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七章 游地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無垠

  第二天一大早,景區管委會的領導知道了昨晚的事情,還親自來到酒店,慰問了王無垠他們。

  景區的領導帶來了鮮花,果籃,還有兩萬塊錢的慰問金,態度誠懇,只希望王無垠他們別把昨晚的事情通知給媒體,別鬧大了,以免給景區帶來很大的負面影響,畢竟這種事也是有過很多先例的,一個弄不好,整個景區就被人在網上口誅筆伐,生意大受影響,后悔都來不及。

  在知道昨晚的那幾個流氓就是景區附近的社會閑散人員,而且已經被按流程刑拘之后,王無垠他們也就同意了,承諾不把事情捅給媒體。

  等景區管委會的領導一走,朱躍鑫就高興得在房間里跳了起來,“沒想到我們這次來玩還能賺錢,兩萬塊啊,咱們這幾天花的還沒有兩萬塊呢,太爽了,還有剩余……”

  朱躍鑫估計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來玩還能賺錢的事情,興奮不已。

  凌靄麗也抿嘴笑了起來,看了王無垠一眼,“估計酒店早就把你開什么車來都告訴景區了,要不然景區管委會這邊不會這么緊張,他們也怕這次遇到什么有關系有背景的人物,把事情弄大了影響景區的聲譽,昨晚你們兩個都受了傷,這慰問金就你們拿著好了……”

  王無垠哈哈一笑,“拿什么拿,這些慰問金是慰問我們四個人的,躍鑫說得對,這次就當景區請客,我們四個人這次出來就多玩兩天,把這兩萬塊錢一起全部花光了再回去吧……”

  “好啊,那就這么說定了!”羅菲菲拍著手第一個贊同,然后她的瞟了王無垠一眼,“對了,你的手臂今天還疼么?”

  王無垠活動了一下胳膊,“嗯,昨晚休息一晚,今天已經好多了!”

  “來,我再給你上點藥……”羅菲菲說著,也不管王無垠同不同意,直接就把王無垠拉到了一邊坐下,小心的給王無垠上起藥來。

  王無垠發現今天的羅菲菲在給他的手臂擦藥的時候似乎比平時更的溫柔和細心,不過他也沒多想……

  看到王無垠在擦藥,朱躍鑫眼巴巴的看著凌靄麗。

  凌靄麗看了羅菲菲和王無垠一眼,對著朱躍鑫笑了笑,“別愣著,自己躺到床上,把衣服掀起來……”

  朱躍鑫連忙趴到了床上,瞬間就脫了自己的衣服。

  在酒店擦完了藥,四個人也沒有再呆在房間,而是直接去了香爐山的地下溶洞群參觀,這也是他們今天安排的項目。

  香爐山的地下溶洞群規模很大,在地下四通八達,參觀的時候要坐船進去,號稱洞中龍宮,有上百處的景點,各個景點怪石嶙峋,繽紛奇麗,再加上那紅橙黃綠青藍紫的各色燈光效果,別有一番看頭。

  進溶洞群的船一艘只能坐六個人,在洞口排隊上船的時候,王無垠和羅菲菲與其他的乘客被分在了前面的船上,坐在船的最后面,凌靄麗和朱躍鑫則與其他的幾個游客被分在了后面的一艘船上,兩邊就分開了。

  船在洞里轉了半個小時,洞里的什么“山水畫”“千丘田”“蓮花觀音”“如來佛”“水母王”“南天門”“長城”“巨龍”的游覽點轉了一圈過來,隨后游覽的小船進入一條狹窄幽暗的隧道之中……

  “下面的景點,是時光隧道,請大家不要在船上站起來,以免撞到頭頂的鐘乳石,還有看好自己手上拿著的手機和各種貴重物品,小心掉到水里,這里的水雖然不深,但水下的石頭和縫隙很多,掉下去就不好找了……”兼做導游的開船大叔一邊開著船,一邊提醒著船上的游客。

  “時光隧道”之中的燈光陡然變得幽暗起來,只有一條淡綠色的燈光帶沿著山洞的兩邊一路向前,洞頂的鐘乳石像竹筍一樣,一根根的垂下來,看起來別有一番味道。

  不知道地心之中,是不是也是這樣的景象?

  看著眼前的溶洞,王無垠的心思卻已經飛馳到了更深的地下,想到了很多事情,2020年,雖然已經有各種證據表明地球內部很多地方是中空的,地殼下面還有一個神魔莫測的地心世界,但地球上各個國家的主流輿論和媒體,還有學術界,依然對中空地球持否定態度。

  整個二十世紀,人類離揭開地心世界面紗最近的一次公開的科研活動是前蘇聯于上個世紀七十年代開始的鉆地勘探工程,在1983年的時候這個工程已經鉆到了地下12000多米的深度,并且有了重大發現,即將掀起地球的神秘面紗,但就在此時,因為一些外人難以知曉的原因,鉆地工程遭遇到了來自蘇聯內部的強大阻力,鉆地工程被迫停止,最后的鉆探深度,也就定格在地面以下12262米的這個位置上,同時還有一些稀奇古怪的傳說流傳出來。

  王無垠正在遐想著那神秘的地心世界,卻突然感覺坐在他旁邊的羅菲菲輕輕用手碰了碰他的胳膊。

  與美女出來玩,的確賞心悅目,今天的羅菲菲也打扮得特別漂亮性感,她身上穿著一襲夾銀絲的深灰色紗質連衣裙,長款,長袖,V字領,腳上穿著一雙半高跟涼鞋,露出了一雙涂著指甲油的雙腳和兩截雪白細膩的漂亮小腿,連衣裙的質料很垂墜、飄逸,把羅菲菲那青春少女的的身形完全襯托出來。

  羅菲菲坐在王無垠的身邊,這一路上,王無垠都感覺來往的船只上的那些人,都會忍不住多看羅菲菲兩眼。

  對了,羅菲菲今日好像還抹了一點香水,這讓坐在她身邊的王無垠,整個人都被她身上散發出來的一股淡淡的幽香包圍著。

  王無垠以為羅菲菲有事,他轉過頭,看著坐在他旁邊羅菲菲,“嗯,有什么事?”

  “你的嘴唇有點干了,要擦唇膏么?”羅菲菲看著王無垠問道,手上還拿著一截唇膏。

  “哦,是嗎?”王無垠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好像還真有點干了,他也沒拒絕羅菲菲的好意,所以就說道,“那就擦點吧!”

  王無垠剛剛說完……

  王無垠愣住了,讓他的心猛跳了幾下。

  只是短短的五六秒鐘,王無垠就感覺羅菲菲的臉變有些滾燙起來。

  幾秒鐘之后,羅菲菲美目之中閃動著一種奇異的光彩,故作鎮定又飽含期待的問了一句,“還擦么?”

  看著那張火熱的俏臉,王無垠沉默了幾秒鐘,沒有按照周星星同學的臺詞說下去,而是說了一句話,“你是不是想趁機占我便宜……”

  王無垠故意一臉警惕的看著羅菲菲。

  這世上居然還有王無垠這樣不解風情的混蛋?羅菲菲感覺自己鼓起勇氣的一番溫柔全部對牛彈琴,牛吃牡丹,鮮花插在了牛糞上,一下子惱羞成怒咬牙切齒。

  “去死!”羅菲菲在王無垠的胳膊上重重掐了一下,然后一把把王無垠從船上推到了水里。

  “噗通……”

  “啊,有人落水了……”前面的乘客一下子叫了起來起來,開船的大叔也連忙停了下來。

  逛完整個地下溶洞群,等朱躍鑫和凌靄麗下了船的時候,王無垠和羅菲菲已經站在了碼頭上等著兩人下船。

  看到王無垠一副落湯雞的樣子,全身上下都在滴水,朱躍鑫一臉詫異,“無垠,你怎么了……”

  羅菲菲戴著墨鏡,遮住了小半張臉,扭過臉,看著遠處。

  “我剛才在船上看到洞里的水挺清的,忍不住想跳下去游了一會兒……”

  “哈哈哈,真有你的,你還真跳下去了!”朱躍鑫笑了起來。

  王無垠笑了笑,“只是還不等我跳,就被船上的一只豬給拱下去了!”

  “啊,你們船上還有豬?在哪兒呢,我怎么沒看見!”朱躍鑫一臉詫異,以為王無垠在說真話,甚至還忍不住伸頭去看看遠處停著的那些船,看看到底有沒有豬。

  “當然有,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羅菲菲的臉紅紅的,終于繃不住了,噗嗤一笑,回罵一句,“你才是是豬!”

  “你們在說什么,我怎么一句也聽不懂!”朱躍鑫抓了抓腦袋,看看羅菲菲又看看王無垠,不知道兩個人在說什么。

  “你也和豬差不多,笨死了!”凌靄麗笑著說道……

  “無垠,你說我笨么”朱躍鑫指著自己的鼻子。

  王無垠點了點頭,一臉嚴肅,“好像有點!”

  四個人看了看,一起大笑起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