一個人有了殺意……

  王剛剛救了那個人,但卻眨眼間就被暗算,無數大風大浪都經歷過來的王,剛才差點就因為自己的一念之仁丟了性命。

  “剛才跑過去的那個人手里拿著你的東西,我們感覺不對勁,所以折過來看,你怎么掉溝里了?“海華奇怪的問道。

  “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先走,過會兒再說……“王說了一聲,也不解釋,四個人再次朝著前面跑去,剛剛這么一點耽擱,不少人已經跑到了他們前面,而在他們身后,還有慘叫聲傳來。

  四個人就順著這條荒廢的森林道路拼命往前跑……

  在跑了三十多分鐘之后,身后的慘叫聲已經聽不見了,也沒有再看到有血精靈追來,但王他們四人還是沒有停下來,一個個在恐懼的驅使下繼續跑著。

  王都不知道自己跑了多遠,一直跑到一處荒廢的小鎮外面才停下來。

  小鎮的周圍都是森林,小鎮的道路兩邊,長滿了雜草,雜草之中偶爾還可以看到一些瘆人的骨骸,小鎮上的不少的建筑已經破損和倒塌,整個小鎮陰森森的,充滿了滄桑感,不知道在這里荒廢了幾百年了。

  和王他們一樣,其他一路淘來的萬劫仙宗的弟子也一個個驚魂未定的朝著那個荒廢的小鎮沖去,相比起剛才死去的人,小鎮路邊雜草中的部分骸骨已經不算什么了,都沒有人會停下來再看一眼。

  而王,在跑到這里的時候,原本就有些虛弱的身體更是發虛,他身上汗出如漿,他感覺自己呼吸的每一口空氣進入到肺部,都像帶著硝煙味的火焰,把肺部燒灼成灰燼。

  剛剛跑到小鎮的邊上,王終于堅持不住,腿一軟,一下子半跪在地上,差點摔了一個跟頭。

  “你怎么了?“雷夢夢擔憂的看了王一眼。

  “我……沒事……“王喘息著,又重新站了起來,王沒想到,雷夢夢一個女人居然比自己的體力還好,這讓他感覺有些丟臉。

  “這里暫時沒有食人地蜥,那里可以休息,我們先去哪里暫時休息一下……“進軍指了指幾十米米外一棟有些破損的三層樓的廢棄別墅。

  廢棄的別墅外面的院子里長滿了灌木和雜草,院子外面的欄桿山銹跡斑斑,而且被人拆了一半,別墅的門已經完全破損的倒在了一邊,

  四個人進入到別墅中,發現這別墅里也是一片狼藉,里面的灰塵有一指厚,各種人能用的家具什么的已經完全被損壞得差不多,和灰塵混在一起,猶如一個考古現場。

  “不要呆在一樓,到三樓,三樓安全,我們先上去……“進軍說著,自己拿著鋼管,把樓梯上的那些將要變成灰燼的蛛網扯開,第一個走了上去,王幾個人都跟在他的身后。

  到了二樓,才發現,這二樓通往三樓的樓梯,居然被人拆了,變成了一堆破碎的木頭,樓梯間就是一個大缺口,有一根打了節的鐵鏈從三樓上面垂下,想要上去,只有從鐵鏈上爬上去。

  光禿禿的鐵鏈有些難爬,但打了節的卻容易許多,腳上可以借力,那鐵鏈上還丁零當啷的串著一些鐵片和瓶子之類的東西,人往上爬的時候,那些東西就會發出響動。

  “我先上去看看有沒有什么危險……“海華說著,身形靈活就第一個爬了上去,過了幾秒鐘,海華的聲音才從上面傳下來,“上來吧……“

  三個人順著鐵鏈爬到了三樓,都疲憊的坐了下來,只剩下喘息的份兒。

  別墅的三樓雖然也有些雜亂,但卻比樓下好多了,而且這里暫時不用再擔心遭受食人地蜥的攻擊,因為下面的鐵鏈可以阻止食人地蜥爬上來,要是有血精靈爬上來的話,鐵鏈會晃動,鐵鏈上的東西會發出聲響,也能給人示警。

  “這里,應該是以前住在這里的人留下來的……“在別墅三樓轉了一圈之后,看到這里沒有危險,進軍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對了,剛才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掉到了溝里?“海華還在想著剛才發生的事情。

  王只能把自己剛才救了人反而被人推到溝里的遭遇說了一遍,……

  “太可惡了,那個人怎么這么壞!“雷夢夢咬牙切齒的說到。

  “夢夢,這哪里是壞,而是歹毒,要不是王命大,現在還能活么,換了其他人,或許早已經死了?“進軍沉聲說道。

  海華則齜了齜牙,對著王笑了笑,“你現在知道了吧,不是所有人都會像我們三個這樣好心的,不要以為是一起來試煉的人就不會害你……“

  “那個人這么害我,就不怕回到宗門,被懲罰么?“王咬著牙問道。

  “呵呵,看來你還是不了解萬劫仙宗,在銀河系中,萬劫仙宗被人稱為三無宗門,你知道是哪三無么?“海華對王說道。

  王搖了搖頭。

  海華伸出了一根手指,“萬劫仙宗的弟子沒有師傅,這是第一無,萬劫仙宗所有弟子的修行都是自己摸索,沒有師傅傳授,這是修行之劫!“

  海華伸出第二根手指,“萬劫仙宗的第二無就是沒有宗主,銀河帝國的宗門千千萬萬,哪怕再小的宗門門派都會有一個宗主,但是萬劫仙宗沒有宗主,宗門的一切,都是幾個長老商量著說了算!“

  “啊,怎么會這樣?”

  “聽說是因為萬劫仙宗的至寶丟失之后就沒有宗主了,也有人說這是萬劫仙宗的宗門之劫!”

  王有些心虛,”原來如此,那第三無呢?“

  海華最后伸出第三根手指,“萬劫仙宗的第三無就是沒有這個宗門之中沒有任何宗門規矩,沒有任何清規戒律,你加入萬劫仙宗,想干什么都行,哪怕殺人放火毀滅星球都無所謂,這是煉心之劫……“

  “怎么會沒有規矩戒律,這么奇怪,那豈不是亂套了?“王目瞪口呆。

  “因為在萬劫仙宗看來,所有的劫難都是證道之基,別人要殺你,那是你的劫難,你如果過不去,那是你自己的問題,你沒本事才讓人殺掉,反過來,那個殺你的人殺了你,雖然他一時爽了,或者得到了什么東西,但他殺了你,就要承擔起殺你的因果,你的親戚朋友家有可能會找人報仇去殺他,他殺人地方的法律有可能制裁他,知道他所作所為的人可能會在心里對他有看法,孤立他,遠離他,他被你的親人報仇殺死,那是他的劫,他活該,要是宗門內的什么大人物覺得他這樣亂殺人的人是禍害,阻止他更進一步成功或者隨手干掉他,那也是他的劫,由他自己承受,總之,一切都有因果,沒有什么行為是完全獨立的,能過這樣的劫,能承受住這樣的因果,那就是修行,就能強大,你如果能殺遍宇宙,讓所有人都怕你,都殺不了你,那你也成功了……“

  王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緩緩的問道,“那就是說,如果我再遇到那個人,我就算報仇殺了他也行,萬劫仙宗也不會找我報仇……“

  “試煉中的生死都是聽天由命,萬劫仙宗不會干涉,你可以殺他,不過前提是你要準備承受殺他之后帶來的一切后果,如果他有親戚朋友之類的有可能會找你報仇,宗門表面上是不會干涉的……“進軍緩緩的說到。

  “什么叫表面上不會干涉?”

  “意思是宗門沒有明文禁止不許血親復仇,但如果你是萬劫仙宗的弟子,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讓外人殺掉的,你若是宗門的長老,會讓外人隨隨便便就來殺宗門之中的弟子么?要真是這樣,那萬劫仙宗,估計早就完了!”

  王明白了,萬劫仙宗的規矩,就是赤裸裸的宇宙叢林法則,視一切境為劫,在一切境中尋求修行強大的契機,這種法則看似混沌,但卻又在混沌之中保持著該有的秩序,你可以胡作非為,只要你能承受得住胡作非為的后果就可以。

  “我明白了,我們遇到的那血精靈和食人地蜥是怎么回事,你們知道這里是哪里么?“

  “血精靈是一些星球上特有的生物,嗜血如命行動敏捷,生活在地下和叢林之中,非常殘忍和具有攻擊性,食人地蜥是血精靈飼養的寵物,這里是哪里,我們也不知道,因為銀河系中有血精靈棲息的星球有上百個,或許只有完成了這次試煉任務,我們才知道這里到底是哪里……“海華搖了搖頭,面色凝重,“我們也不能在這里休息太久,血精靈一定發現目標,不把目標追擊殺死決不罷休,那些血精靈一定還會追來……“

  “沒想到這次的入門試煉這么艱難……“

  “萬劫仙宗的所有任務,就沒有輕松的,都有生命危險!“

  “對了,你們能不能給我說說銀河帝國的事情,我以前在地球,聽得最多的話就是這個銀河系有可能只有地球才有生命存在……”

  “怎么可能,這豈不是說整個大海里只有一條魚么?”海華立刻叫了起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