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128章 終究還是小看我了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陳圣堯忍這胖子已經很久。

  他知道這胖子被他老爹坑的有多慘,現在竟然來吊唁,真是虛假的很。

  都恨不得當場怒扇胖子的臉,你特么的來干什么。

  是來看我陳家笑話的嗎?

  陳家管事輕拍公子,提醒公子別沖動,要看今天是什么日子。

  陳圣堯將這胖子,滿臉油膩的臉深深的記在心里。

  好樣的。

  你特么的給我等著,總有一天要將你這渾身爛肉剁碎喂狗。

  還有在場所有富商。

  他都一一的記在心里。

  今天前來吊唁的就沒幾個好人,全特么的是來看笑話的。

  做人做到陳家這等地步,實屬不容易。

  沒一點本事,怕是做不出這等事情。

  此時。

  外面傳來聲音。

  “黃家黃老爺,黃公子前來吊唁。”

  靈堂內,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外面。

  幾名下人抬著椅子,行動不便的黃老爺坐在上面,而黃博仁則是面無表情的跟隨在一旁。

  “他也來看我笑話?”陳圣堯心里陰暗的很,他跟黃博仁斗的厲害,現在出了這種事情,肯定是來看熱鬧的最佳時機。

  陳家管事小聲道:“公子,冷靜。”

  他心里苦啊。

  公子脾氣太暴躁,他還真怕公子在這個時候跟人家鬧出不愉快。

  到那時,丟人可就是陳家。

  如今老爺走了,陳家遭受重創,百廢待興,需要公子扛起大旗,將陳家領上正軌。

  有希望。

  而且希望還不小。

  只要公子能努力。

  等到了靈堂外面時,黃老爺讓人將他放下,黃博仁上前攙扶。

  陳家管事立馬上前,語氣消沉,“黃老爺……”

  他心里苦。

  自家老爺跟黃老爺斗了一輩子,但他知道黃老爺不是那種乘人之危之輩。

  陳家想要再次復興,還需黃老爺扶持。

  黃老爺顫顫栗栗站了起來,點了點頭,慢慢的朝著靈堂里走去。

  靈堂內的那些商豪都退讓到一旁,目光看著黃老爺。

  他們跟黃老爺相比起來,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這才是真正的大佬。

  黃老爺站在棺材前,看著里面那具尸體。

  情況已經得知。

  陳道云被送回來,連腦袋都沒了,就剩下一副軀體。

  他心里惆悵。

  混了幾十年,也斗了幾十年,到頭來竟然是這樣收場。

  上完香。

  黃老爺來到陳圣堯面前,微微抬起手,而陳圣堯想退開,卻被陳家管事制止。

  黃老爺的手落到陳圣堯肩膀上,語重心長道:“以后陳家就靠你了。”

  陳圣堯不以為然,貓哭耗子假慈悲,惡心。

  隨后,黃老爺看著陳家管事道:“尤管事,你跟著陳兄也有二十多年了,應該學了不少東西,這今后還得好好扶持你家公子才是。”

  尤管事神色堅定道:“定當竭盡全力。”

  不管老爺干了什么事情,又或者是什么身份。

  尤管事不會多想,只想報知遇之恩。

  公子為人他是知道的。

  并不靠譜。

  靠公子一人興旺陳家的可能性很小,但不管如何,他必須肝腦涂地扶持。

  李聰站在一旁,心里想著,接下來肯定是要夸贊我了吧。

  我在陳家也是待了好長時間。

  可惜。

  黃老爺從他身邊路過,就沒說一句話。

  我艸!

  這么不給面子的嗎?

  還是說我李聰根本入不了眼。

  他有些不服。

  “哼,總有一天,我要把你們一個個弄死。”陳圣堯看著離開的背影,心里暗暗誓。

  尤管事看到公子的臉色,知道他心里恨著呢。

  有些無奈。

  就在這時。

  外面又有聲音傳來。

  “武道山林掌門前來吊唁。”

  所有人都望去。

  武道山的人來了,不是說陳公子跟武道山的關系有些緊張嘛?

  這來是什么意思?

  有點琢磨不透。

  林凡帶著表弟前來時,剛好遇到黃博仁,同時也第一次看到黃老爺。

  倒是沒想明白,黃老爺也就跟陳老爺差不多大。

  陳老爺精神抖擻。

  黃老爺卻是頹廢的很,連走路都需要別人扶著。

  陳圣堯看到林凡身邊的傻大個,氣的心肝炸裂。

  當然。

  雖說他沒有跟林凡接觸過,但后面的事情,可就是跟這家伙有關系了。

  怒氣點111。

  怒氣點66。

  剛進來就有怒氣點,而且還是雙份的。

  有點意思。

  李聰不恨傻大個,恨的就是林凡。

  哪怕事情過去好幾天,但他的臉依舊還很疼,這一切都是那個王八蛋干的。

  他身為陳家教頭。

  那是有地位的人。

  你特么的直接逮著我就是一頓啪啪啪,打的是不是臉,而是打的自尊。

  “陳家不歡迎你們兩個,給我滾。”陳圣堯忍無可忍,直接出面怒罵。

  現場眾人沒有說話,但相互對視間的眼神卻是蘊含著很多意思。

  仿佛是在說。

  陳家算是完蛋了。

  陳家公子就這模樣,絲毫沉不住氣,沒救了。

  林凡淡然,有點遺憾,“陳公子,你我第一次見面,何必趕人離開,我跟陳老爺見過幾次,本想準備武道山開山時,陳老爺會來,卻沒想到遭遇不測,心痛,前來吊唁。”

  “只是陳公子這番行為,卻讓人失望至極,本以為虎父無犬子,卻沒想到……”

  “算了,上柱香便走。”

  林凡上前拿香,點燃。

  心里禱告著。

  陳老爺一路走好,你的腦袋我也不知哪去了,被那大當家給帶走了。

  殺你的是你兒子,跟我沒屁點關系。

  李聰暗爽。

  公子霸道。

  公子帥氣。

  就得讓這兩人滾蛋,瑪德,臉都疼的要死。

  陳圣堯心里真是憋著一股氣。

  如果不是陳家沒人打的過那傻大個,他早就拔刀砍死這兩個王八蛋。

  他可以忍別人,卻忍不了傻大個。

  林凡上香結束,沒有逗留,走到門口時,搖頭道:“哎,失望啊。”

  陳圣堯差點一腳踹翻給老爹燒紙的火盆。

  你特么的。

  這是在明目張膽的挑釁我。

  周圍的富商們,有點小想法。

  還沒開業的武道山掌門,都敢在陳家點評,那豈不是說,咱們也能點評,點評。

  說實在的。

  他們可沒認為自己比不過武道山。

  雖然他們的內心蠢蠢欲動,但最后還是沒有做出行動。

  尤管事想追上去。

  可惜。

  沒有跟的上。

  陳圣堯瞪了一眼,“追什么追,總有一天,我會踏平武道山。”

  尤管事苦悶,以現在陳家的情況,真的很危險。

  老爺的關系網很復雜,但老爺一死,這關系網自然也就破滅,人家不會跟不熟悉情況的人合作。

  哪怕他是老爺的兒子。

  外面。

  林凡心里想的就是,該用什么辦法滅掉陳家。

  “林兄。”耳邊傳來黃博仁的聲音。

  黃博仁出來后沒有走,而是倚靠在陳家圍墻邊,等待林凡出來。

  林凡笑道:“黃兄,你怎么沒回去?”

  “在等你,聊聊。”黃博仁說道。

  一間茶樓內。

  黃博仁沏茶,隨后陡然冒出一句話,“林兄,陳家的事,不會是你干的吧?”

  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心里總有一點懷疑,就是想問個明白。

  當然。

  他知道這問不問其實都一樣,沒人會說的。

  林凡笑道:“怎么可能,我可是邀請過陳老爺參加開山儀式的,我這么做不是多此一舉嗎?”

  “哈哈,我就問問,沒別的意思。”黃博仁說道。

  林凡道:“沒事,就算有意思,那也沒什么意思。”

  原來我們的小黃也不是傻子,竟然能懷疑到這里,當然,對方肯定是不確定,真要確定的話,可就不會這么問。

  遺憾。

  從這話也可側面反應,武道山還不夠強大,竟然只是小有懷疑,而不是確定。

  這對他來說,大致有那么一點不看好的意思。

  周忠茂大口大口的喝茶。

  感覺味道還行,就是沒什么意思。

  就林凡跟黃博仁交談的這段時間,周忠茂默默的去找掌柜的,拿大碗過快,這么小的杯子,給誰喝的,一點都不解渴。

  許久。

  林凡帶著周忠茂離開了。

  黃博仁結賬,掌柜笑著一共二十兩。

  這價錢就讓黃博仁有些怒了,坑人也能坑到他頭上。

  掌柜的也許知道黃公子生氣,指了指外面那些茶壺,說是被那長相憨厚,看起來有點傻傻的大個子喝了。

  夜晚。

  幽城偏遠邊界。

  兩道身影出現。

  林萬易抓起一把泥土,指尖搓著,按照正常情況來說,泥土一搓就會變成碎泥,但這泥土很堅硬如同石頭似的。

  “嗯,泥土開始異變,改變的有些快。”

  隨后抬頭看去,眼前就是黑色的夜空,但在林萬易眼里,他卻看到了別人所看不到的東西,那是一層色彩斑斕如同流水般的霧氣。

  已經逐漸有裂紋浮現,雖然還不明了,但的確有了。

  如果在天上看的話。

  就會現。

  這不存在的結界以弧度一直蔓延的很遠很遠,而幽城在這里就是一個點。

  相隔千里之外,又會有一座城臨靠在結界。

  吳老道:“以目前的情況來看,還需要一段時日,比我們預料的要遠一些。”

  “老爺,還有一件事情,東郊森林的陰魔好像在遷移。”

  “嗯?”林萬易皺眉,“遷移?”

  吳老道:“是的,就是在遷移。”

  “去看看。”林萬易感覺事情有些不太簡單。

  陰魔地盤是固定的,很少有遷移的情況。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