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133章 捅的是我,不是你們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清晨。

  江城人人恐慌。

  昨日王府被屠,今早又發現周府也被屠的干凈。

  有人謠言有邪魔來江城了,我們都會死的言論。

  要是以前,還真沒人信。

  但現在不一樣了,信的人很多,都相信這是邪魔干的。

  有膽大的人看過尸體,很恐怖,渾身鮮血都被吸干,還開膛破肚,里面的器官等等東西全都沒了。

  黃府。

  “爹,現在城里亂套了,王家跟周家一夜之間被殺,模樣都很恐怖,你說會不會是陳家干的”黃博仁問道。

  不能怪他這么想。

  陳家老爺死了沒多久,城里富商就開始爭奪陳家的商業,陳家被逼到這等程度,動手殺人的可能性很大。

  咳咳!

  黃老爺咳嗽著,“不是,是陰魔。”

  提到“陰魔’兩字時,黃老爺眼里露出惶恐之色,仿佛還沒從當年的遭遇里恢復過來。

  黃博仁對陰魔很陌生,甚至都沒聽過有這種東西存在。

  “你不是一直問我的身體怎么會這樣嗎這不是疾病,而是我年輕時跑商,遇到了陰魔,他們吸附在人的體內,吸血,吃血肉,被盯上的人,沒有活路的。”

  “而你爹我運氣好,當初遇到一個人,他就是張天山,他救我一命,我回報他,將武道山租給他,一年才七百兩。”

  武道山其實不小,有點頭腦的人,只要好好利用武道山,一年純收入不在五千兩之下。

  但讓黃老爺無奈的就是,張天山好像就沒經商頭腦,好的不發展,盡是朝著壞的發展,搞的破產。

  就算破產,黃老爺也沒有催促交租,就是這原因。

  “啊”黃博仁張著嘴,“就那不守信用,不給錢跑路的家伙。”

  他有些不敢相信。

  如此沒信用的人,竟然還有這能耐。

  “你去武道山找張天山,讓他幫忙,如果是陰魔,黃家怕是也不會安全。”黃老爺說道。

  黃博仁點頭,他只知道滅掉兩家的手段很是殘忍,至于陰魔,他沒看過,所以心里沒有任何數。

  陳圣堯很不淡定。

  昨天是王家,今天是周家。

  這到底是怎么殺的。

  雖然他心里暢快,可也害怕會不會輪到他們陳家,真要是輪到陳家,那該怎么辦。

  城門口。

  一輛豪華的馬車緩慢的駛入城內。

  此時,馬車里的人掀開窗簾,看到陸陸續續有人背著包袱離開,疑惑的很,“問問是不是城里出事,怎么這么多子民離開。”

  “是,公子。”

  很快,那人回來。

  “回公子,奴才詢問得知,在這兩日城里連續發生兩場命案,兩個富商家族一夜之間被人屠殺,雞犬不留,死相極慘,他們懷疑有邪魔入了城,所以想離開躲避。”說話之人,中年模樣,相貌剛正,眼睛有神,好似鷹眼,就是眉毛很白,白的如雪一般。

  “去官府。”轎內的聲音也就平靜,但語氣里卻是有些詫異。

  江城官府基本如此虛設,中央皇城會在除去幽城等一些鎮守邊界的城以外的城內設立官府,為的就是維持一城的法律與文明。

  但江城這地方離中央皇城太遠,屬于天高皇帝遠,官府基本也就屬于虛設。

  差不多都被豪門世家給架空了。

  關系到豪門世家的案件時,就不是官府來定奪,而是詢問豪門世家,這案件該如何定奪。

  很快,馬車來到江城官府。

  車內的人下了馬車,容貌英俊,氣宇軒揚,散發著一種貴族的氣息。

  “這是官府”蕭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如果不是門匾上的字,他都不敢相信啊。

  破舊,很是破舊。

  就這等模樣,如何樹立官府的威嚴,如何宣傳皇室的威嚴。

  白眉男子低首道:“公子,這應該就是。”

  蕭啟冷著臉,朝著官府內走去,門口沒有衙役,進入里面后,也沒看到一個人影。

  “你們誰啊,進來干什么”此時,一名中年男拎著菜籃問道。

  “你是何人”蕭啟問道。

  男子道:“我是江城知府,你們想干什么”

  蕭啟懶得廢話,朝著身后的白眉男子勾了勾手指,“讓他跪下跟我說話。”

  白眉男子從腰間拿出令牌,遞到江城知府面前。

  “這什……”江城知府剛想說這是什么玩意的時候,卻是猛的一愣,菜籃子都落到地上,猛的跪在地上,“江城知府朱年成參見皇子殿下。”

  額頭全是汗水。

  我的天啊。

  江城這距離中央皇城那么遠的城市,皇子殿下竟然來了。

  蕭啟冷哼一聲,“你這模樣還是個知府我看你更像是一個做飯的。”

  朱年成哀嚎著,痛哭流涕,滿臉的眼淚,“皇子殿下,我心里苦啊,我來江城已經有十年之久,本想施展抱負,可沒想到,江城世家之多,超乎小的想象,沒過幾天,小的就被架空了。”

  “廢物。”蕭啟差點就想一腳將這知府給踹死。

  好好的一個皇室任命命官,竟然混成這模樣。

  “公子,還是先看看那些尸體比較好。”白眉男子提醒道。

  蕭啟問道:“我聽說這兩天發生不少命案,尤其是滿門被滅就有兩起,那些尸體呢”

  “皇子殿下,還請隨我來。”朱年成惶恐不安道。

  這些尸體他已經招人運回了府內。

  這種事情是要登記在案,以防今后需要翻案的時候,還能有線索查。

  驗尸處。

  還沒進去就有臭味傳來,讓人止步,不想進入。

  “公子,我進去就行。”白眉男子說道。

  “無妨,一起進去。”蕭啟說道。

  他身為皇子在眾多兄弟中是很喜歡表現自我的,這一次就是微服私訪,希望做出一些業績,還有關于梧桐王叔的造反之事,他也得知,希望能找到一些眉目,在不動梧桐王叔的情況下,將其支持的黨羽全部弄死。

  現在江城發生這種事情,他感覺有必要好好的探查一番。

  此時,就算帶著口罩,這味道也是讓人酸爽的很。

  屋內。

  擺放著許多尸體。

  白眉男子看到這些尸體時,皺眉,心里有些線索,但還不太敢確定,隨后朝著皇子殿下點頭,開始調查這些尸體的情況。

  希望能夠從尸體上找到一些眉目。

  他來到一具尸體錢,帶上手套,一邊檢查一邊道:“這是干尸,身體里沒有一滴鮮血,全部都被吸干。”

  “內臟消失,僅有殘余的碎片。”

  “胸膛裂開,是從里面撕裂。”

  漸漸的,白眉男子不再說話,仿佛是想到了什么。

  他換了一具又一具尸體。

  最后來到蕭啟身邊,“公子,是陰魔所為,沒有錯。”

  蕭啟詫異,以他的年齡自然沒看過陰謀,但是皇室典籍里都有對陰魔的記載,所以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陰魔的存在。

  只是江城這地方怎么會有陰魔在。

  算了。

  不管為什么在。

  至少他現在已經在了。

  白眉男子道:“公子,頗為棘手,我們人手不夠,怕是對付不了陰魔。”

  “嗯。”蕭啟沒有多說,隨后問道:“附近可有門派”

  朱年成道:“有,有,就在城外不遠處的武道山。”

  武道山密室里。

  這暫時就被林凡稱呼為密室,雖然不知張大仙挖個密室出來干什么,但這些都已經不重要。

  咳咳!

  林凡踩著黝黑的地磚,緩慢的走了進來,抓來的十六頭陰魔都被鎖在那里,掙扎著,可是逃不了。

  “你們可能不了解我,但你們放心,我對你們其實沒什么惡意,最多也就砍掉你們五肢而已,不會太過分的。”

  怒氣點222。

  怒氣點333。

  怒氣來的很平穩,沒有任何波動,也就在222與333之間跳動著。

  被抓來的陰魔很是憤怒,他們很想咆哮著。

  你這王八蛋。

你還是人嗎  連陰魔都敢惹,你怕是不知道,我們陰魔有多恐怖。

  “人類,勸你最好放了我們,否則對你沒有好處的。”此時,一頭陰魔開口道。

  他跟別的陰魔有些不同,因為他能說話,不再是那種齜著牙,只知道兇狠的陰魔。

  纏繞在他身上的黑霧雖然消散了很多,但僅存的那些黑霧,卻比別的陰魔要強大許多。

  陰魔道:“雖然不知你是誰,你將我們關在這里又有何目的,但很快,我們的……”

  “啊!”

  林凡淡然的拔刀對著陰魔就是一捅。

  怒氣點888。

  怒氣點333

  這一波怒氣點收的很不錯。

  他現在只想得到怒氣點,其余的倒是不在乎。

  抽出刀,刀面沾染著黑血,而陰魔的腹部,有細小的雷霆游走著,滋滋的折磨著。

  他發現陰魔的耐砍度很高。

  都已經砍成這樣,竟然還不死。

莫非只有將其砍成十七八段,或者砍掉腦袋才能將他們一擊斬殺  周圍的陰魔們掙扎的厲害,仿佛這頭陰魔地位有點高,所以他們很憤怒,齜著牙,憤怒的低吼著。

  噗嗤!

  林凡又捅了一刀。

  被林凡捅的這頭陰魔,地位的確不錯。

  但他心里怒罵著。

  我都已經不說話了,為何還要捅我。

  那些陰魔依舊在低吼著。

  “繼續吼我,我繼續捅。”林凡說道。

  那些陰魔應該是聽懂了,依舊繼續朝著林凡發出憤怒的聲音。

  而被林凡捅的那頭陰魔的內心,卻不是一句艸尼瑪所能表達的。

  你們特么的能不能別給我吼了。

  捅的是我,不是你們。

ps:求打賞,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