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131章 陰魔是多么可愛的小東西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王府滅族慘案,讓江城陷入從未有過的惶恐中。

  對江城子民來說,平時受豪門欺壓,那是生活上的調味劑,現在來這么恐怖的事情,卻是驚的他們不知所措。

  原來江城并不安全。

  這已經打破了他們傳統觀念,一時間竟然有些無從適應。

  陳家。

  陳圣堯不敢置信,甚至還有點崇拜道:“尤管事,你也太狠了吧,王家那死胖子跟我陳家斗,我讓你自己看著辦,你竟然連夜將人家給滅族,厲害,厲害啊。”

  雖然招到高手,但還是待在家里。

  早上得知王家被滅族時,他第一反應想到的就是尤管事昨晚帶人將王府給屠了。

  我艸!

  公子,你說啥呢?

  尤管事滿腦霧水,王府被屠,關我屁事,我哪能有這樣的本事,他還懷疑是公子招到高手,連夜將王府給滅門了。

  “公子,您可不能亂說啊,我何時干過這事。”尤管事喊冤道。

  真的是天大的冤枉啊。

  李聰地位極速下降。

  公子身邊的位置已經不是他的,而是被那三人占據,他現如今只能靠邊站。

  王府被滅門,他也在懷疑是不是尤管事干的。

  實在是太狠。

  從而這件事情也給李聰敲響了警鐘,別太放肆,否則會死的。

  陳圣堯道:“沒事,你干的就你干的,還能有誰敢找上門不成。”

  “公子,我真沒干啊。”尤管事欲哭無淚,怎么能這樣,真要是自己干的,那肯定承認,現在這一鍋甩上來,有些猝不及防。

  陳圣堯見尤管事的臉色,很認真,不像是開玩笑,問道:“真不是你干的?”

  “真不是。”尤管事搖頭,有的事情干了就干了,可有的事情真不是他干的。

  他心里都有些緊張。

  江城出了這么大的命案,到現在都不知道是誰干的,這對江城任何一家來說,都仿佛有一口刀選在脖子上。

  寒氣逼人,坐立不安。

  “那死的也好,跟我陳家斗,有人收他。”陳圣堯暢快的很,絲毫沒在意此事會不會波及到他身上。

  王府被滅,讓江城不少富商惶恐不安。

  這段時日,他們跟陳家斗的很厲害,陳老爺死了,他們膽子就大了起來,想聯合起來,盡快吞并陳家的資產。

  可現在,王府一夜之間被屠。

  就讓他們有些坐立不安了。

  我艸!

  到底是誰干的。

  不會是陳家干的吧。

  如果是的話,那真的太無法無天了。

  武道山。

  “賢侄。”張大仙走來,剛說出賢侄兩字,就被林凡打斷。

  “叫掌門,不能沒規矩。”林凡說道。

  我艸!

  我跟你爹是朋友,我就是你叔,你就是我賢侄,有什么問題嗎?

  不過算了。

  武道山需要發展,尊重你的意見。

  “掌門,我夜觀天象,近日有大事發生,我認為封山比較好。”張大仙說道。

  就他還夜觀天象,還不是來修繕武道山的勞工說的。

  王府被屠,很是恐怖。

  “陰魔而已,怕什么。”林凡沒放在心上,他正在想一件事情,陰魔很好玩,也很有靈性,在幽城玩弄過一次后,就記憶深刻,難以忘懷。

  不過,陰魔里有沒有高手,還真說不準。

  就怕惹到大家伙,被人反殺可就不好了。

  張大仙表情微變。

  陰魔?

  他對這可是熟悉的很,頗為棘手的存在。

  不對啊。

  江城這里怎么可能會有陰魔存在,那不都是在幽城的東郊森林嗎?

  不會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張大仙攔住林凡,“掌門,小心為妙,切不可大意。”

  他們還太嫩。

  不知道陰魔到底有多么恐怖。

  尋常武者殺伐極重,那也是人類,可陰魔卻是不是,他們來去無聲,只有在害人的時候,才會發現。

  尤其是在夜晚。

  陰魔的實力將會變的更加恐怖。

  林凡蠢蠢欲動,找陰魔,玩陰魔,得怒氣。

  袁天楚推測,跟隨林凡怕是會將事情弄的更為復雜,肯定得小心才行,今晚還是跟張大仙睡在一起比較安全。

  哪怕睡不到,也得靠近周忠茂。

  他們這六人里。

  也就周忠茂厲害,靠近他是絕對不會錯的。

  張大仙知道林賢侄沒有將他的話聽在心里,有些無奈,但知道接下來該怎么做。

  夜晚。

  不管是江城還是武道山,都起了微風,夜色很黑,沒有一點聲音。

  此時。

  在黑暗中有東西在跳動著,好像是從地面出現似的。

  陰魔的眼睛如同紅色的燈籠似的,破除黑暗,可以看清很遠很遠的東西。

  颯颯!

  大量陰魔出現,他們四肢撐著地面,快速朝著遠方襲去。

  一時化作黑煙,一時化作實體,眨眼間,便消失在遠方。

  有陰魔路過武道山山腳,抬頭望去,武道山上隱隱約約有白色的光芒閃爍著。

  那種白光讓陰魔很是不適。

  低吼一聲。

  快速朝著江城襲去。

  陰魔嗅動鼻尖,能從空氣里聞到那些血肉的香味。

  自從蘇醒后,就沒有食用過如此豐盛的血肉。

  周家是江城富商家族。

  也不能算是家族,而是周家這一代老爺,很有經商頭腦,年紀輕輕就已經成功。

  周府門外,兩名侍衛站在夜色中,警惕周圍的情況。

  原本他們兩人早就該回家休息。

  可是江城發生滅門慘禍,人人自危。

  他們就受點苦,在這里看守。

  此時,長的有些猥瑣的侍衛,看向漆黑的夜空:“你說殺人惡魔應該不會來咱們這里吧,大半夜的,要是我一個人,還真有些害怕。”

  “你說是不是。”

  夜晚太冷清了,街道上別說人影,就連一個鬼影都沒有。

  安靜,沒人回答。

  “喂,你怎么不說話,說點什么,這樣還能顯的安全點。”

  依舊沒有回答。

  這話癆家伙從一開始就一句話不說,有點奇怪。

  他看向小伙伴,發現對方早就轉過身子,一直面對著墻壁,也不知在看什么。

  “喂,你干什么呢?”他上前輕拍對方腦子,不說話很嚇人的好不好,可突然間,那腦袋竟然咔嚓一聲斷裂,直接順著臺階滾落下去,隨后停頓下來,一雙翻著白眼的眼睛盯著他。

  “這……這。”

  他渾身顫栗的站在那里,手掌顫抖著,想將刀拔出來,可頓時,他感覺身后好像有人,對著他脖頸吹著冷氣。

  慢慢轉動著脖子,想看清楚到底是什么東西站在身后。

  突然。

  他低頭,發現雙腳被黑色的手掌抓住。

  “不……”

  瞬間一點動靜都沒有。

  而周府的大門,此時也緩緩的打開,一切都顯得很是詭異。

  江城外。

  “表弟,這陰魔怎么不來武道山,害的我們還要來江城。”林凡抱怨著。

  本以為武道山能夠將陰魔吸引過來。

  害得他跟表弟兩人,瞪著眼睛傻傻的等待。

  卻沒想到連個鬼影都沒有。

  只能來江城碰碰運氣。

  但江城實在是天大,陰魔手段太詭異,也沒什么激烈的打斗聲,想要找到陰魔實在是太難。

  周忠茂道:“表哥,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咱們人太少,不夠分吧。”

  也許只能用這理由來解釋了。

  武道山上的活人實在是太少,根本無法吸引陰魔的注意。

  “噓,我好像聽到了聲音。”林凡讓表弟安靜,看到不遠處有一頭陰魔從遠方襲來,速度不是很快,個頭還有些小。

  小陰魔好氣。

  睡的太死,醒來時才發現大部隊已經出發,去城里享用美食,讓他很是憤怒。

  就在這時。

  小陰魔聞到身邊不遠處有很是濃香的血肉味道。

  他轉過頭看到林凡跟周忠茂。

  “嘿嘿。”小陰魔張開嘴,露出利齒,仿佛是在猙獰的笑著。

  沒想到來遲了,卻在城外遇到這兩個如此美味的食物。

  “表哥,他好像將我們當成食物,朝著我們沖來了。”周忠茂說道。

  林凡對陰魔情有獨鐘,他們貢獻的怒氣點實屬不錯。

  剎那間。

  小陰魔四肢離地,撲向林凡。

  “斬!”

  林凡抽刀一擊,雷刀四式蘊含雷霆屬性,照亮了小陰魔惶恐的臉。

  噗嗤!

  一刀擊中小陰魔的身體。

  直接將小陰魔的腹部切開,纏繞在小陰魔身上的黑霧,暗淡許多。

  我艸!

  發生了什么。

  我被砍了。

  小陰魔落到地面,不斷打滾,纏繞在身上的雷霆,讓他很難受,血肉之間的聯絡逐漸崩潰。

  嘶嘶!

  小陰魔發出怪異的聲音,以詭異的角度扭曲著身體。

  林凡提刀上去補了幾刀。

  刀刀留手。

  但刀刀必須見黑血。

  雷刀四式修煉到返璞歸真境,足以讓雷霆屬性壓制小陰魔體內躁動的力量,將其制服。

  很快。

  小陰魔不動了,但沒有死去,只是已經沒有任何力氣動彈。

  “不錯,收獲一只。”

  林凡沒想過要小陰魔的命,還有利用價值,肯定得帶回去慢慢炮制才行。

  怒氣點111。

  也許是個頭小,能力不足,提供的怒氣點稍微有點少。

  但這才在哪里。

  同時這頭小陰魔出現,足以說明,江城里有別的陰魔存在。

  “表弟,有任何動靜告訴我,我先陪這小陰魔玩玩。”林凡說道。

  對別人來說,陰魔是很恐怖的東西。

  但在林凡看來,多可愛的小玩意。

  尤其是躺在地上不能動彈,露出憤怒眼神時的表情,才是真正的可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