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130章 被滅族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李聰有點慌。

  沒想到那拿錘子的矮子,竟然這么厲害,剛剛那一錘子要是砸在身上,那還不噴血。

  也許不僅會噴血,還會噴肉。

  不過那一個應該好對付一點。

  看看這兵器就知道,什么玩意,嚇唬誰呢。

  “來。”李聰招手,他已經做好準備。

  “得罪了。”

  手持血滴子的男子,頓時動手了,那血滴子在他手里就好像沒有任何重量似的。

  藝術。

  對,就是藝術,美感很足,血滴子在對方手里,舞的那是眼花繚亂,根本無法捉摸這血滴子會在哪個方向襲來。

  滴滴滴……

  血滴子里有聲音傳遞著,好像是極快的運轉,讓里面的物件發出很是清脆的聲音。

  “小心了,我這兵器專取人首級,觸碰即死。”

  李聰有點慌了。

  他根本無法捉摸這兵器會從何處而來。

  聽到專取首級時,心里那緊張感更加的濃厚。

  “等等。”李聰制止對方的行為,“你很不錯。”

  隨后回頭道:“公子,這兩位實力不一般,足以保護公子的安全。”

  我的天。

  哪來的這么些家伙。

  以前怎么就沒碰到過。

  玩弄血滴子的男子,一個翻身,手臂伸直,血滴子刷的一聲,朝著不遠處的假山飛去,頓時就將假山頂端給摘除。

  “陳公子,不好意思,我這功夫一出手,必須要摘東西,否則難以收手。”男子說道。

  陳圣堯鼓掌,“好,厲害。”

  李聰心里不甘,但不得不承認,這兩個家伙的確是夠厲害的。

  自己不是對手。

  他想通了。

  兩個人跟他搶地位,總比三個人跟他搶好吧。

  李聰指著那書生模樣的男子,“現在輪到你了,不過你可別想在我面前蒙混過關。”

  書生男子笑著,紙扇一開一合,淡然的站在那里。

  李聰冷笑,終于被他逮到一個渾水摸魚的。

  “出手。”李聰道。

  書生男子道:“你已經死了。”

  “放屁,你才死呢。”李聰大怒,這家伙真把他當傻帽不成,隨后道:“公子,此人就是渾水摸魚,沒有半點厲害。”

  陳圣堯盯著李聰的褲襠看了會,鼓掌道:“厲害,實在是厲害。”

  書生男子抱拳:“多謝陳公子夸贊。”

  李聰本以為公子是在他夸贊他厲害,可看這情況,顯然是不對。

  陳圣堯皺眉,“看看你褲襠。”

  李聰低頭,不知何時,褲襠處竟然有三個紅色的圓點,很醒目。

  我艸!

  怎么回事。

  他現在有點懵,莫非我李聰在陳家的地位,將會越來越低嗎?

  書生男子道:“陳公子,我擅長使毒,如果剛剛換成毒針,他已經死了。”

  李聰汗流浹背。

  好恐怖。

  我到底在干嘛呢。

  “好,我陳圣堯能有三位高手保護,性命可安,月錢三百兩,如何?”陳圣堯很是滿意道。

  三人大喜,紛紛抱拳,“多謝陳公子。”

  李聰神色黯然,月錢三百兩,這可是自己的二十倍啊。

  兩日后。

  夜晚。

  狼寨溝。

  四道人影出現。

  這四道人影很是恐怖,表面皮膚已經崩裂,能夠看到里面已經腐爛的血肉。

  他們每人手里捧著一個石質盒子,隨后打開,無數黑霧紛紛涌出。

  “血肉,血肉。”

  “太餓了,吃血肉。”

  而在盒子打開的那一刻,那四人瞬間蹦碎,成為一塊塊碎肉,直接被分食,但還遠遠不夠,他們聞到了遠方有香味。

  武道山。

  林凡看看近日這段時間積累的怒氣點。

  怒氣點:7258。

  加點。

  體魄從240跳到241。

  消耗三百點怒氣點。

  不夠啊。

  但還是繼續加。

  體魄:264(武道九重中期)。

  剩余58點。

  從武道八重巔峰突破到武道九重中期,接近巔峰,肉身變化依舊很大,源源不斷的力量涌入其中。

  跟陳老爺戰斗過,他發現體魄很是不錯。

  至少在保命方面,效果很厲害。

  拿過長刀在皮膚上劃一刀,沒有任何痕跡,甚至連白點都沒有。

  尋常兵器已經無法給他帶來傷害。

  “實力又提升了不少,頭疼。”

  睡覺,還是睡覺最為舒服。

  翌日。

  林凡帶著表弟跟狗子在江城里隨意閑逛著。

  梁庸齊跟袁天楚跟著。

  咚咚。

  突然。

  有人敲著鑼,神色恐慌,一邊跑,一邊高呼著。

  “王府出人命了,全府上下一夜之間所有人都死了,快去看看啊。”

  咚咚!

  聲音逐漸遠去,但所有人都被這消息給驚住了。

  林凡皺眉,王府是江城王姓富商宅邸,算不上什么,但一夜之間所有人都死了,這事太蹊蹺。

  不會是陳圣堯干的吧。

  應該不可能。

  要干早就干了。

  林凡沒廢話,朝著王府趕去,他得看看是怎么回事。

  袁天楚有些不安。

  豪城發生滅族事件,這透露出來的信號,非常危險。

  王府門口圍著很多人,都朝著里面指指點點,但就是沒人敢進去。

  “里面太恐怖了,全是尸體啊,聽說發現王府命案的人,當場就被嚇傻了。”

  “真假的?”

  “不信你自己進去看看,陰森森的,好恐怖的。”

  林凡擠開人群,王府大門半開著,透過縫隙,隱隱約約好像能看到有人躺在那里。

  太遠,看的不是太清楚。

  “林兄,此事跟我們無關,還是離開比較好。”袁天楚建議道。

  他是真不想碰上這些事情。

  遇到危險就得躲,摸不透的事情就別摸索,無知比什么都安全。

  “要離開你自己離開。”林凡來到王府大門前,圍觀的平民們向后退去,好像害怕里面有什么恐怖的東西沖出來似的。

  站在門前許久。

  林凡深吸一口,緩緩抬起手,觸碰到紅門,用力,咯吱,大門被推開。

  “啊!”

  有平民太害怕,尖叫一聲,連帶著周圍平民跌倒在地,以為有東西出來,嚇的屁滾尿流,到處躲避,過了一會,才敢偷偷的看著。

  “神經病,嚇我一跳。”林凡拍著胸口,邁著腳步跨入王府。

  周忠茂跟狗子跟隨過去。

  袁天楚猶豫許久,腦海里有道聲音告訴他,別進去,但好奇心人人都有,還是沒忍得住好奇心走了進去。

  在林凡第一只腳踏入王府時,一陣風吹來,卷起地上的樹葉,氛圍營造的不錯,有點感官觸覺。

  王府內靜悄悄。

  一丁點聲音都沒有。

  周忠茂保護在林凡身邊,表哥雖強,但還需他的保護。

  剛剛透過門縫看到的尸體就在那里。

  咕嚕!

  袁天楚跟梁庸齊第一次看到這種尸體,撇過頭,差點干嘔出來。

  看衣服應該是王府的奴仆,全身干癟,肚子裂開很大的口子,好像是有人從里面用手撕開,甚至看不到任何器官。

  全部都被掏空了。

  那雙眼珠子凹凸著,好像是死前遭受極大的折磨。

  “表弟,你有沒有感覺這很眼熟?”林凡問道。

  他想到原先在幽城時,村莊里發生的事情。

  “陰魔。”周忠茂說道。

  他對陰魔并不了解,所知道的這些,還是姨父說的。

  “沒錯。”林凡蹲下來,手指插到干尸的腹部,挖了一圈,一滴鮮血都沒有,只有那很粘稠的液體,兩指張開,拉出黑色的液體絲線,粘稠度還行,隨后手指擦拭在梁庸齊的褲腳。

  梁庸齊哪能接受如此惡心的一幕,狂吐不止。

  袁天楚默默退開。

  林凡很疑惑,江城周圍也有陰魔?

  “繼續看看。”林凡說道。

  隨著朝里面走去。

  發現有打斗的痕跡,那些手里持刀的尸體應該是王府護衛,死相很慘。

  還有的直接用刀捅死自己。

  也不知昨晚這戰斗到底是何等的激烈。

  但足以說明,昨晚來這里的陰魔肯定不少。

  他跟陰魔交過手。

  也就那樣。

如果是一兩頭陰魔對付平民自然手到擒來,但屠殺大戶人家顯然是不夠看  走到書房院落。

  場面顯然更為惡心。

  一柄刀插在地面,青磚裂開的地方有些黑,好像是碳燒黑的顏色。

  但奇怪的一幕就是,院落里散落著許多碎肉,跟外面的干尸不一樣,而是沒有被吸干的血肉。

  周忠茂站在那里,四處看著,墻壁,石燈,屋檐,好像是在想著什么。

  “表弟,怎么了?”林凡問道。

  周忠茂道:“昨晚這里發生很激烈的戰斗,那口刀的使用者是高手,他一個人至少獨斗九頭陰魔,那面墻上釘死了一頭陰魔,柱子上也釘死了一頭,但他的一只手臂被陰魔撕碎了,隨后他來到院落中心,最后一刀從天而降,又斬殺了一頭陰魔,但他的實力還不夠強,應該是力竭了,后面就被陰魔分尸了。”

  林凡詫異,表弟這是怎么看出來的。

  他看向表弟所說的地方,的確有打斗的痕跡,墻面裂開許多裂縫,還有許多好像是被利器抓爛的痕跡。

  尤其是院落中心那口刀刺入的長度,跟別的地方比起來,明顯短了許多。

  厲害。

  實在是厲害。

  他現在是明白了。

  老爹為何要培養表弟,別看著很憨厚,其實是武道奇才,能夠靠這些線索,還原當時的戰斗場景。

  對梁庸齊跟袁天楚來說。

  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兩人說的啥玩意。

  能不能現在就離開這里。

  太惡心了。

PS: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