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百七十八章 沖突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驚懼玩笑

  大海是生命的起源之地。

  諷刺的是,這次他們六人偏偏要在這艘游輪上,經歷大海的“考驗”。

  沒有通過的后果,就是失去生命。

  聽著身后的腳步聲,白研良轉過頭。

  “你怎么知道我在這里。”

  他看著面前的宋缺問到。

  “碼頭的上船隊伍,我站在最后一個,我的前面只看到了你,他們應該在隊伍的前端,先一步上了船,”宋缺走過來,也靠在了欄桿上,“怎么樣,那女人果然有古怪嗎?”

  白研良點了點頭:“她透露了一點,也許這次的鬼來自深海。”

  “深海?”宋缺有些意外,“難道是海怪什么的?”

  “不清楚,”白研良沒有多說,“看到他們了嗎?”

  宋缺搖搖頭:“我一直跟在你后面,沒看到他們四個。”

  “盡快匯合吧。”白研良心中有些不好的預感,這次的任務,從一開始就顯得那么不同尋常。

  “不太方便,這艘游輪不算短,全長兩百多米,上下七層之多,房間密密麻麻,再加上兩千號人來來去去,魚龍混雜,一時半會兒應該很難碰面。”宋缺說到。

  “今晚一層大廳有自助晚宴,他們應該會去。”白研良說到。

  “這倒是一個機會。”宋缺點了點頭。

  很快,他又低聲問到:“你那位嫂子,這次不在任務名單之中,你不覺得奇怪?”

  白研良看著他,說到:“我每次都在任務名單里,你覺得奇怪嗎?”

  “當然奇怪!”宋缺立刻回到,“霧集簡直就像巴不得你死。”

  說到這里,宋缺忽然心中一頓。

  不對啊……

  事到如今,每個人都能看出來,其實霧集更傾向于保護大家。

  那為什么它偏偏要殺白研良?

  如果它傾向于保護人類的話,豈不是說明……白研良不是人類?

  宋缺腦子里又冒出了這個想法。

  事實上初見白研良時,他就一直是這個想法,直到二人一起經歷過一場生死之后,宋缺才信任了他。

  但是現在……

  情況又撲朔迷離了起來。

  “你呢?”白研良似乎沒察覺到宋缺突然安靜了下來,“有沒有發現什么線索?”

  宋缺搖了搖頭。

  “目前這艘船正常得都有些奇怪了,甚至連爭吵沖突事件都沒有發生一起。”

  “對了,”宋缺摸出了手機,“船上的環境我都拍了照,這樣如果有地方發生了變化,只要一比對立刻就能發現。”

  “嗯,是個好辦法。”白研良點了點頭。

  “那你為什么不用?”宋缺疑惑地看著他,“雖然手機沒有信號,但基本的照相功能還在。”

  白研良頗有些無奈意味地指了指自己的腦袋,“我記得住。”

  “額……”

  宋缺怔怔地看著轉身朝大廳走去的白研良,心中對他是鬼的猜測忽然淡了幾分。

  兩人一前一后進入了大廳,自助宴會馬上要開始了。

  外面的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艙內大廳卻燈火通明,繁華富麗。

  甲板上的游客陸續進來,大家有說有笑地拿著手機、相機互相拍照。

  看得出來,這艘游輪上的人都來自比較富裕的家庭。

  他們對自助餐的興趣不大,更主要的是想借著這一輪聚會,認識新的朋友。

  周圍人非常多,而且燈火很亮,這種情況,即便是知道這艘船上有鬼也不會太過害怕。

  但大家的警惕性依舊十分的高。

  凡事都先往最壞的方向去思考,正在二層的郁文軒看到了白研良和宋缺。

  他沒有第一時間下去匯合,而是在不停地打量樓下大廳里的熙熙攘攘的人群。

  他在想一個問題。

  這艘船上的……會不會全都是鬼?

  也許等月亮出來后,它們就會化作原形。

  “誒,郁文軒在二樓。”宋缺碰了碰白研良的肩膀。

  白研良抬頭看了一眼,“嗯。”

  一個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他一直緊盯著那個身穿哥特蘿莉裙的女人。

  她的一身打扮在人群中非常打眼。

  而且……她的氣場也和周圍的人群格格不入。

  大家都在優雅低聲地交際,只有她拿著一個巨大的盤子,在自助晚宴還沒有正式宣布開始時就自顧自地取食物,吃了起來。

  “真是粗鄙……”

  她旁邊的男士眉頭緊皺,看了一眼后就立刻移開了目光,并取下眼鏡仔細地擦了擦,就像沾上了什么臟東西一樣。

  這位西裝筆挺的男士聲音不算小,但穿著哥特裙的女人并沒有理他,甚至連頭都沒有回一下。

  “看看大家,多么熱情好客,為什么你這樣不合群呢?”

  不知道什么時候,郁文軒從二樓走了下來,來到了女人身邊。

  “熱情好客?”她扭頭看了一眼一對對正在談笑風生的陌生男女,“我只看到了一堆虛情假意的臉。”

  說著,她大部分都是眼白的瞳孔看向了郁文軒,“你也一樣。”

  “哦?你說我和他們是一樣的?”郁文軒很感興趣地看著她。

  雖然他知道,對方只不過是過去世界的“投影”,但這不妨礙他對眼前這個詭異的女人產生興趣。

  “被欲望奴役的野獸。”她看著郁文軒,吐出了幾個字。

  郁文軒臉上的笑容緩緩收斂,神情也變得認真了許多,“是嗎?”

  女人不停地往嘴里塞著食物,她看到了郁文軒的眼睛。

  這一次,她的目光變了變。

  “有些人拿著刀,會一刀結束掉對方的性命。有些人會一刀一刀地割開肉,放出血,直到目標血肉模糊,生不如死,才會在心臟上補上最后一刀,”她盯著郁文軒,“你是第二種人。”

  “哈哈哈哈!”郁文軒仰天大笑,往后一躺,腳直接搭在了桌子上,“有趣有趣,你真是個有趣的女人。”

  “Waiter!”兩人身旁的西裝男士忽然舉起了手,“可以把他們趕出去嗎?我認為他們會污染了這場宴會。”

  說完,他居高臨下地看著郁文軒和那個女人,神情頗為優雅。

  “嘖,看來,我們被當成了一類人。”郁文軒看著她說到。

  女人端著盤子,又挑揀了一些食物,也不說話,服務員還沒走來她就徑直離開了大廳,去了甲板上。

  郁文軒扭頭看了她一眼,接著,他把目光投向了這個仍在看著他的西裝男士。

  “希望你擁有一個愉快的夜晚,先生。”郁文軒微笑著點了點頭。

  這番舉動完全出乎了西裝男士的預料,但他只是輕哼了一聲,沒有任何回應。

  郁文軒也不在意,他放下了搭在桌上的腿,在服務員提醒之前,也離開了大廳。

  “他快死了。”白研良忽然說到。

  “誰?郁文軒?”宋缺朝郁文軒離開的方向看了一眼,神情有些猶豫。

  “是他。”

  白研良的目光,落在了那個優雅的西裝男子身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