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52章 姐弟

請牢記域名:黃金屋 名著之旅

第1624章,他來了  傾藍糾結地望著凌冽,忽而不知道要說什么。

  而凌冽則是坐回去,望著他:“所以,你現在發現你跟無雙之間的問題了嗎?”

  有些事情,凌冽不是不想跟他說,而是凌冽自己也覺得,感情的事情太復雜,國家之間的利益紛爭也太復雜,說不清楚的,只能慢慢去體會。

  傾藍站在原地,一步步朝著另立額度方向走過去,道:“我明白,我一直都明白,但是無雙還在做小月子,我不想別人說,我們一點都不顧及她的娘家,這不是打無雙的臉嗎?至于將來,我想辦法,找個機會,讓無雙宣布與君鵬斷絕父女關系!”

  凌冽微微挑眉,瞳孔深處迸射出一股怒意:“無雙曾經在救我的事情上立過大功,我一直因為她身份尷尬沒能對她封賞,這個功,我一直給她記著。如今你們之間已經有了這樣的關系,她又為了你流了一個孩子,所以,這輩子你只能娶無雙,這是你身為男人的責任!”

  傾藍沒有說話,表示默認。

  而凌冽又道:“等到真的要給你們舉行大婚的時候,我會想辦法幫助她擺脫她跟君鵬的父女關系,這就是我還給她的,也是她應得的。她對你一心一意,或者說死心塌地。她所欠缺的,你皇奶奶跟母后會教導她,她將來會成為一個合格的王妃的。但是傾藍,你捫心自問,你的心呢?”

  傾藍詫異地看著凌冽:“我的心一直都在啊!”

  “那你老實告訴我,剛才你不愿意讓我出兵幫助布列,是因為你不想跟清雅做對,還是你不想跟君鵬做對?”凌冽盯緊了傾藍的眼睛,問:“你剛過的腦子里,是替清雅想的多,還是替無雙想的多?”

  “我已經放下清雅了!”傾藍脫口而出:“我現在喜歡的人是無雙!”

  凌冽望著他,不說話。

  傾藍似乎是急了,一口氣沖到了凌冽面前,大聲道:“我真的已經放下清雅了!我心里喜歡的人是無雙!父皇,你要相信我!”

  少年急切緊張地立于證明自己。

  可是凌冽卻依舊沉默地看著他。

  傾藍急的不知道要怎么辦,凌冽緩聲道:“放下一個人,跟喜歡一個人,是兩碼事。很多人都可以真的很愛一個人,卻因為不可能得到,所以不得不放下,就好像商場里一心想買回去的商品,很喜歡,但是買不起,只能放下了。”

  傾藍:“…”

  凌冽又道:“放下,不是不再愛,而是得不到,而是要不起,所以不得不放下!你的放下,恰恰是因為這種,你心里真正愛的人是清雅!你,不能面對現實!你在無雙的身上找到了你自己的影子!你同情你自己求而不得,所以對無雙千依百順,只希望她得到一切,這事潛意識在安慰你自己!”

  傾藍:“不是這樣!我真的喜歡無雙!”

  “那你告訴我,你剛才不希望我出兵幫助布列,是因為你的腦子里想起清雅多一點,還是想起無雙多一點?”

  凌冽面無表情地盯著他,那一雙漆黑犀利的眼睛,似要將他的靈魂徹底擊碎!

  傾藍張了張嘴,卻是不敢多說一個字!

  因為父皇的眼神太過犀利!

  他腦子有點亂,不敢承認父皇的分析是正確的!

  剛才凌冽說,布列的兩個將軍過來求助的時候,他第一反應就是清雅電話里說的:“我第一次殺人,我到現在都嚇的不敢睡覺。”

  她是付出了那樣的代價。

  或許,比他想象中更為慘烈的代價。

  傾藍深呼吸,在凌冽逼問的眼神中,回答:“她,很不容易。”

  “洛傾藍,我不管你心里想著誰,不管你真的愛著誰,也不管你對無雙多好多好,亦或是別的,如果此生你再敢跟清雅復合,那么,洛氏皇朝的族譜上,不會再有你的名字!請你交出你的皇氏玉碟,有多遠,滾多遠!”

  凌冽說完這句,傾藍渾身僵硬!

  他對凌冽道:“父皇,我喜歡的人是無雙,不管你信不信,我,我現在只當清雅是朋友。”

  “出去吧!”凌冽埋首辦公。

  他似乎不愿意跟傾藍再談下去:“我其實很不愿意聽到跟清雅有關的任何消息。讓媒體去北月協助你,并不是我對清雅改觀,而是我希望給你搭建一個助你強大起來的舞臺。傾藍,我希望今天真是我自己想多了,我希望你說的都是真的,我希望你是真的愛上了無雙,而并非簡單的喜歡!”

  傾藍轉過身,堅定道:“我跟清雅絕無復合可能!我跟無雙不會分手!”

  凌冽不再多言。

  在傾藍離開之后,凌冽將各國之間的地圖看了又看。

  布列的兩位將軍苦苦哀求,凌冽始終無動于衷。

  等到布列將士只能負隅頑抗地坐著困獸之斗的時候,北月的陸軍跟西渺的空軍同時向布列發起攻擊!

  布列,真的打仗了。

  或者說,真的就要解體了。

  夜里兩點十分,布列三皇子求助凌冽,愿以羨夜大橋落布列所在城市的完整領土割讓給寧國,以求家國不破。

  凌冽沒有答應。

  戰火紛飛,硝煙四起。

  翌日。

  北月的國旗插在了鳳城以北;西渺的國旗插在了鳳城以南。

  君鵬笑呵呵地打電話叫凌冽起床。

  開口第一句,便是:“親家!哈哈哈!我們無雙在你們寧國燁待了有大半年了,現在應該可以確立她跟二殿下的關系了吧?如果還不能確定的話,那我只能將無雙接回來了。”

  凌冽在電話里打了個呵欠,問:“剛過吞下半個布列,你還是抓緊時間搞搞建設吧!水可載舟亦可覆舟,別千夫所指了,怨聲載道了,民間也會鬧起義的!”

  “哈哈哈哈!”君鵬笑的更加開心了,道:“我這不就是急著想要更好地建設它,采湖給你打電話商量孩子們的婚事的嘛!哈哈哈,我在飛機上了,一會兒就來寧國了,我們見面談吧!”

  “太突然了,我一點都不想你!”凌冽似乎很無奈:“我可以禁止你入境嗎?”

  君鵬道:“不能!我想我家閨女了,我這閨女從出生起到現在,還沒有離開家里這么長時間!而且,她母妃道遺物我都給她整理好了,這就送過去,我們無雙,肯定是非常期待看見這些東西的。如果我們兩家有緣,那就順便結個親家,要是沒有緣,我也要帶她回來了,我們西渺女子早婚早育是風俗,我不能耽誤她的婚事啊!哈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