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0127章 啊,我真的好傷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當消息傳回。

  尸首被人送回來時。

  陰霾籠罩陳家每一處。

  奴仆們惶恐不安,在偏僻處小聲交談,陳家是不是要完蛋,或者是陳家惹了不該惹的人,我們如果不走是不是也要為陳家陪葬。

  等等說法不脛而走。

  更是讓奴仆們有想跑的沖動。

  但他們不敢跑,他們是陳家的財產,逃跑會死的。

  陳家管事陰沉著臉,提刀守在門口,目光死盯著那些奴仆,膽敢逃離就是死。

  老爺的死給他的打擊很大。

  陳家的家業不能這么沒了。

  他手里的刀已經染血,剛剛有一名奴仆嚼舌根,亂說話,被他在后面聽到,當場砍掉腦袋,警告所有下人,誰再敢胡言亂語,他就是你們的下場。

  屋內。

  李聰掐著公子的人中,醒來啊公子,你可不能暈,陳家還需你來帶領,你就這樣暈死過去,可解決不了任何事情,反而會讓事情變的更復雜。

  有去請過安神醫,可沒想到安神醫不在,撲了空,城里的大夫仿佛一夜消失似的,都沒了人影。

  大夫們得知陳圣堯因為陳老爺的死,直接在門口暈死過去,他們就知道不妙,肯定有人會來請他們去將陳圣堯弄醒。

  但這沒人敢去。

  太危險。

  以陳家公子暴虐的性格,將他弄醒后,很有可能被一刀給砍死。

  他們還沒活夠,不敢冒險。

  “公子,醒醒,醒醒啊。”陳圣堯的人中被掐的通紅。

  李聰下手力度不小。

  他也不相信老爺會死。

  只是不相信都不行,尸首就在那,還能編個理由出來蒙騙自己嗎?

  突然。

  陳圣堯哆嗦著,慢慢睜開眼睛。

  “李聰,我爹死了?”陳圣堯開口問道。

  “公子,老爺真的死了。”李聰很是難過的擠出眼淚,身為陳家教頭,怎能不傷心,跟著老爺有肉吃,跟著公子早晚得被玩死。

  李聰直接被這一巴掌打懵。

  發生了什么?

  好端端的打我干什么,我也沒說錯話,雖然我是教頭,但也是有尊嚴的,請給我點尊嚴好不好。

  陳圣堯還不能接受如此殘酷的現實,自言自語,“不可能,我一定是在做夢,這一切都是夢。”

  李聰捂著臉,一臉委屈。

  “公子,這不是在做夢。”

  他心里怒吼著。

  這真的不是在做夢。

  陳圣堯又扇了一巴掌,“疼不疼。”

  李聰眼眶紅了。

  他不是憤怒。

  而是真的很委屈。

  “疼,公子,很疼啊。”李聰委屈道。

  公子問自己疼不疼,不會是想知道這到底是不是做夢吧,可是為什么要打我,打你自己不是很好嗎?

  莫非身為下人就真的一點地位都沒有嗎?

  李聰很難過。

  他對陳家忠心耿耿,對公子也是忠心耿耿,可每次遭罪的都是他。

  “原來這真的不是夢。”陳圣堯目光呆滯,雙手無力垂放。

  李聰默默的站在一旁。

  實在是不敢說話。

  畏懼。

  他心里對喜怒無常,經常拿他出氣的公子很害怕。

  心里更是吐槽。

  瑪德!

  是不是夢,還要這樣實驗嗎?

  陳圣堯嘀咕著,“我爹到底惹了什么樣的人物,為什么以前沒有告訴我,如果告訴我,我也好有應對的辦法啊。”

  不知為何,陳圣堯也擔心起來,自己會不會被老爹牽連到。

  李聰想跟公子說,現在不是想這些事情的時候,老爺尸骨未寒,還是趕緊辦喪事,讓老爺早點入土為安,才是真正的大事。

  可他不敢說。

  不說話要被打。

  說多了恐怕還是要被打。

  倒不如不說。

  咚咚!

  陳家管事來了,“公子,老爺不在了,現在您是陳家的主心骨,可一定要拿出辦法,穩住人心,已經有奴仆想逃走,但都已經被我殺回去。”

  陳圣堯冷著臉,“再有下人想跑,就全給我殺了。”

  “是。”陳家管事應道。

  陳圣堯道:“通知下去,辦喪事。”

  事情已經發生就回不了頭,今后的陳家就要看他的了。

  不知為何,陳圣堯感覺身上的擔子稍微重了點。

  父親的死,自然讓他很傷心,但不知為何,悲傷中竟然還有一絲愉快的感覺。

  不對,我怎么能有這樣的心態。

  我現在真的很傷心。

  黃家。

  黃博仁得知此消息的時候,整個人都驚呆了。

  我的天。

  陳老爺死了?

  這沒跟我開玩笑吧。

  無論如何,他都不敢相信,陰險狡詐,老奸巨猾的陳道云竟然死了。

  死的就是如此莫名其妙。

  “到底是誰干的?”黃博仁沉思,武道山?不可能,萬萬不可能,就算他很看好武道山,也絕不相信武道山有這樣的能耐。

  陳老爺的實力他是知道的,雖然看起來好像很衰老,但那只是表面假象而已。

  “來人,給我監視陳家一舉一動。”

  他想不明白,所以也不準備多想,就用最認為無用的辦法,派人監視陳家的一舉一動,倒要看看是怎么回事。

  甚至。

  他都在想,這是不是陳道云在裝死,來個金蟬脫殼,暗中謀劃事情。

  陳老爺被人弄死的事情,反正已經徹底炸開。

  在武道山上勞務的平民們都在交談著。

  對他們來說,那就是八卦,聊著一些所有人都已經知道的事情。

  梁庸齊對這事倒是一點興趣都沒有。

  死就死了唄。

  反正又不是他死,跟他沒有一點關系。

  張大仙只是露出微微詫異的表情,他知道陳老爺這人,不是什么好人,曾經武道山開山時,有過短暫的接觸。

  他可以很明確的跟任何人說,這是壞家伙。

  “陳家老爺死了。”

  袁天楚蹲在那里敲著磚頭,聽到平民們說的那些,他都偷偷的記在心里。

  有問題。

  絕對有問題。

  他腦子里想的倒不是那么簡單,而是比所有人都要復雜許多。

  以他的推測,此事恐怕是林凡所為。

  不然哪里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陳家跟林凡有矛盾,然后開始來小事,狼寨溝過來騷擾,再然后,陳家老爺就這么死了。

  之間的因果關系聯絡一下。

  就能得出極其恐怖的原由。

  不用多說。

  肯定是林凡干的。

  可怕。

  這種錙銖必較的性格,常人還是別惹比較好。

  此時。

  他看到林凡跟周忠茂路過此地,朝著遠方走去。

  他沒有上去詢問,而是盯著兩人的臉色看。

  有事情,肯定藏著事情。

  “袁兄,你想什么呢?”梁庸齊見袁天楚又愣神,這次絕對沒有小看,他陡然發現袁天楚有點東西的。

  袁天楚淡然道:“你知道是誰殺了陳家老爺嗎?我知道,但我不能告訴你。”

  梁庸齊翻了翻白眼,你不能告訴我,跟我說這些干什么。

  沒意思。

  這人真的很沒意思。

  但他心里很好奇。

  到底是誰干的,可他知道袁天楚絕對不會告訴他的。

  武道山后面,周忠茂跟表哥陪練著。

  “表哥,我來了。”

  他知道表哥自身實力如此強大時,他心里高興的很。

  跟表哥陪練時,他告訴表哥戰斗的時候,應該要注意些什么,如何才能讓自己在戰斗中處于最為安全的地步。

  周忠茂發現表哥對每一門武學的領悟都極其的深厚。

  都修煉到傳說中的返璞歸真。

  這是非常可怕的地步。

  就算是他,也才將兩門武道修煉到返璞歸真。

  倒不是他不想修煉,而是想要修煉到返璞歸真,所需要的并不只是苦練,更多的是領悟,對這門武道的領悟。

  “表哥終有一日會成為站在武道巔峰的強者。”

  周忠茂心里想著。

  表哥對武道的理解比他要強大很多。

  一直陪練到晚上,周忠茂額頭有一絲汗珠。

  這不停歇的陪練,很累人。

  哪怕自認是可以瘋狂戰斗下去的他,也有內力跟不上的感覺。

  但反觀表哥卻一點情況都沒有。

  仿佛就好像一點都不累似的。

  林凡很淡定,一點都不累,表弟陪他練到現在,讓他對戰斗有了很大的感悟。

  體力跟內力都是源源不斷,永不斷層。

  小輔助其實還算可以。

  稍微有那么點小厲害。

  七月二十九日!

  這是陳老爺死的第二天。

  江城肅清,陳府上下所有人臉色都很低沉,哀樂悠悠傳遞出來。

  有不少平民自發組織前來,站在陳府外為陳老爺哭哀悼。

  他們傷心。

  陳老爺這么好的人,竟然就這樣死了。

  陳圣堯受不了外面那些哭訴,賤民來哭什么,是來看笑話的嗎?

  他有好幾次想拔刀,將外面那些賤民砍死的沖動。

  但都被李聰攔住了。

  公子別鬧了,人家是來為老爺送行的,你現在提刀出去砍人家,說不過去吧。

  靈堂內。

  棺材擺放在那里,陳老爺的腦袋沒有了,到事發地點也找不到,最后沒辦法只能用花瓶當腦袋,隨后上面蒙一層布。

  瞻仰遺容就算了,看看身體就好。

  城內富商前來吊唁。

  一名身材肥胖,在江城屬于富商的胖子,拉著陳圣堯的手,聲音哽咽,感情奔涌而出,“賢……侄,你……哎。”

  話語難以表明。

  只能不斷的抹著眼淚。

  他很想說,賢侄啊,我跟你爹相交幾十年,你爹就是個畜生,把我坑的好慘,但現在他死了,我真的好開心,都不知道說些什么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