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千三百八十三章 一念而決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武逆焚天

  “哎,你說你要是堅持不住,剛剛就直接掛了,事情豈不是要簡單許多。可你這家伙偏偏就是命硬,看吧,現在多麻煩!”

  左風一邊說話的同時,一邊無奈的搖了搖頭,那麻雀也不知道是不是聽懂了幾分,這話語中的意思,又或者傷勢嚴重,這個時候口中已經沒有了聲音。

  剛剛在抽取雷電的時候,一方面是因為這麻雀主動提出,左風自然而然無所顧忌,更不會管麻雀能否承受得住。另外一方面,在麻雀身體內的雷電,絕對是唯一能利用的手段和資源,根本沒有其他選擇。

  還有一方面,就是下手時候的輕重拿捏,如果在其他時候還能夠稍加考慮,在那群蟲圍攻的時候,唯有爭分奪秒,哪里還能夠慢慢抽取雷電。

  雖然未曾刻意而為,不過這樣一番折騰,左風估計這麻雀的小命也就差不多了。雖然自己不是主動殺了對方,若對方因自己而死,想來這龐大的身體所化的澎湃能量,自然而然就可以歸自己所有了。

  可惜事情的發展并不像左風期盼的那樣,雖然左風的手段的確暴力,那麻雀本身傷勢也非常嚴重,可結果就是對方硬挺了過來。

  剛剛從“以微觀微”的特殊境界中退出來,左風一時間還有些暈暈乎乎,只是腦海中下意識的反應就是,‘麻雀未死,可惜啦!’

  待到整個人的精氣神,都徹底恢復了過來,再朝著那麻雀看去的時候,左風也已經能夠徹底肯定,眼前的麻雀的確是沒有死亡。

  這與有沒有能量注入身體無關,主要是那麻雀的口鼻間,還有微弱的氣息。只不過因為太過虛弱的原因,即便是左風站在它的身體上,也已經感受不到因為喘息而產生的起伏,大體上“氣若游絲”所指的便是眼前這模樣了。

  輕輕嘆了口氣,左風邁步就朝著前方走去,他雖然一大半的身體,都被“埋”在羽毛當中,可是卻并不會阻擋他前行的腳步。

  這只麻雀也實在太過虛弱,所以就連身上的羽毛,也都松松散散的貼在皮膚上。不過左風倒也沒有因此就加快步伐,而是不急不緩的沿著麻雀的身體,朝著對方頭顱所在之處行了過去。

  左風完全可以加快一些步伐,可是他卻并沒有這樣做,主要是他根本就不想太快走過去。按照他的想法,這麻雀已經奄奄一息了,若是真的這個時候堅持不住,就此一命嗚呼了,那自己倒也省的麻煩。

  可惜就算是左風變成現在這般大小,終究還是一直前行,不久后他便來到了那麻雀的脖頸附近。

  停住腳步以后,左風便抬頭凝望著那只麻雀,一方面也是在觀察,一方面也是在心中思考和衡量。

  其實左風已經不需要再溝通什么,麻雀對于自己的請求,已經表達的非常明白了。接下來就輪到左風來做選擇了,而讓左風感到為難的地方,恰恰就是如果做選擇的問題。

  此時站在脖頸處,左風微微仰頭看向那只麻雀。放在坤玄大陸上,這不過就是不足巴掌大的小東西,可如今自己看著對方的鳥喙,都有種瘆人的感覺,現在的左風幾十個加在一起,也都不足以塞滿對方的嘴巴。

  只不過這麻雀,如今表現出來的虛弱,倒一點都不是裝出來的。此時別說吃掉左風,便是動一動腦袋,估計都無法做得到。

  左風也似乎第一次如此糾結,若眼前是某個強敵,或者雙方有什么仇怨,那他會十分果斷的將對方擊殺掉。

  可偏偏眼前這就是一只麻雀,什么仇怨自然談不上,甚至嚴格說起來,自己被虻蟲圍攻的時候,還是這只麻雀救了自己。

  眼前這次的事情,也并非是麻雀故意針對自己,況且就算沒有這只麻雀,自己也都已經快要被蟲子們給包圍。

  左風本來就屬于那種恩怨分明的人,所以他才沒有在面對虛弱的麻雀時痛下殺手,感到舉手投足都變得異常艱難,真正艱難的并非行動,而是他無法下決心。

  左風的眼神之中,時而露出濃濃的殺意,時而又變得矛盾,仿佛在那眸中有著一片波濤起起伏伏。

  不過也只是片刻之后,左風的眼中逐漸恢復了平靜,看樣子他也終于下定了決心。

  “哎,我還真不知道該怎么說才好,不過我就算是說了些什么,你也根本聽不懂。哎,浪費口水……”

  忍不住輕聲的嘀咕著,左風同時也在邁步向前而行,朝著那麻雀的頭部靠近了過去。

  那只麻雀之前除了有些微弱的氣息外,再也不見它有任何其他的生命特征,不仔細觀察那就是死了一般。

  可就在左風靠近麻雀的頭顱之時,那麻雀的眼睛卻是明顯跳動了一下,同時鳥喙也在抖動間微微開闔。

  本來就提高警惕的左風,此時立即就停下了腳步,并且擺出了隨時戰斗的姿態。他如今雖然修為上沒有多少提升,可是身體之內的傷,卻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按照本身的狀態來說,左風根本不需要擔心,可是雙方畢竟體型和力量上,都有著巨大的差距。

  即便是這麻雀已經處于極度虛弱的狀態,可是它只要用鳥喙,向左風隨隨便便發動一次攻擊,那都可能是致命的,左風不得不小心防備。

  那麻雀的嘴巴只是動了動,不要說向左風發動攻擊,甚至于它都無法確定左風具體位置在哪。

  當然,左風做好準備,也不僅僅是要攻擊和防御,同時也準備好了隨時逃走。他相信以這麻雀如今的狀態,自己如果一心想要逃走,它也無法將自己留下,更不要說追趕了。

  不過看對方那一連串的動作,明顯不具備向自己發動攻擊的資格,更不要說將自己吞食掉了。所以左風也只是在初時非常緊張,很快也就平靜了下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之前有過交流,又或者是之前雙方合作的過程中,不知不覺產生了某種默契。

  左風看著那麻雀的舉動,竟然能夠大致判斷出,對方并沒有要對自己動手的意思,剛剛只是一種本能的自我保護,甚至在那一瞬間,這麻雀還要比左風更加心虛。

  皺著眉頭略一思考,左風便忍不住笑著搖了搖頭,然后就再次邁步向前走去。這一次他倒是比剛剛的腳步更加輕松,整個人的神態也都顯得十分平靜。

  走了幾步以后,那只麻雀的眼睛又再次抖動了起來,甚至這一次它幾乎是半睜著眼睛,同時那鳥喙左右晃了晃,卻是根本沒有張開。

  而這一次的左風,顯得尤為平靜,他只是稍微加快了一些步伐,朝著前方走了過去。在這個過程中,左風一直抬頭望向那麻雀的眼睛,而那只麻雀這個時候半睜著的眼睛,也在凝視著左風。

  這一人一鳥間并非是第一次對視,可是與當初攜手對抗敵人相比,那眼神中少了幾分戾氣,多了幾分平和之意。

  在雙方凝視了差不多一息后,那只麻雀突然閉上了雙眼,并不是它的生命到此為止,而是它好像一下子放松了下來。

  看上去有點像是,一直高度戒備著,直到這個時候它突然間放松,不再對左風小心提防著了。

  見到對方如此反應,左風腳步仍舊沒有停,只是微笑著嘀咕了一句,“聰明的小家伙,看來我們可以溝通的訊息還挺多的嘛。”

  一邊嘀咕著,左風一邊靠近到了麻雀的脖頸根部。實際上這個位置,已經是麻雀,或者是所有鳥類都非常脆弱的所在。

  因為鳥類為了飛行,本身骨骼就很輕,所以它們的骨骼絕對無法同獸族相比。這也是為什么獸族當中的鳥類,大多數都以速度和敏捷見長,而在力量方面會有所欠缺,身體條件限制了它們無法利用純粹的力量和身體強度進行戰斗。

  按照左風的估計,自己此刻甚至不需要動用云浪掌武技,就有能力直接轟斷麻雀的脖頸,直接將其擊殺掉。特別是這麻雀已經放棄了一切抵抗,整個身體都處于絕對放松的狀態,會讓擊殺的過程更加輕松容易。

  不過左風卻在脖頸處沒有半點停留,便直接來到了麻雀的頭部位置。這里有著麻雀口中剛剛流淌出的血液。

  有的已經干涸凝固,有的卻還保持著粘稠的狀態,走在上面腳底發滑,邁步時卻會有阻力,別提有多別扭了。

  邁步來到了麻雀的嘴邊,左風伸手插入到包裹中,從其中取出了一把他剛剛煉制好的藥散。

  這藥散經過了不小的改動,不管藥材品種,以及煉制和混合的手法,對于左風來說大部分都是新的嘗試。

  捏著那一把藥散,左風的心中其實是略有一些不舍的,可是在短暫的遲疑以后,他還是將手中的藥散撒在了麻雀張開的口中。

  這便是左風猶豫之后的決定,雖然殺掉對方能夠獲得更大的好處,又或者是不管這只麻雀,將其留在這里,對他也不會有什么損失。

  然而左風在經過考慮以后,他還是做出了一個可能許多人都無法理解的決定,他要救這只麻雀。

  雖然并不清楚把握到底有多大,可是左風決定要嘗試一下,并且他也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自己耗費了寶貴的藥散,可最終卻未能將麻雀救活,可既然做出了決定,他便義無反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